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68  

2012-03-21 08:0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陈两位老总这会儿又在干什么呢?
  这也算是一段花絮。
  朱老总当时在黄桷树 高地上指挥山炮开火,有记载说击中一艘英舰——但杨森事后却称“此次我炮兵发射不中,应予彻查严惩”,而目击者也说是“我北岸山炮,亦予以还击,连发均未 命中”,所以到底是否命中,还是个疑案。不过用低初速的克虏伯七五山炮,在远距离上用榴弹打军舰,确实也有点难为炮手们了。
  而法国留学生呢,他也整出了一桩疑案。
   他据说是跑到一条法国炮舰上去了(那天确实有法国条炮舰“杜达德”号停泊在万县江面)。说来也巧,杨森总部李家花园旁,就是法国教堂真元堂,在英国鬼子 这没头没脑的一顿炮击中,恰好就有一颗炮弹不偏不倚,落到了法国教堂的钟楼上,把钟楼给摧毁了……于是法国留学生就以此为由头,登上法国炮舰,充分发挥外 语优势,用法语揭露了英国鬼子惨无人道地炮击万县人民——当然还有法国教堂的钟楼——的种种罪恶行径,希望他们予以声援。
  结果据说是:炮舰上的法国鬼子因此而被激怒,遂卸下炮衣对英国炮舰开了两炮,击中了英舰舰尾。英舰冒起浓烟,只得拉了一声长哨,便伙同其它船只向下游逃离了。
  这个说法很浪漫,也有目击者证实称:“当真元堂钟楼被击毁时,停泊在陈家坝附近的法国兵船,当即卸去炮衣,对准英国兵船施放两炮,似已击伤其船尾,船尾上冒起了浓烟……”
  但这一说法也很可疑。因为一国军舰朝另一国军舰开火,这是形同宣战的行为。法国鬼子虽然懵懂浪漫,但是不是真能如此剽悍,肯为中国人民打抱不平去得罪盟友约翰牛,还是很值得探讨的……
  所以,这一段还是权当是野史,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这一天,是1926年9月5日,所以称之为万县“九五惨案”。在四天前的9月1日,北伐军已经打到武昌城下,明天就要拿下汉阳(9月6日),后天就要攻 克汉口(9月7日)……二十三年后,还是在这条古老的母亲河上,朱老总麾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更是要在江阴附近江面,向在长江上耀武扬威了一个世纪的英国 军舰,彻底宣告其对华炮舰外交的终结。
  下一次,动手的将是陈老总的三野,发言的是缴获的美国大炮。这一出,正应了那句古老的谚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那就是著名的“紫石英号事件”——1949年4月下旬,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在解放军渡江前夕,不顾警告强闯渡江航道,从而引发一系列交火。如果不是 解放军方面保持克制的话,不看黄历就出门的“紫石英”号,必然在劫难逃。这一事件所导致的国际后果就是,新中国建国后,大英帝国成为第一个承认她的亲美大 国。
  然而,1926年的万县,距离1949年的江阴,还有二十三个年头——虽然在浩瀚的历史中,这只是一瞬,但真要亲身经历起来,却是半辈子 的光阴。所以那个时代的人们,虽然已经看到了曙光,但还需要耐心等待。这会儿杨森也只得委屈从权,在死要面子的英国鬼子暗予赔偿之后,放船了事。

