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72  

2012-03-28 08:5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伯承一路北行进入陕西,穿越大巴山脉时遇到一小股土匪打劫,在汉水上游还道遇一只老虎,可谓九死一 生。他到西安后两手空空,多亏时任陕西军务帮办的邓宝珊接济了六百块钱,才得由西安经郑州抵达汉口。此时,他手头还剩五百六十块钱,和两个忠心耿耿的部 下。他把钱分成三份,给了两位部下各两百块钱,打发他们各奔前程,而自己却只留了一百六……

  这时,已经是1927年的7月12日了。
  三天后的7月15日,汪精卫便决议“分共”,第一次国共合作至此彻底破裂——从此新兴的“主义之争”渐渐取代了传统的“地盘之争”,争天下的焦点也由“谁来治国”转化为“由哪一种思想来治国”……
  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国共的忽然分裂,使刚从四川逃难出来的革命者们不知所措。在朱德的召集下,他们便聚集到黄慕颜在贯中里的寓所计议将来,老前辈吴玉章,中共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也来了。
   黄慕颜提议回四川重头干,刘伯承却以四川当前形势极其险恶而反对(在他走后,泸州部队接受了赖心辉的收编,但刘湘仍然执意要攻城。最后陈、袁、皮只得于 5月23日突围而逃:陈兰亭投靠杨森,袁、皮两部则南下贵州,被“贵州王”周西成收编,泸州城则为刘文辉占据。顺庆部队拒绝了杨森的收编,流浪出川来到湖 北,但随即垮掉——杜伯乾部遭到第三十军魏益三部袭击溃散解体,秦汉三部也被魏益三、鲁涤平、何健强行收编。此刻川中已无革命的土壤,而且各路诸侯正视共 产主义如洪水猛兽)。
  最后朱德拍板,大家都跟他去江西干——此刻的江西军政长官,正是老滇军出身的朱培德,朱德在他手下任江西军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这大概也和他当年在云南客串过一回警察局长不无关系)。
   说来也巧,另一位老朋友,曾与刘伯承在川军中共过事的第二十军军长贺龙(他这个军长是六月份刚任命的,当时杨森正在进攻武汉,所以汉府一生气,就把这个 番号转给了贺老总),此时也驻扎南昌,他可是坚决反对“清党”的——就象他自己说的那样,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军阀,但这个“军阀”却怎么也不相信共产党会是 坏人——于是到最后,他自己也变成了共产党。
  就在7月份的最后几天里,南昌城里的空气渐渐变得异样起来,朱培德并不糊涂,他很清楚要出大事了。不知怎么搞的,他突然间便害了病,只得请假跑到庐山上疗养,临走前还特意把南昌军政大权交给了老朋友朱德……
  于是,1927年8月1日凌晨,南昌城里隆隆响起的炮声便告诉了我们一切:天下重归一统的日子即将到来。
  天下恶乎定?定于一。
  孰能一之?不嗜杀人者能一之。
1927年的上半年,刘湘、刘文辉们忙着在上川东及川南用枪炮清场,而下川东的杨森则又一次蠢蠢欲动起来。
  他把朱德“礼送”出境后,一面仍与武汉国民政府虚与委蛇,一面却接受了南京国民政府所任命的第五路前敌总指挥职务。宁府随即要求杨森出兵鄂西进攻汉府所辖的唐生智部——作为谢礼,蒋校长还默许杨森,攻进武汉后可掌握汉阳兵工厂。
  汉阳兵工厂,对于那个时代的任何一位大王而言,都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尽管她只能造最基本的七九步枪、七五山炮、仿马克沁的重机枪和配套的弹药,但在低水平的内战中,这也很够用了。
  于是,杨森便迅即与正在琢磨怎么腾出手来解决泸州的刘湘,达成了君子协议——二十军出师湖北,用全川人民公意定名;杨军于5月10日前出发,各部出发后酌留少数部队仍驻原地;刘湘亦拨兵五千,并接济饷款五万元。
  4月19日,杨森召集所部师旅长会议,宣布作战计划:
  共出兵四万五千人,以向康衢任参谋长,朱壁彩留守万县;
  以素来不怕死的范绍增部为先遣队;王兆奎、罗觐光、包晓岚等部为第一纵队,由王兆奎指挥;郭汝栋、吴行光两部为第二纵队,由郭汝栋指挥;何金鳌、白驹两部为第三纵队,由何金鳌指挥;第五师向成杰和杨森自兼师长的第九师为第四纵队,由杨亲自指挥。
  为了筹备军费,杨森脑子一热,竟将粮税预征到1942年。
  5月4日,杨森下达动员令,5日杨军即开始东下。已接受北伐军番号的袁祖铭余部,第四十三军军长李燊,也在巴东宣布拥护南京政府,协同杨军进攻武汉:江北由二十军负责,江南由四十三军负责。
   此时汉府派驻宜昌的夏斗寅师,也宣布倒戈。5月8日杨军范绍增部抵达宜昌后,夏斗寅即让出城防,率军为杨军前驱,顺流东下自石首、监利、公安一路向武汉 三镇推进。杨军也于5月14日进驻荆州、沙市,将部队集中于天门、岳口、汉川一带,准备进攻武汉西南大门仙桃镇,杨森并亲率万余精锐部队前往宜昌指挥。李 燊部同时也到达宜都、松滋一带。
  至5月21日,杨军继续推进至新堤、嘉鱼,随即进抵仙桃镇,与驻守仙桃镇的原鄂军刘佐龙部会合(北伐军打到武 昌城下时,刘师长炮轰吴佩孚司令部,投机参加北伐军,升任军长。这回杨军东下,刘军长又倒戈反对汉府,是位极善变的角色),夏斗寅师也相继占领咸宁、汀泗 桥、贺胜桥,三军联合进逼武汉。
  武汉局面一时甚为吃紧。

