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76  

2012-04-05 08:5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倒刘联军的攻势,终于还是发动了,因战事主要发生在下川东地域,故称之为“下川东之战”。
  1928年12月16日,杨森在涪陵宣布就任四川同盟各军主席兼前敌总司令职务,声称将于17日赴长寿指挥本军攻渝。19日他又通电讨伐刘湘。
  然而倒刘联军却在此时,给了刘湘一个各个击破的大好机会。王灵官涪陵之行没有白跑,他虽然素以粗鲁出名,但这回却难得地精细了一把:他准确地做出了杨森军至少还需要两天才能进攻重庆外围的判断。
  于是刘湘遂以此判断为依据,制定了首先击破罗泽洲的作战计划。
  说起来,罗泽洲这回确实有点心急了。
  早在战争正式爆发之前,罗烟灰便已经把部队从岳池经邻水,成一字长蛇阵,一直摆到了距刘湘防区江北县一碗水不到十里的地方,准备待杨军进抵张关、铁山坪一带后,便即动手。
  “顺庆王”严重低估了刘湘的战斗力,他认为刘军不堪一击,满指望能够抢先占领重庆,“先入关中者王之”,以免被其他各军,尤其是杨森抢去这块肥肉。
  可他大概忘记了,刘湘可是自辛亥以来便号称善战的川中名将,人家当军师长时,他才不过是个营团长呢,所以这种班门弄斧的伎俩,当然要让人看笑话了。
   刘湘眼见罗泽洲欺人太甚,遂趁杨森尚未动弹之机,迅速调集王缵绪、王陵基两师主力集结北线,连原留在重庆城中看家的唐式遵师蓝文彬旅也调到一碗水充当总 预备队。他对旅长蓝文彬,副旅长饶国华说:“王陵基昨天才由涪陵回来,他说杨森的队伍至少要隔两天才能到达这里,我们要趁杨军未到之前,先把罗泽洲捶下 去!”
  王缵绪、王陵基两师先后投入战斗,双方苦战一天一夜后,罗军全线溃败。速成老前辈们给军官学校出身的小字辈罗烟灰,好好地上了一课。
  罗泽洲败军往岳池方向退去,打了大胜仗的刘军在追击中却吃了点小亏——在“顺泸起义”中被撵出来的前任“顺庆王”,第五师师长何光烈,此时正托庇于刘湘麾下,人枪不足一千。他不顾刘湘告诫,乘胜穷追罗军,企图打回顺庆老家去,但遭罗军反击阵亡。
  这算是刘湘军此战中受到的最大损失。

  事实证明,王陵基对杨森出兵的判断是准确的,直到12月21日,杨森军才自长寿前出。刘湘急调蓝文彬旅驰赴铁山坪、张关一带布防,次日拂晓两军打响。
  北线各路刘军于清扫完一碗水战场后,也纷纷赶来增援,渐对杨军形成优势。杨军雷中厚旅首先溃败,丢失贡竹林高地,杨军主力杨汉域师也随之溃退,于当夜败退到江北与长寿之间的洛碛。
  刘湘得知杨军退守洛碛后,又急令唐式遵师之张竭诚团自重庆乘船登陆洛碛,与蓝文彬、潘文华两部夹击杨汉域师。杨汉域进退无路,只得全师缴械投降。
  24日,刘军又攻占长寿。南川的郭汝栋本就三心二意,待闻知罗泽洲、杨森战败后,即刻转而支持刘湘,出兵抢占涪陵,并进攻杨森防地忠县、丰都。
  杨森两面受敌,只得向刘湘要求停战三天,但这回该轮到刘湘不允了。刘军于1929年1月3日晚继续发动攻势,击破与之相持于长寿以北石院子一带的杨军防线,杨森率部败逃梁山。垫江被刘军许绍宗旅占领,已投入刘湘麾下的范哈儿则乘胜夺回了老家大竹。
  刘湘继以郭勋祺旅出万县攻分水岭,王陵基师抄袭梁山,杨军弃城而走,随即又在达县双土地、马壕再遭刘军击溃。
