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5  

2011-01-05 21:0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神也有麦城

却说杨森这回大败亏输之后,本还想死撑着守守重庆的,但无奈在川东战事上吃亏太甚,已经无力回天。打到8月6日,终于被赖心辉指挥的联军突破了浮图关防线。杨军长只得率残部乘轮船向下川东逃走。

在一军部队猛追下,杨森一路连吃败仗,军心完全崩溃,最后连下川东也站不住脚(夔府之战中,刘伯承指挥的第二混成旅刘慕贤部叶绍尧营以区区一两百人的兵力,乘黑夜摸进城中胡乱放了几枪,守城部队便纷纷投降缴枪,杨森狂奔得脱,其参谋长郭昌明被俘。天亮一看,叶营竟然俘缴人枪近万,面对此战果,输赢双方都吓一大跳),于8月20日单身一人逃到宜昌。此时他穷困潦倒之极,身无长物,衣兜里只剩下一枚牙章。

二军残部尚成建制者仅余三四千人,在速成系骨干李树勋、袁彬等人的收容下,退往鄂西的利川、建始一带整顿喘息。

杨森逃到宜昌后,仍不甘心失败,遂又一路跑到洛阳,向吴玉帅求援去了。

对杨森甚有好感的吴佩孚,此时正有图川之意,遂立刻任命他为十六师师长(北军番号)。在吴佩孚和湖北督军萧耀南的授意下,杨森又派王缵绪、白驹(大名鼎鼎的白公馆主人)、杨天骅、谢茂材、白在中等人,以绑票手段胁迫原川汉铁路存款负责人,将存在汉口银行的路款强提了一百万元用作军费,军队实力才又得以恢复。

大恩如此,所以杨森一辈子对吴佩孚感激不尽。

再说二军的另一位大老刘湘。

当联军占领重庆时,尚在城中的刘湘趁乱逃到南岸,后躲入日租界内的又新丝厂,一直不敢露头。直到刘文辉率其第一混成旅退回宜宾原防时,他才在这位“幺爸”的掩护下,先顺江而上到宜宾,然后一路穿过陈洪范、刘成勋两个大邑同乡的防地,偷偷跑回大邑安仁老家去了——他既没有外省同学,又没有广东或是北洋的门路,除了老老实实回家当土老财,还能有什么别的招?因刘本身素无恶名,且又有刘成勋、陈洪范、刘文辉等人肯极力保他,所以熊克武、但懋辛亦不为已甚,放任他去了。

速成系这回跌了个大跟斗,而保定和东斌两系则全面胜出。

 

但刘湘平静的土老财生活没有过多久,1923年初,四川风云又起。

先是1月5日,刘成勋以川军总司令名义通令各军,宣布将派员核查各军枪支,规定以九十支枪为一连,以枪支数量决定部队编制,以此为准核定军饷。第七师师长陈国栋因本师枪支数量不足,故打算吞并驻大竹的原杨森旧部第四混成旅何金鳌部,何部反抗,双方遂发生冲突。

刘成勋与陈国栋本有罅隙(此前陈国栋代表第三军东征重庆,打垮杨森立有战功。刘成勋升任川军总司令后,他论理当继任第三军军长。不料刘成勋却伙同但懋辛、赖心辉宣布废除军长制,以遏制陈国栋和同样想当第二军军长的邓锡侯,两派矛盾遂由此滋生),遂以此为口实,于1923年1月29日宣布撤销陈之师长职务,并出兵两旅援助何金鳌。

而驻重庆的第三师师长邓锡侯,却又因担心刘成勋解决掉永川的陈国栋后将对自己不利,遂联合驻资中的第二十二师师长唐廷牧(他的枪支数目也不足一个师,自然兔死狐悲),共同出兵援助保定系同学陈国栋。

于是刘成勋又转而向熊克武示好,请他命令驻下川东的余际唐部从背后袭击邓锡侯的驻地重庆,以收釜底抽薪之效;此外还请他的亲家,驻泸州的四川边防军赖心辉出兵侧击邓、唐、陈等部……

这回三军系统内战,照理说跟熊克武的一军系统没啥关系,但一向不怎么贪便宜的熊克武,这回却忽然打起小算盘来了。

在此前的几次大战中,熊克武虽然回回占到上风,却因为笼络刘湘、刘成勋这帮墙头草出价太高,最终自己一点实利没得,还倒赔了不少老本——连原来的四川督军、川军总司令等职务也是一让再让,最后当年的师、旅长们都当总司令了,他自己却还是个在野派,所以深悔失计。

这回眼见重庆地盘唾手可得,熊克武终于没能抵住诱惑。他一边亲往成都和刘成勋勾兑,一边立电令余际唐出兵两旅进攻邓锡侯,于2月8日占领重庆。

接下来,深感力量不足的邓锡侯、唐廷牧、陈国栋等人又相继串联起川边镇守使陈遐龄、屯垦司令彭远耀、第二十一师师长田颂尧、第十师师长刘斌、第一混成旅旅长刘文辉等人,组织起“八人同盟”,共同出兵合围成都,把兵力分散的刘成勋、熊克武、赖心辉等给堵在锦官城里……

大家就这么七扯八扯的,最后终于把同学的同学、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合伙人的合伙人等所有关系人等全都扯了进来……

又一次全川选手参与的大比武开始了!

