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6  

2011-01-29 17:5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泉驿之战

2月19日,刘存厚部也进占绵阳。他上次出逃后,兵力仅余两、三千人,如今虽然也勉强扩充到两个师番号,但战斗力早已今非昔比。所以他在占领了绵阳之后便不再前进,转而经略川陕交界的达县一带。从此,这位川军老首长就在这里与世无争地养老,直到1935年,一支从鄂豫皖千里转战而来的军队抵达这里,才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而此时的成都方面呢,刘成勋眼见难以解围,便任命自宜宾赶来的刘文辉为第九师师长兼成都卫戍司令,将成都城防、兵工厂、造币厂、四门统捐局税收、成都关监督税收等全数交他接收。而交换条件,则是刘文辉出兵将邓锡侯等部隔开,放开东门让刘成勋、熊克武、赖心辉等人带部队撤离成都。

刘文辉既然号称“多宝道人”,在江湖上纵横捭阖的本事自然也是第一流的。这回他就大耍两面派手段,一边给已大占上风的学长、学弟、各山头校友们打招呼,称对陈国栋被撤职一事表示同情,嗣后还参加了“八人同盟”;而另一边呢,他又对境况不利的大邑前辈刘成勋坦称“愿尽力疏解,不能如愿,则力持镇静,唯钧座之命是听”云云……

正一典型的墙头草。

不过在墙头草眼里,升官、发财再加独霸兵工厂的诱惑显然更大。小刘遂答应老刘的要求,出兵隔断成都东门至龙泉驿一带的交战地域,让他们安全撤离。直到守城军队全部撤完,邓锡侯等人才知道煮熟的鸭子,已经被号称是跑来帮忙的刘文辉同学给放飞了。

刘文辉在此战中捡了一个大便宜,独霸了对川局至关重要的成都兵工厂。占据着川南大片盐场,兜里本来就很有钱的刘幺爸,这回抓住了兵工厂,立刻便加班加点生产武器弹药,很快凑足五个步兵团的装备,实力大为膨胀。

 

这场战事,起因说来很简单,只不过是第三军系统的几个军、师、旅长闹了点小矛盾。但随着各方力量的逐次投入,事态不断扩大,最后谁也控制不住场面,遂由小打小闹演变成混战局,全川选手加入,打得一塌糊涂——起初是刘成勋和陈国栋为争夺何金鳌的部队而大打出手,但惹事的何金鳌,最后却跑去投靠了刚从湖北溜回来的杨森!因为何旅长也是弁目队出来的,和杨森、刘湘是老同学嘛!

到1922年2、3月间,随着北方直系力量的不断投入,战局开始渐趋明朗。3月14日,为直系势力所扶植起来的杨森,与同样有着浓厚北方色彩的刘存厚,以及邓锡侯、唐廷牧、陈国栋、陈遐龄、田颂尧、刘斌、彭远耀、刘文辉等人联衔通电讨伐已重新投入孙中山旗下的熊克武,于是这场以偶发事件肇始的战事,遂演变为了又一场南北战争。

此时的南军方面,其主力是熊克武、但懋辛的原一军系统,刘成勋的原三军系统,以及一直支持熊克武的赖心辉部边防军五个混成旅。此外还有川东边防讨贼军总司令石青阳所辖之汤子模师,黔军周西成部(黔军“桐梓系”开山祖师,未来的“贵州王”。袁祖铭定黔后,他不肯服从袁,在黔北一带自行占山为王。后因遭侵黔滇军压迫,才率部从贵州逃出来),湘西部队贺龙部(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贺老总了。1921年底,石青阳奉孙中山之命入川发动革命军队,找到正割据湘西的老朋友陈渠珍帮忙凑股,陈便把在自己手下不怎么听话的贺龙部队转送给石。于是贺老总就参加四川混战来了)等。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6 - 江上苇 - 饮驴于河斋

 (老邓,那次你害我不轻……)

1923年4月初,熊克武、刘成勋、赖心辉等人退出成都后,即分头到遂宁、新津、隆昌集结本军队伍,受熊克武指挥的石青阳也在川东集结边防讨贼军,准备大打。

集结完成后,熊克武即以本军兵分三路反攻成都:余际唐的第六师由简阳经龙泉驿攻成都东门;郑英的第八混成旅由遂宁、三台、中江,进攻驻广汉的田颂尧部;张冲的第二混成旅担任中路主攻。至于历来不喜欢打硬仗的刘成勋,熊克武也只好因人而用,。请他带着第三军绕到相对平静的成都南路去舒活筋骨

