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51  

2010-10-12 19: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宜昌之战

却说当日川军横扫长江南、北两岸后,直薄宜昌城下,鄂军眼看就要不支。但此时吴佩孚的缓兵之计起了作用,在英、美、日三国领事的干涉下,唐式遵同意暂停进攻(此战中,川军漫长而脆弱的补给线一直很成问题。唐二瘟之所以同意停战,一来确实有点怕洋人,不得不略给面子;二来他也想趁此机会补充粮弹,以备后战。但这一拖拉,也使吴佩孚获得了宝贵的时间,得以掉转身来对付川军,最后导致四川耗子这场轰轰烈烈的远征功败垂成。唐二瘟小处精明大处糊涂的决策能力因此深受诟病)。

吴佩孚此时已将湘军完全解决,他遂迅速调集直系张福来的第二十四师第四十七旅,王承斌的第二十三师一部,鄂军孙传芳的第二师之五、六、八三个团,以及豫军赵杰第一混成旅等部队,开往宜昌方向增援。

川军鉴于直军拥有海军优势,乃决定避开长江一线,改从陆路进取:以一部兵力包围宜昌,以牵制正面直军,而暗中则绕出宜昌城后,拟窥沙市取当阳,入襄河撼阳、夏。又另以奇兵一支,进逼郧阳、随、枣一线,拟与退到陕南、川北一带的陈树藩陕军残部联合,夺取武胜关,以切断直军的生命线京汉铁路。

于是宜昌形势暂时缓解,而周边则热火朝天地打起仗来。

宜昌鄂军得到直军支援后,发动反攻,双方激战甚久,川军不支,退往距宜昌五十里外的南沱、朱家坡。此后川军调整部署改重陆路迂回,因此正面仅留下潘正道一军苦撑。

9月11日晨,直鄂军猛攻南沱溪,川军且战且退,南岸部队退到巴东县的西茅坪,北岸部队退到秭归县的新滩。直鄂军得胜后放松警惕,但当夜就遭到川军反攻,二军部队主攻宜昌正面之敌,一军刘伯承部则实施侧击。直鄂军大败,将前几日所恢复的阵地全部丢失,还送给川军一大批军用品。打到13日,直鄂军后续的孙传芳等部队开到,双方又陷入僵持,后勤补给困难的川军不肯拼消耗,遂再次主动后撤。

9月10日,吴佩孚赶到沙市,在第八师师部点将,以张福来为总司令,第八师师长王汝勤为左路司令,鄂军师长卢金山为右路司令。15日晨,他亲乘排水量达950吨的“楚振”号炮舰抵达宜昌——这条950吨的小炮舰,是前清张之洞所置之江防炮舰,在长江里就算是号庞然大物了。

得到战舰支援的直鄂军士气高涨,立向川军展开总攻,但激战六七小时却无甚战果。此战直鄂军方面伤亡团长一人,连排长十余人,士兵四千余人,就数据来看是打得相当惨烈的。

 

川军见宜昌久攻不克,便分出两支奇兵,以蓝文蔚一支偏师为右路,分攻恩施所属各县,因此路直鄂军已退,蓝部不过骚扰而已。

而左路则是一记不折不扣的重拳。此路计划由但懋辛亲率一个师,迂回进攻当阳、荆门,以窥襄、郧,进图武汉。但吴佩孚对此也有所提防,川军进至当阳,便被襄郧镇守使张联升部堵住打了起来,吴佩孚深恐侧后有失,增派一旅人马往援。

宜昌方面川军则趁着吴佩孚分兵,于16日再次发起猛攻,占据了宜昌北面的南津关,西面之安安庙、摩盘山,东面之东山寺等处,俯瞰全城如指掌中。城中直鄂军亦展开于大梁山、小梁山等处,与川军对峙。

9月17日,吴佩孚发动反攻。他以宋大霈部出远安,迂回川军左路;刘铁山部出长阳,迂回川军右路;而他自己则亲率直系王牌第三师和鄂军卢金山、赵荣华两部正面进攻东山寺、安安庙等处川军。双方又是一番苦战,打到最后吴佩孚弹药短缺,率主力退守宝珠山,另以少数部队控制安安庙、东山寺等要点。

9月19日,川军亦等来援军,第二路后续部队自巴东开到。川军再兴反攻,直鄂军拼死抵抗,打到夜里十二时才始消停。

在此后的三四天里,双方继续苦战,然而都不能给对方以决定性的打击。

于是这场仗开始进入相持阶段。

 

这大概是川军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

貌似弱小的他们居然和正处于上升期,而且还掌握了海军舰队的北洋直系主力打了个平手。

这在当时的中国还是绝无仅有的!

