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83  

2012-04-28 08:5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政上的困窘,使刘幺爸不得不想办法扩大防区,他立刻便盯上了自己的老学长邓锡侯。
  在此 前刘、田成都之战中,邓锡侯先是指使大将黄隐率本部人马明助田颂尧,后又以严守中立,确保成都,并在必要时出兵三万为刘文辉助战为条件,换取了刘文辉对田 颂尧的宽大处理。但一等二十四军主力与刘湘部队在荣、威粘上,田颂尧便撕毁协议,再次出兵南下成都。而邓锡侯也食言而肥,放任田军入城驱逐为数不多的二十 四军留守部队。此后,邓部的黄隐又指挥本部及田军董宋珩、曾宪栋两师,袭击二十四军于仁寿籍田铺,邓部的陈鼎勋师也公然参战,遂致刘文辉忙中出错,心急火 燎地与刘湘停火,最后丢掉大半防区。
  “水晶猴子”害人若此,刘幺爸当然不会放过他。
  此时邓锡侯占有温江、郫县、崇庆、新繁、灌 县、崇宁、彭县、新都、广汉、金堂、松潘、理县、懋功、汶川、茂县等十余县份,其中温江、郫县、崇庆、新繁、灌县、崇宁、彭县、新都、广汉、金堂都是比较 富庶的县份。所以地少兵多,在财政上焦头烂额的刘幺爸,遂决定夺取邓的地盘以养家糊口。
  1933年春节刚过,刘文辉便召集本军团长以上将领开 会探讨攻邓事宜。会上刘元塘、石肇武等少壮派旅长,积极支持对邓锡侯动武,但冷寅东等保定系将领对此则表示强烈反对——他们认为,邓锡侯虽然一再耍滑头坑 害本军,但毕竟他还没有公然翻脸,当前仍应以团结为主,竭力避免保定系的进一步分裂。否则多树敌人,全川皆以我为敌,危险殊甚。身为刘文辉亲家翁的冷寅东 还提出,可以通过和平谈判请邓锡侯让出数县防区,同时本军亦应适当裁军以减少开支。作为表率,他本人甚至可以不当师长。
  但刘文辉不顾老成持重的保定诸将之反对,断然决定要对邓锡侯下手。4月间他开始部署军队,准备和邓锡侯打仗。
  邓锡侯眼看刘幺爸一意要打,也着了慌——毕竟刘幺爸不但装备好,还有两倍以上的兵力优势,打起来他肯定吃亏。于是他一再通过保定同学调解疏通,准备让刘幺爸最恨的黄隐去职,以平息其怒火。但刘幺爸决心已定,终不为所动。
  5月3日,邓锡侯接到密报,称刘文辉将借宴请之名将他扣押。他知道两军摊牌在即,遂于4日晨轻装简随逃往新都集结部队准备抵抗。
  邓军从灌县起,沿毗河构筑工事,并将沿河所有桥梁全部破坏。邓军驻灌县部队,还将都江堰用于调节水量的马杈部分砍去,以增高内江的水位和流速,增大二十四军渡河的难度。
  二十四军追至毗河沿线后,仅以小部兵力发起数次不成功的试探攻击后,便与邓军隔河对峙起来。
刘文辉迟迟没有发起总攻,倒不是改变了吞并邓的主意,而是因为他二十四军中的保定系将领,这会儿竟然集体闹起情绪来。
   此前的荣威之战中,从罗泽洲手下新投过来的陈光藻部,先是击败刘湘主力王缵绪、范绍增两师,随后又由旅长王元虎率部抄袭荣县,俘获鲜英,为二十四军立下 大功。因此刘文辉不得不略予酬庸,他准备提拔该部的两个旅长王元虎和陈能芬为师长,将陈光藻从罗泽洲手下拉过来的一师五旅两万余人的部队,扩编为三个师。 王元虎、陈能芬都是军官学校出身,与罗泽洲、李家钰同属“军官系”,所以刘文辉这一决定,立刻招致了他手下保定系嫡系将领张志和、林泽伯、唐英、夏仲实等 人的不满。
  照理说,在扩充非嫡系部队的同时,刘文辉也应该对自己的保定嫡系有所平衡才对,但刘幺爸此时财政困难,实在已无力兼顾到这一头,只得置之不问。
   于是,一方面是刘文辉的亲家翁冷寅东在带头倡导裁军,而另一方面刘文辉本人却又在继续扩编队伍,而且扩充的还是军官系的队伍!这让保定系诸将该怎么理 解?此前荣、威之战中,因为刘文辉一意求和,导致功败垂成,前线保定系将帅就已经很不高兴了:我们拼命煮熟了刘湘这只鸭子,你却顾念叔侄亲情轻轻把他放 走,那将士们流血牺牲,究竟图个啥?而这回刘文辉扩编原军官系部队,就更是给了保定系将领一个实实在在的口实。
  他们的结论自然很不妙:刘幺爸不就是想裁我们嘛!
  而接下来,刘幺爸又听信一帮少壮将领(如他的干儿子石肇武、侄儿刘元塘等)的怂恿,置保定系大敌刘湘于不顾,转把枪口对准同属保定系的“水晶猴子”邓锡侯。于是愤懑的保定系众将终于爆发——这小子眼里,只有家族利益,哪会把团体利益放在心上!
   于是他们决定集体罢工:要么按兵不动,要么部队虽然上阵,却一枪不发(比如说原为邓部将的陈光藻,就和邓锡侯密通信函,大谈什么“新恩虽重,旧德难 忘”,死活不肯攻邓。最后刘文辉无奈,只好把他全军调驻东线的简阳、资阳)。只有刘元塘、石肇武、王靖宇等几个一意主战的少壮派旅长发起了几次攻势,但均 被邓军拼命击退。
  就这样,兵力远逊的邓锡侯得以和貌似强大的刘文辉,沿毗河对峙将近两月之久。

