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74  

2012-03-30 08:3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大老中首先动手的是刘文辉。他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打垮了刘成勋,占据了其在上川南及雅安等地的防区,并将其军队收编。
  邓锡侯则将陈鼎勋师调驻合川,准备袭取重庆;罗泽洲师集中广安、邻水边境,准备协助刘存厚部由开江、开县南下夺取万县;李家钰师则进攻资中,驱逐刘湘手下的王缵绪师。
  上川东一时战云密布。
  这样大的军事动作,当然保不了密,刘湘很快便得知黄雀在后,他只得悻悻地放过杨森。
  6月23日,他电告杨森,本军因遭保定系压迫,无法继续东征,“渝、万接触在即,在万唐师势将调回”,随即将唐式遵部调回重庆,在江北县一带与邓锡侯部相持。
  杨森得此电,如蒙大赦,次日即率范绍增、白驹及其军部人员,抢登“福川”号兵轮,于6月26日奔回万县。王兆奎、罗瑾光、何金鳌等部无船可乘,沿途又缺乏补给,只得一路抢掠而回。向成杰师因逃跑不及,被原十七镇参谋官,现在也混到湘军大帅位置的程潜收编。
  杨森虽然回到了万县,但其江北县防地,则仍为刘湘占据——这会儿杨森正忙着喘气舐伤,所以也就顾不上找刘湘讨还了。
  杨森的回归,使时局又出现了转折——那几年,天下乱如棋局,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此时,汪精卫即将“分共”,宁汉两府合流在即。加之杨森军已撤回万县,刘湘军也已撤回重庆,原有的势力真空均被填补,所以东进的保定大军眼见已无利可图,遂只得悻悻收手。
  于是,接下来的那段日子里,报刊上到处都是连篇累牍的文电——谁说川局紧张,保定、速成和平破裂大战在即?那是谣言,全都是谣言,不信请看刘甫公、邓晋公等人的辟谣声明!
  一切恩怨,遂不了了之。
  这回全川诸侯大动干戈,但除了刘文辉以外,均无所收获。刘文辉的兵力、地盘因此大大扩展,从此俨然成为保定系的头号人物。

  1927年夏,川局刚有所稳定,便有人逃难投亲来了。
  谁呢?几年前还威震海内的吴佩孚吴玉帅。
  却说吴玉帅被北伐军撵出武汉后,便退回老根据地洛阳喘息。偏偏他的死对头冯玉祥又恰于此时誓师五原,宣布参加北伐,西北军迅速由陕西进入中原,兵锋直指洛阳。
   自从第二次直奉大战“四照堂点将”后,吴玉帅近几年一提到冯玉祥就头疼,这回他老底统统输光,更是不肯见这位仇深似海的故人了——于是便脚底抹油溜之大 吉。先是去投于学忠,无奈于学忠的部队也不可靠,玉帅只得再溜。在渡襄河时,又给趁火打劫的老部下张联升剪径劫道,行李几乎丢光……最后,落魄的吴玉帅好 不容易带着一家老小和两千余人的卫队进了川,投到杨森府上。
  杨森这人,历来谈不上有什么政治立场,但自从误伤赵又新后,他对恩公们就有点异乎 寻常的讲义气(他大概也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救赎那沉重的道义谴责吧)。吴佩孚数次助他东山再起,他是感激不尽的,所以这回玉帅成了落水狗,人人喊打,他却 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硬顶着压力将吴收留了下来。
  吴佩孚7月间入川,杨森便为其设“行辕”于白帝城,并派第八师师长王仲明亲往慰问。但吴玉帅的死对头们当然不会放过他,12月2日,南京国民政府便发出通缉令称“吴佩孚逃匿四川,煽动土匪,意图扰乱大局”云云,并电令刘湘、刘文辉等“严拿究办”,限期剪除其党羽。
  杨森当然清楚这被煽动的“土匪”就是指自己了,不过他一来不讲政治,二来当惯了土霸王,混不在乎。他怕吴佩孚在白帝城出事儿,干脆将其连同卫队迎来万县,以便就近关照。
  国民政府对此忍无可忍,遂于1928年1月1日明令免去杨森第二十军军长职务,遗缺由师长郭汝栋升任,同时又拨给刘湘饷款五十万元,子弹一百万发,以示奖惩。
   见国民政府居然动真格,杨森也有点吃惊,他遂连电向南京辩解。但当蒋校长勒令他“活捉吴佩孚”时,他却又老老实实地回电道:“我现在办不到!”杨军长这 一点义气倒是人尽可施的,二十一年后,当占尽上风的老朋友朱德、刘伯承要他在重庆扣押蒋校长时,他回答的仍然还是这句话。
  但现在为了避风头,他左思右想,终于还是把吴佩孚送到大竹城郊三十里的云雾山笠竹寺暂住。
大竹是哈儿师长范绍增的老家,也是他现在的防地。范哈儿绿林袍哥出身,是个极讲义气的浑人,又是杨森的心腹,所以杨也就放心地把吴佩孚交给了他。
   1928年3月7日,是吴佩孚的五十四岁生日,范绍增为他大办寿庆,还特从重庆请来了乾坤大舞台的京戏班,演了三天寿戏。杨森送来两万元作寿礼,其他各 路诸侯也各有馈赠——虽说比不上四年前在洛阳办五十大寿时,康有为对联中“牧野鹰扬,百岁功名才半纪;洛阳虎踞,八方风雨会中州”的气派,但这也尽够好面 子的吴玉帅捋着胡子偷乐了。
  乐滋滋的玉帅当场赋诗一首,道是:
  “竹阳城外有高台,把酒登临曙色开。
  蜀陇云山皆北向,巴州风雨自东来。
  锦帆终是天涯去,春色无端地底回。
  到此我思廿八将,谁为呼取尽余杯?”
  吴佩孚这辈子就输在自高自大上,今天都到这地步了,还“蜀陇云山皆北向,巴州风雨自东来”呢!他可不知道,这好日子也马上就要到头了。
  就在这次寿筵上,前来贺寿的杨森部下郭汝栋、何金鳌、吴行光这三个师长,拉着范绍增瞅空偷偷开了个小会。
  干嘛呢?他们准备倒杨了。
  原来自仙桃镇败退后,杨森就对自己手下的旧式军队大为不满,又开始挖空心思要搞新花样。
  一方面,他大量启用新人,尤其是他自己培训出来的讲武堂学生,这就让旧人感到了恐慌。
  另一方面,他鉴于鄂战中部队不听指挥的恶习,厉行强干弱枝政策,从各师各抽一团成立执法大队,以杨汉忠、杨培元分任一、二路司令;又将各师机、炮分队集中军部,交由他的速成同学,机炮司令刘殷统管。
  此外,他还大抓基层军官的任免权力,强化对基层官兵的控制,使师旅长们顿有被架空之感。
  当惯了土霸王的师旅长们,对此当然不服。杨森手下的头号大将,师长郭汝栋就愤愤地抱怨道:“集中机炮,等于脱马褂;调各师一个团成立执法队,等于脱长袍。只有未揭我们的帽子,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心直口快的范绍增,甚至当场就鼓噪起来。
  为了树立权威,杨森接连又扣押了第十师魏甫臣、第十一师杨春芳这两个师长,甚至还以“阴谋叛变”为名,将杨春芳处决。
  这下子,连最忠于他的范哈儿也给吓坏了(魏、杨两人和范哈儿同为绿林出身,先前又帮过他大忙,因此感情很深)。
  所以大竹会议上,除了何金鳌因不愿居于郭汝栋之下,未予表态外,其他几个师长都决心联合起来,与杨森对抗。

