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65  

2012-03-15 08:0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森被打倒后,刘湘带着一众诸侯跑到自流井开善后会议,新的矛盾又开始滋生。
  两里不到的 自流井市街上,一时冠盖云集:刘湘驻大夫第;刘文辉驻牛氏巷倪公馆,他的大邑老乡刘成勋也驻牛氏巷,在李公馆;袁祖铭驻双牌坊;赖心辉驻商会;邓锡侯驻同 心井;吕超驻张家祠;其他如潘文华,唐式遵等都在,只有田颂尧没有亲到,由他的副手孙震代为出席——算下来,自流井大街上平均不到两百米就有一位川军大 老。
  会议上,刘湘坚持按照段祺瑞政府的8月电令来执行盐税分配,这个8月电令是:“所有川省盐税概归四川军务督办刘湘统一提拨,井(自流 井)、渝两处所发税单非由督办署提拨者概不生效。”所以其他各家诸侯,尤其是在倒杨战争中因大肆收编,而财政立显窘迫的保定系邓锡侯、田颂尧等,对此极为 不满。
  交待完了盐税问题后,善后会议又转到成都继续开,这回又轮到袁祖铭不高兴了。
  先前打杨森的时候,刘湘不是曾向袁祖铭许诺,要给他造两万支步枪和大批子弹么?袁祖铭可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呢……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不是?这回川军众将集中成都开善后会议,就有人提出来,说这兵工厂简直就是四川的祸乱之源,不如干脆关了算了!成都士绅耆老及省议会也纷纷支持此议。
  刘湘自己在此战中收编了不少军队,消化起来还需要些时间呢,自然也不反对,可袁祖铭却认为刘湘成心背约,要欺骗于他,因而负气返渝。
  而更让袁祖铭火上浇油的是,连他自己掏钱从汉口购买的一批军械,运到夔府时,也被刘湘的潘文华师郭勋祺旅扣留!
  同时呢,杨森旧部王兆奎师,原本已经被刘湘的王陵基部收编,却在袁祖铭的策动下,从长寿逃到綦江投奔了黔军。刘湘对此也不可能很高兴吧?
  因此双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为了增加己方的筹码,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杨森。

  却说杨森小半年前痛哭流涕地出川后,无处可去,只得厚着脸皮又循老路跑到汉口去投玉帅吴佩孚。
  吴玉帅虽在1924年秋冬之交的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狠狠跌了一跤,伤得不轻,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如今还是比杨森家底厚实些。他很慷慨地给了杨森一批军械饷款,委他为讨贼联军川军第一路总司令,让他回川重新收拾旧部。
  眼见杨森又活了过来,袁祖铭、邓锡侯、田颂尧便纷纷与他联系,希望他回川收回被刘湘收编部队,以达到瓦解刘军的目的。
  而刘湘又岂能让他们轻易得逞?他也让其驻汉代表乔毅夫出面,以老同学的情分劝说杨森与自己合作。杨森思来想去,到底袁祖铭更不讨他喜欢,刘湘虽然也不可爱,但毕竟是老同学,做人也厚道些。
  于是他决定,还是和刘湘合作。
就当杨森在汉口辗转反侧思来想去的时候,袁祖铭已从成都回到重庆。他立刻集结兵力,准备先拿驻川东的 刘湘部队出出气。1月29日,他突然对刘湘驻渝部队发动袭击,刘部猝不及防,驻在城中的第十师长兼江北、巴县城防司令鲜英,仅率得一个营仓皇逃出。1月 30日,黔军又攻占川康边务督办公署,接收刘军驻渝各机关,收缴守卫队枪械,并派队追击撤退中的刘军……
  这一事件,被称为“江巴事变”
  可偏在这要命的时候,刘湘本人却滞留在大邑老家联系不上!
  川东刘军潘文华、李雅材、蓝文彬等部以群龙无首,兼之力不能敌,只得退出重庆,撤往壁山、垫江一带暂避风头。黔军遂完全占据重庆,并将势力范围扩展到重庆附近的永川、江北、巴县、长寿、涪陵等地。
  刘湘得知袁祖铭不辞而别后,情知不妙,也于1月14日急急赶回成都,准备去重庆指挥部队,但却被驻隆昌的原杨森手下白驹的部队挡了驾。接着重庆丢失,所部主力被分割于上下川东等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来,那几天可真是急煞了刘甫公。
   可乔毅夫随即从汉口传来了好消息,杨森同意与刘湘签订“丙寅公约”,他的价钱是:刘湘在倒杨之战中收编的原杨森部队,一律归还原主;刘湘欢迎杨森回川指 挥所部及川东刘军共同驱逐黔军,收复重庆,将上下川东连成一片,今后刘、杨二人合驻重庆,下川东地区划为杨森所部防区。
  正火烧眉毛的刘湘,对此当然一口答应。为了表示诚意,刘军主要将领如潘文华、唐式遵、李雅材、王陵基等也纷纷致电杨森,欢迎他回川讨袁。
  杨森见时机已成熟,遂于1926年2月17日辞别吴佩孚,从汉口乘“镇峡”号兵舰前往宜昌再转万县,吴玉帅还特意设宴给他饯行。