接着,半年前那一幕,又出现了。
  正当刘文辉和邓锡侯隔着毗河干瞪眼时,刘湘又一次从刘幺爸背后杀了出来。
   刘湘以刘文辉攻击邓锡侯,违背了老君台协定为由,于6月25日与田颂尧、刘存厚、杨森、李家钰、罗泽洲等各路诸侯再次通电讨伐刘文辉(老君台协定中,确 有二十四军不得攻击邓锡侯一条。但5月初刘文辉悍然动手后,刘湘却迟迟不肯履约援邓,故时议多以为二刘又有什么家族私约,准备牺牲邓。邓因此大恐,乃向刘 湘手下妖道刘神仙磕长头,甘为弟子,求刘妖道为之说情,并慨承支持刘湘统一四川。刘湘得此承诺后,乃欣然出兵)。
  7月初,刘湘统一指挥各部,以刘神仙挂帅,安川军为名,出动三路大军共一百一十余团,开始向驻守川南、川西的二十四军部队进攻,并划拨现金十万元并子弹十万发支援邓军。7月2日,刘湘亲由重庆赴内江指挥作战。
  不过半年前荣威之战那一幕却没有重演。
  因为这时候的刘幺爸,已不再是半年前那个牛气冲天的刘幺爸了。此时的他粮弹两缺,将士离心,不敢再打硬仗,所以眼见联军势大,只得退让一步。
   7月上旬,刘文辉将全军主力集结到灌县与乐山之间,沿岷江建立起一条长达四百里的防线。同时,他还以手下冷寅东等将领的名义电告刘湘,表示己方愿意让出 省城,以示和谈诚意——他当然不指望这位堂侄儿能轻易接受和谈,这不过是让他消消气,顺便拖延时间而已。刘湘的后台老板,坐镇南京的蒋校长,当然不喜欢老 和他唱反调的刘幺爸,但他会喜欢刘湘统一四川?那也未必吧?
  只要战事迁延,在这个乱世里,又有什么奇迹不可能发生呢?
  
  就像所有的人都预计到的那样,大占上风的刘湘,果然对刘文辉的和谈提议置之不理。他继续进军岷江沿线,双方遂隔江对峙起来。
  刘文辉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外界的干涉——前几年他一门心思要倒的蒋校长,这会儿却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但在蒋校长决定要干涉刘湘之前(校长这会儿也很忙,他正在江西焦头烂额地“剿匪”呢),二十四军自己却异常迅速地垮掉了。
  没办法,谁叫这是一支不知道为何而战的军队呢?
  诸侯用以激励将士们士气斗志的,是各种各样的现实利益。一旦这些利益不能兑现,丘八爷们就要鼓噪罢工(事实上,自去年二刘开战起,二十四军迄今还没正儿八经发过军饷呢)——此刻在经济上已完全破产的刘幺爸,当然更无力兑现什么,而岷江沿线的贫瘠又加深了这一矛盾。
  评论这张
 
阅读(196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