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82  

2012-04-26 08:4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过即便是王元虎功败垂成,二十四军在荣威战场上仍然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无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心理上,他们都有相当的优势。所以冷寅东、夏仲实虽然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但他们仍然在策划新的攻势——他们很清楚对面的二十一军阵线,已经是千疮百孔,不堪一击了。
  可是刘湘的好运气还没有完。
  他荣威之战打得糟糕,但运气却没打坏。就在焦头烂额的刘湘,到处乞求亲戚朋友出面向小幺爸求情时,刘文辉却出人意料地提出了停战要求。
  还有什么,会比这更让刘湘惊喜的呢?
  眼看就要大获全胜,却主动要求停战,难道这刘文辉脑子短路了?刘文辉倒是没出毛病,但他在一片纷乱中严重高估了堂侄儿的能耐。
  此时局面确实有点乱。
  就在王元虎带着七个团准备偷偷摸进荣县城的时候,刘文辉的后院出了问题——田颂尧和邓锡侯,出兵趁火打劫来了。
  半个月前田冬瓜被刘幺爸痛打一顿,撵出成都城之后,一直不肯甘心。而邓锡侯也很清楚,刘文辉对他伪装中立的“调停”亦只是敷衍,一旦解决了刘湘,回过头来就该轮到他和田颂尧倒霉了。
  因此他们眼见二刘战争中刘湘节节败退,终于坐不住了。
  此处还有一段小插曲。
   刘湘在川中给刘文辉打得焦头烂额时,拟电促邓、田开辟第二战场,文曰:“胜利在握,请速发动攻击,用竟全功。”稿成,刘湘的心腹幕僚,长期坐镇成都和 邓、田打交道的张斯可(他也是速成学堂毕业的)却大不以为然,他认为:“邓、田对此次战争,虽与我们联盟,系持卞庄子刺虎的态度,待交战双方筋疲力尽,他 们自然会出兵坐收渔人之利。如电文所称胜利在握,则邓、田以我还有余力回翔,尚须持观望,我们便很难长拖了。应将电文改正为‘湘智力皆竭,势难支持,请立 进兵,以免功亏一篑,同归于尽’,使邓、田知道我们的实情,已达两败俱伤之目的,邓必立即出兵,则刘文辉腹背受敌,不败何待?”
  刘湘依计而行,果然电文一发,邓、田立即出兵。

  邓、田两军,以黄隐(邓部)、董宋珩、曾宪栋(田部)等三个师约十团兵力,由仁寿籍田铺袭击刘文辉后方,在杨柳场一带与二十四军部队接触。
  一向拿着刘文辉津贴的邓部陈鼎勋师,眼见有死老虎可打,也自简阳侧击仁寿,在距仁寿三十余里的保珠场与二十四军部队接触。
  刘文辉收编来的旅长陈鸣谦也在仁寿东乡白斗镇附近倒戈宣布停战,将部队拉到资中投归刘湘。
  而杨森、李家钰、罗泽洲三部也摆出一副要自北道西进略取成都的架势,
  刘文辉眼见邓、田、李、罗、杨诸部趁火打劫,后方风声鹤唳,而前线战事偏又胶着不下,大为着急——他可不清楚二十一军战线遭王元虎偷袭之后,几乎全线崩溃的后果。更确切地说,刘幺爸这辈子实在太顺利,还没有锻炼出在逆境中临危不乱的能耐来。
  所以刘幺爸遂于11月26日夜,电话授意正在老君台指挥战事的冷寅东,要求他迅速议和以结束战事。
  于是双方便匆忙开始和谈接触。
  都以为自己这方形势更糟糕的潘文华和冷寅东,很快便以当前战线为基础重新划定防地,达成了停战协议。其要点为:二十一军部队移驻荣县属之白石沟、老林口、文昌宫一线,二十四军部队移驻乐山属之笋子山及井研一线;刘文辉所部今后仍就现在防地屯驻,军部仍回驻省城。
   这场大战,刘湘的二十一军虽伤亡很大,但并没有遭到歼灭性的打击,整体骨架尚还完整。而反观刘文辉的二十四军,他虽然在战术上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却因为 没有苦撑最后五分钟的勇气,急于停战,结果将战术上的一系列胜利变为了战略上的失败,不得不默认刘湘在战役前期夺占其防地近三十县的既成事实(包括对二十 四军具有重要经济和战略价值的宜宾、泸州等重镇及川南盐场)。
  夺占了川中南大片富庶县份,同时又掌控着川省军火外贸通道的刘湘,很快便将此战中的损失弥补起来,而防区减半的刘文辉,则立刻陷入财政危机。
顾品珍手下的滇军猛将金汉鼎,就在他的回忆录中记叙了唐继尧岳父袁仲甫的两段抱怨之辞。
  其一:“大小女是督军的太太,因参谋长庾恩旸之妻钱秀 芬打扮得花枝招展,满头香水,常与督军一块玩(估计绝不是喝杯普洱茶,吃个气锅鸡,谈谈人生观这么简单),大小女规劝(劝得很有道理),反被一脚踢在小腹 (薄言往愬,逢彼之怒),病了很久,不治死了(唐继尧这个万恶的陈世美啊)。”
  其二:“督军有两乘小轿,玲珑精致,每到下班后,来到院子里,喊声‘五佛捧寿来’,几个姨太太就一起出来,二人抬轿,其余前导后扶,打圈子走,他坐在轿上大笑不止。”
  金汉鼎对此的评价是:“唐之荒淫嬉戏,败德秽行,出自其泰山之口,皆不是别人虚构,其不败亡,尚复何待。”
  这里值得八卦一下的是这位庾恩旸。
  此君是唐继尧士官六期同学,云南墨江人,曾任唐的参谋长。但1918年在贵州毕节,庾参谋长却稀里糊涂地被人刺杀。从唐继尧与其遗孀日后的交情来看,这桩刺杀案的性质大是可疑。
   不过考证桃色疑案不是本文之重,咱们仅需陈述事实。据说庾恩旸殁后,唐督军大为惋惜(从此唐门闺中多事,安得不惜),故对庾恩旸的弟弟庾恩锡格外看顾。 小庾先生遂大做土产烟草生意,在1922年开办了云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为了纪念他那位参加了辛亥年“重九起义”的亡故兄长,他就将香烟的品牌定名为“大 重九”……
  这还没完,这位小庾老先生,日后又去了台湾,留下个著名的孙子,就叫做庾澄庆……
  任何历史事件,都存在现时影响,它也许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你肯花上一点点工夫去发掘。
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前面成都刘存厚、戴戡之战中,曾经有一位黄大暹先生出过场,只是一出场俺就安排他给邓锡侯手下的何连长干掉了……

  关于他的去世,罗佩金曾在1917年7月17日有电文告白北洋中央。
   文曰:“……警务处长雷飙,督署参谋长张承礼,财政厅长黄大暹诸人避难出城,在贾家场(事发地点上罗佩金和邓锡侯回忆不同,但邓是当事人,故以他的回忆 为准)被逆军围击。雷幸脱险,奔至资阳。张不知下落。黄被拿获,至茶店子(在龙泉驿)惨遭杀害,割肝充饪,其眷属受逆军奸淫奇辱,无所不至。逆军残忍,虽 流贼盗寇,无以过之,合电奉闻。”

 前几天,看到黄大暹一篇关于四川财政的电文,分析得严谨中允,一时兴起,便查了一下该同志,才发现他竟然是黄健翔的曾祖父……
  评论这张
 
阅读(182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