  杨森虽然回到万县,但他的各部主力,此刻也同样被黔军堵在重庆上游。他遂大耍花招,继续保持和袁祖铭的暧昧关系,同时要求黔军同意让他的老部队借道东下——要不然,大家怎么合作呢?
  袁祖铭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很慷慨地答应了,历来小气的他居然还下令沿途各县替杨军筹备粮秣,补充给养!
  于是在上游的杨军旧部郭汝栋、白驹、吴行光、包晓岚、范绍增、杨汉域等六部,从3月23日开始,在郭汝栋的统一指挥下,经壁山等地向下川东移动,于3月29日全部顺利抵达忠县、万县一带。
  这在当时,号称“六部东下”,至此杨森总算收回了自己在“统一之战”中丢掉的部队,又有了参与四川逐鹿的本钱。

   郭汝栋等六部抵达后,老二军系统空前团结,声势大振。杨森在万县打出四川讨贼联军总部的牌子,委任唐式遵为讨贼联军第一路右翼总司令,潘文华为左翼总司 令,另委陆续抵达万县的李雅材、王兆奎、王陵基、杨淑身、向成杰、魏甫臣、王仲明、杨国桢、郭汝栋、何金鳌、白驹等人为师长,吴行光、杨汉域、杨铭、喻孟 群、范绍增、张邦本、包晓岚等为旅长,袁葆初为警卫大队长,夏炯为将校队长,部队迅速扩充到十余个师,约六十多个团,拥有人枪七万之众。
  整理好部队后,杨森立即向袁祖铭、邓锡侯等两个“盟友”摊牌——他以“兵多地狭”为由,请邓锡侯让出广安、邻水,又请袁祖铭让出丰都、长寿,同时还派第六师魏甫臣部进占开江,打算图谋刘存厚的地盘。
  自以为是与世无争的刘存厚,闻讯大吃一惊,急电向老部下邓锡侯、田颂尧求援。邓锡侯、田颂尧立刻各调一旅增援,杨森才悻悻住手。
  到这时候,袁祖铭才算看明白杨森的用心!他情知黔军处境险恶,遂急调时任远在贵州的嫡系师长彭汉章,以及川黔边防军第二路司令贺龙、第四路司令罗觐光等部星夜来援。但在黔军援军到来之前,杨森已经从下川东发起了攻击。
  黔军势孤,只得撤出忠县、丰都,但杨森继而又提出新要求——黔军让出长寿、江北、巴县,并交出此前强占的刘湘在渝一切收入款项……
  这显然是袁祖铭无法接受的,于是杨军便以此为借口,继续沿江西进。
  而成都方面,眼见刘湘、杨森合作,二军系统重振,为求生存计,刘文辉、赖心辉等也纷纷表示愿支持刘湘。刘湘遂派王缵绪率蓝文彬、鲜英等部进攻驻永川的黔军王天培部,与杨森东西呼应,摆出会攻重庆的架势。
  黔军各部屡战屡败,重庆三面被围,袁祖铭只得乖乖认输,于6月间率黔军南渡长江,经綦江退往贵州。
  这一回,四川耗子们又胜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