  此时留守武汉的,是北伐军第二十四师,师长就是大名鼎鼎的北伐名将叶挺。叶师长率该师两个团,及由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生临时编成的中央独立师第一团出击南线,迅速击溃了夏斗寅师,收复汀泗桥、贺胜桥、咸宁等地,解除了南线的威胁。
  就在叶挺痛揍夏斗寅时,汉府又急调唐生智第八军李云杰等师回援,与叶挺合力打击西南方向的杨森、刘佐龙。老朽的刘佐龙部不堪一击,迅速溃散,杨军也被包围于仙桃镇中,杨森遂亲率范绍增部前往增援,两军即于仙桃镇展开决战。
  6月8日,唐军集中两师兵力突破杨军中央防线,并偷袭杨森军部得手,杨军全线崩溃。杨森对部队失去掌握,只拉得一条磨房的毛驴,穿便装而逃,直奔到潜江才站住脚。
  此战杨军损失惨重,师长范绍增,旅长雷中厚、杨汉忠、李朝信等人个个负伤,各师都遭到相当伤亡,杨森亲自指挥的第九师更是几乎全军覆没。
   溃败的杨军纪律废弛,一路奸淫掳掠,抓丁拉夫,以至于鄂西人民到处张贴出“打倒四川匪首杨森”的标语——就连杨军长的四川老乡也看不过去了。比如说,这 会儿正站在武汉阵营中,未来大名鼎鼎的赵一曼(当然了,现在这个宜宾姑娘还不叫“赵一曼”,还用着“李淑文”的名字)就抱怨说:“他们抢去了我们的猪和牲 畜,抢去了我们很多衣物,我们要向他们讨还这笔债。”
  历来好面子的杨森闻之大怒(杨军长的震怒是可以想见的。因为已从黄埔四期毕业的胡兰畦, 这会儿正在对方阵营看他笑话呢!更要命的是,她日后更要兴致勃勃地写一篇“仙桃镇消灭杨森老九师”,在杨军长看来这实在太糟糕了),遂召集部下讲话道: “我这次率数万之众出川,是为四川人争省格(仅此一语,便可知杨军长志向有限)。外省人常骂我们是‘川耗子’,认为鼠目寸光,足不出夔门一步(最近夔门倒 是出了好几次,所以眼光也见长,从盯宜昌改为盯武汉了),只有关起门来打内战的本事。我总想这次为四川人争口气,哪知道战线拉得过长,处处薄弱(事后诸葛 亮),敌人以主力从中央突破,军部遭到奇袭,以至全军崩溃,纪律废弛(在家习惯就不好,出远门惹事生非在所难免),遍地都是‘打倒四川匪首杨森’的标语 (妥贴),真使我痛心万分(自找)。”
  末了,杨军长还加上一句:“胜败乃兵家常事,过去失败,今后要重新整顿,再行进攻仙桃镇,非打到武汉不可!”
  不过杨军长最后这句话也就是提虚劲罢了,因为刘湘这会儿已经忙完了泸州那摊子事儿,开始兴致勃勃地打量起杨森的下川东防地来。
  刘湘这一打上杨森的主意,四川局面便又乱了套。就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此前川局的暂时稳定,仅仅是维系于各方势力的均衡,而这种不稳定的均衡一旦被打破,整个和平构架就会垮塌——谁也不能容忍身边的邻居突然壮大,因为这将对自己的未来造成严重威胁。
  评论这张
 
阅读(7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