成都城里的邓锡侯、陈国栋、陈遐龄等人没有想到熊军来得这么快,仓促出战。陈遐龄因久驻川边,不明熊军深浅,自矜其能,竟亲率所部三个团为中路单挑刘伯承(到底谁是瞎子?);而邓锡侯、陈国栋则分司两翼,与熊军第六师、第二混成旅等部大战于华阳县石板滩。双方打了两天,邓锡侯部先溃,陈遐龄的川边军被打穿插的熊军第二混成旅一部截断后路,几乎全军覆没。

邓锡侯、陈国栋率溃兵退到成都北门,守城的刘文辉见势不妙,又一次变脸,不肯让他们进城。邓、陈只得率残部沿川、陕路北逃,去与田颂尧会合,而陈遐龄则逃回川边雅安。

 

眼见一、三两军大军逼城,识时务的刘文辉便立刻表态中立,把刘成勋此前交给他的兵工厂、税局等全数交还给原主,然后乖乖地带着部队溜回了宜宾。

1923年5月,熊克武在成都通电就任四川讨贼军总司令,所部亦改称讨贼军,但懋辛任讨贼第一军军长。

重占成都后,熊克武立刻派军猛追北逃的邓锡侯、陈国栋、田颂尧等部。第二混成旅再立一功,在绵阳大败新入川的陕甘联军,甘军缴械后自平武退回甘肃,陕军张丹屏部投降,熊军遂克绵阳。

田颂尧随即宣布认输,从此老老实实退出比赛当观众,而首先滋事的邓锡侯、陈国栋两师则因闯祸太大不敢投降,绕道自川北退往重庆与杨森联合。

就在熊克武猛追邓锡侯等部时,占领重庆后的杨森及北军各部也继续西进,威胁成都。在杨军进逼下,熊克武只得将北路追击部队调回,挥军东进,以赖心辉为总指挥,与杨森会战于龙泉驿一带。

双方从5月26日开始交火。战役初期,赖心辉因兵力薄弱,一度弃守石盘铺,退至龙泉山、山泉铺、茶店子一带布防。打到28日下午,赖心辉苦撑不住,电告熊克武要求撤退,熊指示坚决顶住:你蹲山头上都守不住,下来还能有戏?赖则表示,要我死守也行,但得让刘伯承率第二混成旅上来帮忙。

于是当夜二十三点,刘司令就气喘吁吁地带着两个连的先头部队,率先爬上了龙泉山顶。随后该旅各支队也相继到位,山顶守军大为振奋。

第二混成旅来得很是时候。

是夜至次日凌晨,杨军便全线夜袭龙泉山、茶店子、山泉铺等处,但均被已得到增援的守军击退。杨森的侄儿,杨军前敌指挥杨天骅当场阵亡,杨军损失惨重。双方在石盘铺、茶店子、龙泉山一线前后拉锯四天四夜,杨军始终未能打开通往成都的道路。

而讨贼军也趁杨军主力集中于龙泉驿,侧背空虚之机,以余际唐第六师及郑英第八混成旅绕道简阳迂回杨军后路,隔沱江炮轰。杨军前后受敌,乃于5月30日全线溃退两百余里,直至资阳始在北军赵荣华等部五个旅的支援下,建立起新防线。

赖心辉率本部边防军及熊军第六师、第二混成旅等部追至此线,照例先猛攻一阵,吃了点小亏才发现对手已经变为弹药充足,射击准确的北军大部队。

不过川军对射术虽佳,但战术呆板一根筋的北军向来是不大畏惧的——毕竟自护国战争以来,他们还没在北军手里吃过什么像样的苦头呢!

醒悟过来的赖心辉随即变更战术,改以对北军作战有丰富经验的刘伯承,于6月7日拂晓前率第二混成旅的五团兵力实施偷袭(北军素不善夜战。此前宜昌之战中,川军便多次靠夜袭取胜,故刘帅故伎重施)。不善夜战的北军再次全线溃退,旅长宋大霈跣足而逃。败逃中的北军溃兵,渡铜河时又遭第二混成旅第二路刘慕贤部截击,慌乱之下竟将河上浮桥踩断,将士多溺水中,损失颇大。

       讨贼军在资阳击败北军后,再次发力猛追。杨森逃往泸州,北军张允明旅被击溃,马金荣旅惨遭刘伯承围歼,马旅长仅以身免。讨贼军直追到永川境内,才止住脚步——这回堵住他们的,是远比北军有分量的老对手,刚奉吴佩孚命入川的黔军袁祖铭部。
  评论这张
 
阅读(221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