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年 60  

2012-03-08 08:0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大群当年的保路英雄,如今却连一条大街也保不住,看起来真象是个笑话。
  不过这其中有一点点不同:当年他们没有看到鲜血,可如今他们看到了;当年他们没有看到军阀强权,可如今他们看到了;当年他们没有看到崩溃与分裂,可如今他们也看到了;当年他们求全责备,苛求尽美,可如今他们只要一根稻草就可以满足了……
  初唐的魏征就曾很直白地说过:“久安之民骄佚,骄佚则难教;经乱之民愁苦,愁苦则易化。譬犹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也!”辛亥后十余年的战乱,天下家国的“饥”与“渴”,已足以让这些当年斗志十足的保路人物,化“骄佚”而为“愁苦”,最终在军阀的刺刀下变得哑然无声。
  淋漓的鲜血,可以让倨傲的头颅低下,崩溃的苦难,也可以让高渺的理想变得现实。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从高傲苛求沦落为庸俗现实的缩影。
  然而知识分子们要改变两千年来的臭秀才遗风,还有许多路要走,还有许多泪水甚至是鲜血要流——既然这是个大转型的时代,那么从落水狗变成狮子的痛苦,就谁也逃不掉。

  杨森把马路修好后,便请双流县的一位前清举人江子渔先生为其取名。江老先生人情练达,颇胜文章,欣然将这条路取名为“森威”路——要放如今,大家就该骂他是马屁精了,因为“森威”二字,正好是北洋政府授予杨森的将军名号,文化人哪有这么露骨直白地讨好领导的……
  不过没过多久,杨森就打了败仗被撵出成都,又是这位江子渔先生,跑出来建议当政者将“森威”路改名。这个新改的名字因为不涉及任何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因此虽有周折,但至今犹存,颇有些“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的气魄。
  直到今天,它仍然是成都最繁华的商业街,叫做“春熙”路。
  谁都知道在一张白纸上更容易创造出美丽的画卷——可没办法,转型时代的法国大思想家伏尔泰还说过,生活在一个古老的国度里是要随时准备付出代价的呢!杨森那个时代的人们,就在付出这样的代价。
   他们只摊到在一张前人已经涂画满满的纸上作画的命运,于是大家伙儿只好拿出橡皮擦,企图抹掉旧时代的败笔……可这些曾祖父级的老家伙又怎么分得清哪些是 败笔呢?他们只读过竖排繁体的子曰诗云,再学了点半吊子的东瀛武功,成天在天朝上国和东亚病夫的自大与自卑中饱受折磨,哪会有我们如今的恢宏眼光和恬淡心 境!
  在抹煞旧时代,涂抹新图案的过程中,这帮承袭了秀才遗风,成天自以为是的老头儿们,没有统一的思路,所以总觉着别人不对。于是他们自己便争执起来,后来甚至还大打出手,相互揍得鼻青脸肿,很失体统——最要命的是,他们打架的理由居然都是为了国家富强苍生幸福!
  最后拳头最硬,脑子最灵,运气最好的那个老头儿拿起了橡皮擦——当然了,那时候他们都还年轻,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老头儿——可他虽然拳头硬,但眼界却终究难以超越时代,猴子中的大王也仍然是猴子嘛!
  老头儿们其实挺不容易的:他要谨慎我们今天就会骂他保守,他要激进我们今天就会骂他轻浮——反正我们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小子总有得骂,我们才不管他们当初是不是眼前一片漆黑呢,不是么?
  正因为眼前一片漆黑,所以在抹煞旧时代印迹的时候,老头儿们或者局于眼光,或者限于手腕,有时甚至也难免是昧于私心,因而把这张旧画擦得稀里糊涂,但也正是他们,为明天的曙光打开了窗口。
  这个世界上,总得有人去做恶人不是?
杨森杨督理不幸成为了这样一个轻浮榜样——尽管他创建了日后成都最繁华的商业街区,但那些成日间流连春熙路上疯狂购物的大妈谁也不会想要表扬他。反正在当时,成都人民是恨死了这多事的家伙,有人还写歪诗骂他:
  “市镇人缘何太忙,因修马路拆民房。
  既开通俗教育馆,又辟公共体育场。
  五老七贤来请求,蛮横督理不买账。
  无端报馆遭封禁,威古龙丸兴味长。”
  前三联都好理解,唯尾联有点突兀,因此略作讲解。
  说到封报馆,则要牵扯到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被郭沫若誉为“中国的佐拉”的大作家李劼人。
  杨森手下红人黎纯一先生,某日热心过度,跑到报社替朋友喻正衡先生登了一则“替男友征女友”的启事。偏生刚从法国勤工俭学回来的李劼人又看他不顺眼,便在自己主笔的《川报》上也登了一则“为女友征求男友”启事,还特意注明定要“常服威古龙丸有耐性者”。
   本来这只是文人无行乱开玩笑,可偏生碰上这杨督理也是个妙人儿,很有点神经质——他可是听见小孩子叫“羊子会(杨督理表字子惠)被狗咬死”,就能在防区 内到处打狗的主儿——这回自然疑心学了洋鬼子宣传伎俩的文化人存心暗算他,偏偏其中暧昧之处又不好向人明说,于是一怒之下便封了《川报》馆……
   所谓“威古龙丸”乃是当时市面上出名的补药,有广告词云:“敬告热血男儿,血不热则志不奋,血不足则热不能久,能爱国者须求热血之充分,则热血者须求补 血之妙药。威古龙丸补血之第一灵丹也,爱国志士,盍一试之。”大有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包治那病无所不能的气概,至于究竟是何功效,有志诸君尽请自行参详琢 磨,反正这混账广告当时是得罪了不爱国青年。
  至于为什么杨督理对这“威古龙丸”如此敏感,衮衮诸公见仁见智可矣。不过就笔者一点点浅见,杨督理如此身板,大概是不需常吃这药的,所以才会觉得人格受到侮辱,格外地恼羞成怒吧?

  除了这些不知该算是“仁政”还是“弊政”的“新政”外,杨督理还大搞个人崇拜,到处钉木牌,上面尽都打些公益广告,诸如什么:
   “杨森说:禁止妇女缠脚”、“杨森说:应该勤剪指甲。蓄指甲既不卫生,又是懒惰”、“杨森说:打牌壮人会打死;打球、打猎弱人会打壮”、“杨森说:穿短 衣服,既可节省布料,又有尚武精神”、“杨森说:夏天在茶馆、酒肆、大街上以及公共场所打赤膊是不文明的行为”等等,而且起头全是“杨森说”,整一个四川 诸侯版的帝王语录。
  杨督理这些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他还很认真地满大街派出巡查队,看见穿长袍的就拔出剪刀剪人家衣服,看见打赤膊的就逮住打手心……
  于是成都城开始从中世纪的市容中走出来——虽然在我们看来,这一切真是充满喜剧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67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