吴佩孚所统帅的直系军队,算得上是北洋军历史上的最强者。他本人也堪称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能够熟练运用现代化交通工具进行整体战的中国将领。他利用铁路系统在短时间内调集主力向对手进行短促突击,以及多次以陆海军联合实施登陆作战的战例,都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手笔。

此前的老北洋军就不提了。在新北洋中,段祺瑞找日本人借巨款组建起来的“参战军”,以当时堪称一流的装备,在直皖战争中不过和吴佩孚打了五天。此次湘军占尽了地利人和,也只支撑了十一天。接下来张作霖的奉军,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也只打了五六天,还是只有给吴佩孚痛揍的份。就是奉军侥幸取胜的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直军在冯玉祥倒戈前也是略占上风的——如果吴佩孚不是在此战中输光了老本的话,后来的北伐战争能打成什么样,还很难说。

可这次,川军竟然和亲自上阵的吴佩孚,还有号称直军头号精锐的第三师统统过了招——就这样,也打了三个星期不落下风。

可三个星期后,川军的劣势便渐渐显露出来了。

这个劣势不是体现在战场上,而是体现在后勤补给上。吴佩孚背靠汉阳兵工厂,又有海军控制长江航道,后勤补给便利,无论人力物力财力,都消耗得起。而川军的兵工基地却远在成都,且大部分工业原料还需从长江沿线进口,自长江为直军海军控制后,后勤便立感吃力——要不是孱弱的鄂军开战之初送了不少大礼包,川军早就该撑不住了。

刘湘也很清楚自己的窘况,因此在9月22日直鄂军再次发动反攻后,他便下令各军主动后撤收缩,放弃了宜昌之围。

 

川军因后勤困难主动后撤,这边直鄂军也总算松了一口气——鄂军是因为战斗力太逊,而直军则是因为转战湘鄂间长达一个多月,体力和意志上也已达到了极限。

吴佩孚鉴于北方直奉关系正趋恶化,恐难免一战,而眼前川军死缠烂打的能力之强也远超出他的想象,亦不想再耗下去,遂主动提出和谈。

吴佩孚提出的条件如下:

一、川军由湖北边界,完全撤退;

二、两军派遣负责之代表;

三、和议中双方前线各军,一律不许作战;

四、和议总代表之外,双方高级军官均得列席;

五、和议开始后,双方交换俘虏;

六、会场为宜昌商会。

刘湘则针锋相对地提出四项条件:

一、直军退出宜昌,川军亦退归川境,另订立川鄂联防办法,各守边防;

二、鄂省自治军无械者遣散,有械者改编(因为鄂西自治军是积极支持川军的,所以刘湘也要替他们做个打算);

三、许可川盐在鄂销售(这就是川军大费周章地跑湖北来的主旨了);

四、川省军事善后办法,可与湘省一律待遇。

吴佩孚想要川军免费滚蛋,但刘湘却想要直军先退出宜昌,并恢复湖北的川盐市场(自护国战争以来,川盐原在湖北的市场份额,已多为北洋系所引入的芦盐、淮盐所侵占,导致川省财政收入锐减,故川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双方开价相去甚远,因此一时谈不拢。

 

于是9月底10月初,略作休整后的直鄂军开始西进秭归。川军凭借地利,在各个山头上扼险设防,直鄂军初期进攻不利。

至10月5日,吴佩孚发狠,亲率蜀通、裕川两轮满载部队西上增援。川军终于不敌,于6日晨丢掉长江北岸的秭归县城。6日晚,直鄂军又跨江横扫南岸,巴东川军猝不及防,交火数小时后便弃城而逃,丢掉大批辎重,使本就缺乏补给的川军雪上加霜,直鄂军还抓了五百多俘虏。同日直鄂军又攻占了施南出口要隘野山关,堵住了施南地区通往夔门、巫山的大门。

至此川军已无力再战,各部先后退回四川。川、直双方重新开始和谈,于岁末年头达成三条协议:川军分期全部撤回川境,由鄂军派部队接防;以川鄂省界为两军分界线,边境如发生匪患,由双方派兵会剿;允许川盐运销楚岸,盐税川鄂均分。

川军这次劳师动众的远征,除了为川盐销售(当然还有放不上台面的鸦片贸易)重新打开通道外,别无所获。而吴佩孚虽侥幸取胜,却也掂到了对方的分量。他不肯再招惹这帮不咬人但却缠人的四川耗子,严令各军不许入侵川境,并调孙传芳率鄂军主力第二师移驻宜昌,以防备川军再次东下。

孙传芳从此坐大,成为一方诸侯。

  评论这张
 
阅读(247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