   至此,杨森下川东地盘已全为刘湘所占。他只得率残部绕经达县、宣汉,退往罗泽洲防地渠县觅食。罗泽洲无可奈何,只得划渠河为界,让杨森与其熊玉璋旅同驻 渠县——这会儿杨森仅剩下六个残缺不全的旅,从此彻底沦为二流诸侯,已无力与二刘竞争,只能与刘存厚、李家钰、罗泽洲之辈相提并论了。
  时论对此战的评价是:“罗心慌,李不忙,逼得杨森赶乡场。”李不忙,系指李家钰因怕刘文辉耍小动作,从头至尾都没动弹。
事实上,“多宝道人”也确实在耍小动作。
  原计划四路攻渝中的三路,都先后失败或是倒戈了,西线的赖心辉又在干什么呢?他和刘文辉合演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闹剧。
  赖心辉按计划从江津出发,沿丁家坳、来凤驿、白市驿一线向重庆进攻。但他出兵后,其身后的刘文辉即趁虚而入,夺占了赖军永川、江津防地,并尾击赖军。
   此时罗、杨已败,倒刘联盟大势已去,进退失据的赖心辉无计可施,只得撤到川、湘、黔交界的穷乡僻壤秀山、酉阳一带占山为王。1930年5月,他的二十二 军被缩编为新十一师,与已被改编为二十六师的原郭汝栋二十军一块儿,被蒋校长调出四川参加中原大战——然而中原大战没赶上趟,随后几次“围剿”倒都让他们 撞上了。
  1932年,新十一师(后改番号五十九师)在江西碰上了以吞并杂牌部队出名的陈诚——陈矮子起家的部队就是十一师和十八军,所以才有 “土木系”之称,哪能容你一个李鬼在眼前晃悠呢——结果么,自然是新十一师被“土木系”吃掉,师长换成陈时骥。陈矮子吞并该师的理由是:“该师纪律废弛, 吸食鸦片,发良民证一张勒索五元,扰害人民。”
  唉,老川军这个纪律啊!
  不过换了东家的五十九师也没好到哪里去。在第四次“围剿”中,该师被同样是旧军阀出身的红五军团董振堂部,歼灭于江西乐安附近的霍源——不过这支部队还不算完。
  先前陈矮子在江西永丰包围解决五十九师时,不小心漏掉了一个团,该团团长是黄埔四期毕业的云南人李弥——他是驻粤滇军从云南老家带出来的,所以黄埔毕业后就进了和滇省关系密切的赖心辉部队。
  听说本师被陈矮子包围缴械的消息后,李团长遂集合官兵讲话:“我们不是一样的打共产党?你们愿不愿意缴械?”官兵们齐声回答:“不愿!”于是李团长便带着官兵奋勇冲出包围圈逃走。
   陈矮子随即便把这事儿通了天。蒋校长大怒,亲在庐山召见李团长,严加申斥,问他为何不听从陈诚的缴械命令?李弥回答说:“过去校长在黄埔军校时,只教过 学生如何打仗,未曾教过缴械。因此将部队带来交还校长。”校长遂龙颜大悦,李弥也因此过了关。此后他一路战昆仑,克松山,守临朐,内战外战皆有殊功。再后 来他在十三兵团司令官位置上大败于淮海,仅以身免,又跑到云南反水,失败后退到“金三角”还死不投降,让中南半岛诸国很是头疼了一阵……
  至于成为光杆司令的赖心辉,他从此就彻底结束了征战生涯,此后只能勉强靠着国民政府上将参军的招牌混碗饭吃。在临死的时候,他自称此生“百战徒劳”、“一事无成”、“愧对乡国”、“负罪人民”。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大概就是一个失败的割据诸侯对那个迷惘时代,对那段迷惘人生的最后评价和忏悔吧?据说他葬在成都光华村,也就是如今的西南财大附近,到天下再次重归一统时,那里只余下荒烟蔓草了。
  诸侯们都曾有过风光的时节,可在那无限风光背后,他们真的就比常人更幸福吗?
  我想,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47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