  除了杨森自己手下的几个师长外,刘湘和赖心辉也在蒋校长的密令和资助下,对杨森虎视眈眈起来,郭汝栋亲往重庆与刘、赖密商,结成了倒杨同盟。
  虽然决心与杨森对抗,但郭汝栋等人毕竟跟随杨森多年,一时还下不了决心。但偏就在这时,杨森却施出茅招——他密遣杨荣章等人潜至涪陵,打算暗杀郭,又以两万元收买郭汝栋的部下胡膺等人,密图于3月24日晨袭击郭汝栋的师部。
  这两起阴谋均被郭汝栋破获,作为报复,郭立刻清洗军中亲杨的讲武堂学生及广安籍官兵。杨森随即也在万县以牙还牙,清洗与郭有关人员,双方关系彻底破裂。
   范绍增在把兄弟杨汉域的劝说下,勉强跑到万县向杨森表示忠诚,但一到万县就遭到杨森的谴责——杨森埋怨他的部队纪律不好,一到万县就沿街赌博,还无故放 枪。这些个范哈儿都认,谁都知道他是土匪部队,有名的“范绍增匪部”嘛!可杨森连带着连范哈儿给姨太太买丝袜也骂了一顿,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在范哈儿看来,这当然不是个好兆头!于是素来大大咧咧的他也提心吊胆起来,担心被扣甚至被杀——这可是个很要命的问题!他试探着问在自己部下干过的第九师二十旅旅长夏炯道:“你看军长会不会扣留我?”夏竟跪下说:“师长,这个我无把握!”。这就更让范哈儿忧心忡忡了。
  偏巧当夜杨森的军部纠察队巡查到范的住处门口,发现有人赌博,便前去抓赌,双方吵嚷起来。已是惊弓之鸟的范哈儿便误以为是杨森派人来抓他,慌忙从后门逃出,乘坐预备好的汽船连夜逃到长寿去了,从此他再不敢回万县。
  连一向忠心耿耿的范哈儿也如此离心,杨森对非嫡系部下更是猜忌日甚,瞧谁谁有问题,接下来又驱逐了新从泸州投来的陈兰亭师长(这位也是范哈儿的亲家,他随即就投靠了刘湘),将其部队编入执法大队。
  刘湘眼见杨军上下离心离德,便授意其部下将领唐式遵、王陵基、潘文华、王缵绪、蓝文彬、许绍宗等人电催郭汝栋就任第二十军军长。而郭汝栋也即复电,宣布服从南京国民政府及刘湘指挥,并与范绍增、吴行光齐集梁山部署倒杨军事。
  1928年5月12日,郭汝栋在梁山宣布就任第二十军军长,以吴行光为副军长,范绍增为川鄂边防军总司令,并于同日通电讨杨。
  这场已酝酿数月之久的战争终于爆发。
  评论这张
 
阅读(14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