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75  

2012-03-31 08:3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汝栋等计划,由郭、范两部直攻万县,吴行光部则出梁山攻开县、开江,夹击万县。战端一开,早有成约的赖心辉也自江津出兵,沿江东下援助郭汝栋等部,刘湘也派出王陵基师许绍宗旅东下声援。
  杨森自知万县无险可守,遂主动撤出。他将第九、十两师,及包晓岚师,白驹部两个旅,执法大队一、二两路,机炮团,手枪大队,和学生军三个团等主力部队集结于开县、开江一带,准备与联军决战。
   5月17日,范绍增部主力廖开孝旅攻入万县空城,刘湘即电南京报捷。23日,联军在开江遭遇杨军主力,双方激战数日,联军战败,郭、范、吴三部退往梁 山、开江交界处的天子店,赖心辉部范子英师驰援,双方再度激战于任市铺、长岗岭一带。正当酣战中,亲附杨森的何金鳌师突然猛烈侧击赖、吴两军,而邓锡侯手 下的师长罗泽洲也瞧出有便宜可捡,自广安、邻水出兵,趁虚袭占垫江、大竹,随后又进占长寿,将倒杨联军后路截断。
  倒杨联军终于不支,各部纷纷溃退,杨军乘胜追击,占领捣乱分子大本营梁山,并在珍溪、清溪间截断赖军部分渡江部队,赖部师长李剑鸣、参谋长刘公侯等高级将领被俘。
  这位李师长,也是速成毕业生,他在杨森手上已经不是第一回当俘虏了。所以杨森便打趣他道:“老同学,你怎么又来罗!”李师长也厚着脸皮回答:“上次你招待我很丰盛,迄今念念不忘……”
  唉,这就是四川诸侯的战争!
  杨森击败联军后,沿长江继续向涪陵进军,于6月7日攻占涪陵城。造反的乱党分子纷纷败退:郭汝栋率残部退往南川,赖心辉退往綦江,范绍增退往渝南的木洞,吴行光最糟糕,所部几乎被杨军长全歼。
  杨军前锋追至渝东大门铁山坪一带,已对重庆的刘湘形成威胁。
   那时代,一切都是是靠实力说话的。这回杨森打了胜仗,庇护吴佩孚的事情自然就无人敢提了。10月6日,刚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的蒋校长,便以“训政肇端, 望治綦切,政府亟谋川政统一”为辞,明令对杨森“免予查办”——可郭汝栋那个二十军军长也没撤(很久以后才改番号为第二十六师,调到中原去打内战。所以鄂 豫皖根据地出身的老红军们,还总爱在回忆录里把这支和他们打过仗的川军称作“二十军”呢)。
  于是国民革命军序列里,一下就有了两个二十军(亏得贺老总那个二十军,已在南昌起义后被打散,不然就该是三个了)!
  虽说是“免予查办”了,但只要吴佩孚还健在,蒋校长和杨森之间的纠葛就不能算完。在这个时代里,杨森算是蒋校长心中最讨厌的刺儿头之一,大家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后来竟要做亲戚吧?

  至于惹事的吴玉帅,他在这场战争中也吃了大亏,因为他不巧就做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里的那条“鱼”。
   当杨和倒杨两军鏖战时,素来不怎么稳重的吴玉帅却一直没有表态(他虽是杨森的恩公,做的却是范哈儿府上的客,要明确表态确实很难为情),而是老老实实地 蹲在大竹云雾山上看热闹。可没想到范哈儿把主力部队都调到天子店去之后,驻顺庆的罗泽洲却趁火打劫,派出所部熊玉璋旅侵占了大竹地盘,尤为糟糕的是熊旅长 压根就没把吴玉帅看在眼里!