 

听说川中大打的消息后,正图谋川的吴佩孚即以施宜镇守使赵荣华率北洋军宋大霈、于学忠、张允明、马金荣等部五个旅,协助杨森自鄂西进兵川东;另以北洋军第七师师长吴新田资助正屯兵陕南的刘存厚,自川陕道进兵川北,支援邓锡侯、陈国栋、唐廷牧等人;此外吴还指使甘、陕两军侵入川边以为声援。

在大批北洋军的支援下,杨森胆气大增。他自任为川军第二军军长兼第九师师长,于1923年2月15日率部由鄂西的利川,偷渡磨刀溪、箭竹溪进入川境,进袭川东重镇万县。

却说自1922年底川军宣布废除军长制后,原一军军长但懋辛即改称东防督办,第一军也改称为东防军。此时驻守万县一带的,即是东防军第二混成旅张冲部。此时杨、北联军兵力颇占上风,而扼万县后路的忠县守军第六师独立旅杨春芳部忽又倒戈投杨,协同杨军进攻万县。熊军腹背受敌之下,放弃万县败逃合川。杨军遂于3月8日轻取万县。

接下来,熊军又于4月6日丢掉了重庆城。

在此一役中,时任第二混成旅第一路司令的刘伯承,跌了个平生所仅见的大跟头——同时这也是他半生戎马生涯的转折点。

斯时镇守重庆的,是但懋辛亲自指挥的熊军主力第一、六两师和其他一些零散部队,刚从万县刚撤下来的第二混成旅则暂驻合川,作为重庆守军后援。

但懋辛计划以第一、六两师守城;另以第二混成旅第一路司令刘伯承部直援江北,从正面迎击沿长江西进的杨军;第二混成旅第二路司令刘慕贤部则实施左翼包抄,自邻水迂回南下,拊杨军之侧背。拟在渝北屏障江北县境内打一个预期包围战,聚歼自万县沿长江北岸西上的杨军。

这个计划不错,但执行得极为糟糕。

首先是刘慕贤这一路,出动不久便在邻水城下为杨军包晓岚旅所吸引(新收编的土匪和地方团队),硬把个穿插战打成了攻坚战。对手实力不足千人,可刘慕贤堂堂熊军头号主力之一,以差不多一个整旅的优势兵力,却愣是打了整三天,破城之后又因为部队吃了亏而大肆杀人泄愤,以至于未能如期出现在杨军背后。

 

而刘帅的第一路表现同样糟糕。

该部如期进抵战场后,即受命担任守城军左翼,与攻渝的杨军鏖战于江北之寸滩。杨森鉴于此前杜家岩之惨败,对刘伯承极为重视,将北军赵荣华、杨军白驹等主力部队都压在此翼,故第一路战线相当吃紧。而前来增援的第六师援兵,却又因带队的张旅长拒绝接受低他一级的“路司令”刘伯承的指挥,而在阵前闹起别扭来。

眼见友军要么失机不至,要么在人事安排上闹别扭不肯配合,刘帅满怀韬略却无从施展,那心里叫一个郁闷啊!他一怒之下,交火仅大半夜即以情况危急为由,率部趁夜暗脱离战场退回本营合川——因为出工不出力,所以全军损失不大,只有一个连因为跑错路误入杨军包围而被缴械。

而守重庆城的熊军第一、六两师呢?

这两部眼见连“军神”刘伯承都跑了,自也不肯再战,随即弃城而逃——这两个师枉号熊军主力,在大战中既不能积极出击分担敌军兵力,减轻友邻部队压力,又不能独立守城支撑一时,无论攻守都要靠一个小小的“路司令”来维持,偏还不肯好好配合,也真是素位尸餐到了极点。

然而战后检讨,众人却众口一词,把战败责任统统都推到率先逃跑的刘伯承头上,说他作战不力——刘帅此役闹情绪、作战不力是事实,但毕竟事出有因(详情后述)。相比之下,在此战中同样无所作为的熊军元老喻培棣、余际唐这两个师长,就更是难辞其咎了。无奈这两个师长,是“九人团”起家的元老,刘伯承无可推托,乃于独扛黑锅之后愤然向指挥此战的但懋辛提出辞职。

不过但懋辛很清楚刘伯承的苦衷,又正值用人之际,坚不肯批准其辞呈。但刘帅经此一番挫折后,对本军已颇为灰心——从未来几十年的戎马征程来看,这家伙不是不能战斗,也不是不肯流血,更不是非得争什么名位,他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足以说服自己为之流血牺牲的理由。

但在这支军队里,他并没有找到这个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102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