  和“有奶便是娘”的黔军一样,川军这一众诸侯,此刻也正处于极度的彷徨和摇摆中——他们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却不知道究竟该踏上哪一条道路。
  杨森自也不能例外,他更是典型的起大早,赶晚集的主儿。
   一方面,他早于7月间就派出代表与北伐军接触(朱德入川就为落实此事),打出了“北伐”的旗号;但另一方面,他却又于8月14日在万县通电就任吴佩孚所 委任的四川省长职务,准备以“北伐”为名,出兵鄂西援助老恩公吴佩孚(而在此前一天的8月13日,刘湘、赖心辉、刘成勋、刘文辉等川军主要将领都已联名通 电宣布讨吴了)。
  对杨森这唯一一个够威胁到他统治地位的老同学,刘湘当然是唯恐其不捅漏子的,因此极力怂恿杨军出师鄂西,参加“北伐”。同时刘湘还大造舆论,宣称杨军“是川军北伐的前部”,其他各部川军并将陆续东下云云。
  于是杨森一边表示要效忠革命,请朱老总去武汉替他联络北伐军,一面却以“北伐”为名,进军鄂西闯祸去了——上次川军东征宜昌,杨森因为没有参战还很是闹了些情绪么?这回,他就该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那几天,刘湘总有一种忍不住想偷笑几声的冲动。
此时吴佩孚所委任的长江上游总司令卢金山正遭到黔军贺龙、王天培两部的猛攻,一败涂地,所以杨森遂进 军鄂西与卢金山会合。此时北洋军在鄂西兵力尚强,有刘建章的十八师、于学忠的二十六师、阎恺成的第七师、张甫成的第八师等部队。杨森遂联合北洋鄂西诸部, 自宜昌、沙市分道东下,吴佩孚也以靳云鹗南出武胜关,进至湖北的麻城、黄安一带,而占据襄、樊的张联升部,也沿汉水东下。
  北洋直系势力一时间颇有回光返照之势。
  但这也就是回光返照了!
   吴佩孚的盟友,最可能对当时战局造成决定性影响的孙传芳,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这位割据江南财富之地,手握二十万重兵的五省联军大帅,居然在这要命的当口 玩起隔岸观火的把戏来——他严重低估了北伐军的战斗力和决心,以至于吴佩孚的主力已全被打垮,而他的主力部队却还在江西磨蹭——所以这会儿北伐军各支主力 已纷纷移师江西,找他的麻烦去了。
  而另一路吴军主力,刚被吴佩孚重新起用的靳云鹗,虽然号称吴军头号战将,却因此前的矛盾而早已对吴心怀不满(在不久前的南口之战中,吴佩孚以私通冯玉祥为由,将指挥前线作战的靳云鹗解职),也不肯积极南下解武昌之围。
  因此各路北洋军虽然嚷嚷着要在武昌城下痛揍北伐军一顿,但却谁也不肯出死力——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杨森,算是最积极,可他也打不到武昌城下。
   最后,守武昌的吴军悍将刘玉春拼命死撑到10月10日,终于城破被俘,从此解甲归田,回天津老家著述他的《百战归田录》去了——刘玉春死守武昌,给北伐 军造成了重大伤亡(不过那多一半还得怨蒋校长实在不会攻城),因而与几乎同时的杨虎城死守西安、傅作义死守涿州,并称为“民国三大守城战”。
  北伐军解决武昌的刘玉春后,腾出手来进军江西,迅速打垮了孙传芳的驻赣部队,于11月初相继略取九江、南昌,长江中下游大局已定。

  自袁世凯称帝以来的南北纷争,至此已明显呈南强北弱之势——南方在政治上的优势日趋明显,鹿死谁手,大抵可知。可不识时务的杨森,却非要在这时候异想天开,沿长江东下进军去争夺武汉三镇,自然要一头撞在南墙上。
   果然,就在他挥军东进时,贺龙、王天培两部却突由湘北的常德出兵,向鄂西的沙市、宜昌实施迂回,将突出的杨军第一师师长曾子唯所部截断,曾师长及其其所 辖的孟浩然、周绍轩两旅走投无路,随即被第八军唐生智收编。而另一支杨军何金鳌、魏甫成两部也被北伐军击溃,被迫败逃宜昌。
  吃了败仗的杨森, 立刻便又想起把兄弟朱德来。他急派代表周建侯前往武汉迎接党代表朱德回来——10月23日,北伐军总部委派杨森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兼川鄂边防司令, 以朱德为二十军党代表的任命就已经下来了,但杨森还想观望,迟迟不肯就职,于是就吃了这个大苦头……
  这回在朱德的责备下,杨森只得于11月 16日很不情愿地宣布就任这个南方任命的第二十军军长。他在万县打出青天白日旗号,还满大街贴满革命标语,以图表明立场,挽救他的鄂西部队——可是他大概 也没有想到,“二十军”这个番号从此就阴魂不散地跟定了他的“杨家军”,一直到1949年才曲终人散。
  与此同时,川军其他实力派人物也纷纷接受了国民革命军的番号:刘湘被任命为第二十一军军长,赖心辉为第二十二军军长,刘成勋为第二十三军军长,刘文辉为第二十四军军长,邓锡侯为第二十八军军长,田颂尧为第二十九军军长。
  就在川军一众诸侯们乱哄哄地换旗时,一种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新思想也正在静悄悄地改变着人们的头脑——那思想,给人们指出了眼前苦难的原因,也指出了未来的方向,在那个迷惘的时代里,这无异于是一盏明灯。
  我们没有丝毫理由,去质疑当年那些人们的崇高理想和执著精神——虽然他们也会生老病死,也会犯错误,但至少他们的初衷总是不坏的。
  评论这张
 
阅读(89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