  一开始,熊旅长声称入侵大竹是为了保护吴玉帅,可接下来就原形毕露了。6月4日,熊旅长派兵包围了吴玉帅的芝兰堂 大帅部,声称要缴他的枪。吴玉帅这辈子,虽然也不是没打过败仗,但毕竟胜仗比败仗多,像这样被人指着鼻子缴枪不杀还是第一回,所以一时自尊心作祟,竟然坚 称不肯妥协。
  虽说吴玉帅已是死老虎一只,但毕竟还有两千人的兵力,熊旅虽然人数上略有优势,但装备远逊,所以一时倒也不敢轻举妄动,双方遂对峙起来。僵持到下午5时左右,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熊旅派驻城楼的哨兵走火,流弹射入大帅部,这下子就捅了马蜂窝……
  吴玉帅身经百战,流弹见得多了,倒还镇定自若。可吴夫人张佩兰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误以为战斗爆发,便抱着“少帅”嚎哭着冲入帅堂要找大帅拼命。吴玉帅眼见夫人临阵倒戈,偷袭指挥部,终于方寸大乱,遂同意缴枪投降。
   双方讨价还价一番,最后吴玉帅仅保留了少量手枪自卫,其余枪械全部交出。他共交出汉阳造步枪一千三百零一支,轻机枪两挺,德式MP18伯格曼冲锋枪八十 支,各式手枪八十支,日式三十年马枪三十支,各种子弹约十万发。那年头的轻机枪和冲锋枪还比较罕见,也难怪四川耗子们眼红,吴玉帅怀壁招祸,理固宜然。
  缴枪之后,发了横财的熊旅长虽然承诺尽保护之责,但吴大帅终深感威胁,遂启程北行,投到刘存厚的防区寻求保护。从此他就托身于刘,一直呆到1931年夏末,才取道川西进入甘、青,辗转到达北平,叨扰北洋晚辈张少帅去了。
1928年7月间,南京的蒋校长派代表孙铭入川,向刘湘透露风声:中央预定以二刘主川。此时刘湘、刘文辉叔侄二人,已成为四川最具实力的诸侯,蒋校长此举意在二刘示好,以为将来控制四川作准备。
  得此喜讯后,二刘遂邀请邓锡侯、田颂尧两路诸侯,齐集资中开会,史称“四部会议”。此会的目的,是透露中央即将任命二刘主川的风声,以征求邓、田的交换条件(至于杨森,大家方才撕破脸,不消说是反对的,所以不请他来捣乱也罢),免得他们事后心怀不满,借机闹腾。
  邓、田两家原则上同意刘湘出任善后督办,刘文辉任省长的方案,但同时也要求在省府里加入自己的人员,尤其是邓、田两人应该有相应的位置,最后商议的结果是:邓锡侯分得了省府委员兼财政厅长职务,田颂尧则分得了省府委员兼民政厅长职务。
   不过邓、田虽不得已而妥协,但他们不可能满意于这个二刘独大的格局。而其他各部,则因在利益上毫无分润,自然更加不满。因此与邓锡侯关系紧密的李家钰、 罗泽洲、陈鼎勋、黄隐等四位师长遂聚集遂宁开会,后又将杨森、赖心辉、郭汝栋、刘存厚等部拉入结成联盟,准备合力对付二刘。
  此时李家钰、罗泽 洲两部,在实质上都已脱离邓锡侯的统辖而自成体系,一个号称“遂宁王”,一个号称“顺庆王”。罗泽洲在之前的反杨之战中,偷袭吴行光、范绍增两部防地,切 断反杨联军后路,导致刘湘支持的反杨联军功亏一篑,从此与刘湘结下了仇怨;而李家钰则在此前收编了原属刘湘的李宗昉旅和孙武团,以及刘成勋的敖向荣旅,故 而与二刘的关系都很紧张。但他们和邓锡侯、田颂尧、刘存厚都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因此向西(邓锡侯防区)、北(田颂尧、刘存厚防区)均无发展可能,要扩张 便只能从二刘,尤其是与杨、罗、赖、郭四部都有接壤的刘湘身上打主意。至于杨森,他刚吃了刘湘一个大亏,反刘态度之坚决自也不必多说。
  从总兵 力上看,反刘联军占了上风。而从地理位置上看,倒刘联军更为有利:罗泽洲可从邻水直取与重庆仅一江之隔的江北;赖心辉则可从重庆上游的江津出兵,沿江直下 重庆城;杨森可从下游长寿直窥重庆东大门张关、铁山坪;郭汝栋则占据了渝南的南川。各部如四面合击重庆,则足以让刘湘首尾不能相顾。
  因此罗泽洲很轻松地放出话来:刘湘已势成瓮中之鳖!
  刘湘眼见倒杨不成,又得罪了邓、田、李、罗、杨、郭诸部,各军都对重庆虎视眈眈,己方形势极为不利,只得暗自叫苦,硬着头皮积极备战。
   他一方面加强外交捭阖,寻求帮手。他通过本家族长刘文渊(即刘文辉的长兄),向刘文辉强调家族团结,并主动让出资中、内江、隆昌、荣昌、永川等县份给刘 文辉——一面是为了示好求助,一面也是为了收缩集中兵力于重庆近郊的巴县、壁山一带(因为这个,刘甫公还得了个“巴壁虎”的绰号),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大 战。
  此外他还通过在渝北护商税款上做出让步,换得驻合川的陈鼎勋师承诺保持中立。
  他又派于杨森有恩惠的师长王陵基,前往涪陵游说 杨森放弃宿怨与他合作。但杨森此时倒刘决心已定,坚不肯同意,态度也很不客气。王灵官不得要领,临走时跟杨森道再见,杨却大大咧咧地对老恩公说:“战场上 见!”这一点上,刘湘比杨森可就好得太多了——他即便是占足上风甚至是赢得了胜利,也还常常给人留点余地呢!
  另一方面,他又以缩减军备为名,将原有的八个师番号的部队,整编为三个师(每师三旅,每旅三团,每团十二个连,每连人枪数达一百五十以上),既表明退让态度,又充实了基干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255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