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49  

2010-09-05 19:2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头鸟”战记

 

此时的湖北督军王占元,是北洋第二师师长出身的老军头。

这位王老总有个小毛病,叫做寡人好货,贪得无厌且治军无纪律,在最近的九个月中兵变竟达十余次之多。故湖北人民对之深恶痛疾——偏偏他治理湖北的时间还就特别长。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49 - 江上苇 - 饮驴于河斋

 

1921年初至年中,宜昌、武汉、沙市等地的驻军一再发生兵变,湖北人民终于忍无可忍,遂双管齐下,一面组织旅京的湖北同乡向北洋政府请愿要求撤换王占元;一面却组织以蒋作宾、夏斗寅为首的一群说客跑到长沙为民请命,去要求湖南督军赵恒惕出兵驱王——这就和当年戴戡去云南做的事情差不多了。

向北洋政府请愿的那拨人,可想而知地碰了一鼻子灰——靳云鹏总理很坦诚地告诉大家,论法律王占元这老家伙确实该滚蛋,但论事实我可做不到……这话一点儿也没错,自从“府院之争”后,谁个军阀还拿中央当回事儿啊?

不过不要紧,南下那帮说客们有办法。

他们鼓动湘军将领,说王占元如何如何差劲,不堪一击。只要湖南肯出兵,顶多一个星期一定撵走王老头。到那时候,诸位大英雄饮马长江,手握汉阳兵工厂出产的崭新大枪,蹲在黄鹤楼头横槊赋诗,该是何等快事!北洋系的干涉?这个诸位英雄尽请放心,王占元在北洋系里出了名的人缘差,怎么会有人肯帮他?

老实憨直的湖南人被这帮“九头鸟”说得动了心,于是就一门心思策划起偷袭武昌来。

恰好四川帮的老大哥熊克武这会儿正卸职周游天下,拟经湖北去湖南考察宪政。眼见形势不妙的王占元,便咬牙掏出二十万大洋,外加一百二十万发子弹托他带去长沙,帮忙疏导一下湘鄂关系。可是王督军所托非人,熊克武听说还有这等趁火打劫的好买卖,连和事佬也不肯做了,竟欣然决定入伙和湖南人一块儿干。

于是,湖北这个更不中用的可怜家伙,就这样成了四川、湖南这两个刚从别人拳头底下挣扎出来的小坏蛋,练习杀生的对象。

那可真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啊!

 

1921年的盛夏里,就当赵恒惕在满世界号火车皮,准备把鲁涤平、贺耀组、唐生智、何健这帮兄弟塞进去一声不吭地偷袭武昌的时候,川军也开始了积极动员。

1921年8月,川军第一、二两军联合组建“援鄂”军,初期计划共动员了两个师另四个混成旅的兵力。刘湘出任四川“援鄂军”总司令,以第二师师长唐式遵为第一路总指挥,率第二军主力并附第一军之张冲第二混成旅,沿长江北岸东进(该旅后仍转南岸);但懋辛为副总司令兼第二路总指挥,率第一军主力沿长江南岸东进。

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搞侵略,和云南、贵州那帮天杀的贼强盗有所区别,但懋辛在誓师词中大讲“吾人固主张省自为谋,而省与省之间仍不可忘互助之谊”云云,把这场战争的性质定义为“互助”。四川耗子们还特意将前来求援的湖北人潘正道捧为鄂西总司令,为川军攻宜前驱。

川军计划以主力攻取宜昌,一部兵力进窥荆、襄,待攻宜主力得手后,便直趋沙市,与进至公安、石首的湘军合攻武汉。计划虽然恢弘,但川军的主要目标,其实只是夺取川江上的重要商埠宜昌而已——一来这是四川对外经济活动的命脉所在,占据宜昌可以为本省土产的盐、鸦片、药材等主要出口商品打开销路,以维持军费开支;二来宜昌是川商对外投资的主要聚集地,此前鄂军宜昌兵变中川商损失不小,因此他们也极其希望得到本省军队的保护。

8月17日,川军进攻宜昌所属的巴东县,19日完全占领。鄂西北洋军卢金山、赵荣华等部则因王占元的去职而斗志消极,一触即溃,川军得以长驱直入,乘势又占领秭归。

8月28日,川军各部完成攻宜部署,宜昌城指日可下,形势貌似一片大好——可偏就在这时湘军出了问题。

湘军先于川军发动,于7月28日就急匆匆地下达了总攻击令。王占元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迎战。他以赵恒惕的士官六期同学孙传芳为前敌总指挥抵抗湘军,双方大战于羊楼峒、赵李桥一线。

说来这鄂军的战斗力确实不怎么样,但作为民国初年颇负盛名的军事统帅,士官出身的孙传芳凭借地利,倒也苦撑了八昼夜,直到8月6日才退往蒲圻。他从此便声名鹊起,被吴佩孚所看重。

王占元的部队不堪一击,这一点湖北那帮说客完全说对了,但接下来,可就满不是他们一厢情愿那么回事儿了。

眼见就要垮台的王占元,只得厚着脸皮向北洋娘家那帮当权的小字辈求援。

得到王占元的求援信后,此刻大权在握的直系大将,近几年在内战战场上声名鹊起的吴佩孚,便立刻率军入鄂增援——不过这帮小字辈可没对王大爷安什么好心。

吴佩孚前军第二十五师师长萧耀南,一到武昌便撵走了老督军王占元。王占元被迫离开时,含泪对送行的人说:“我六十多岁的老翁,这次却上了人家的当了。”谁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上了谁的当,赵恒惕,还是吴佩孚?反正他割据多年的鄂省地盘,从此落入了别人的囊中。

8月9日北洋政府任命吴佩孚为两湖巡阅使,湖北人萧耀南为湖北督军,在理论上满足了九头鸟们“鄂人治鄂”的要求——从此湖北就成为直系的势力范围,直到北伐战争。

 

于是,王占元退出后,这场仗便迅即演变为四川、湖南两军与北洋直系主力的较量。一心想捏个软柿子的川、湘,结果却咬上了当时号称天下最强的吴佩孚!

吴佩孚的援鄂计划是:以海军战舰掩护,集中主力迅速南下,首先击溃湘军,然后再回师鄂西迎击川军。以此刻的形势来看,如果湘军能够拖得住北洋军一阵子,那么这场仗还是很有点看头的。

可赵恒惕偏偏优柔寡断。

他得知强悍的吴佩孚已率军南下后,立刻乱了阵脚,顿变得首鼠两端,在战和问题上犹豫不决——既不敢乘胜进攻武汉,又不肯老老实实退出战斗,让直系占这个便宜。结果给吴佩孚抓住机会,在西、南两战线上打了个时间差:8月28日(也就是川军完成攻宜部署的同日),北洋军以军舰七艘,自长江入洞庭湖,直抵联系湘鄂的湖畔重镇岳州。在一顿舰炮轰击之后,以大批部队登陆,迅速占领了只有两个连防守的岳州城,腰斩入鄂湘军生命线湘鄂路。

兵力配置上头重脚轻的入鄂湘军后路被切断,迅即全线溃败。赵恒惕无奈,只得于9月1日亲往岳州城下,与急于要腾出手来对付川军的吴佩孚,签订了屈辱的城下之盟——湖南人这回吃了大亏,不但割让了重镇岳州,赵恒惕本人还险些让老同学孙传芳揍上一顿。

就当吴佩孚在洞庭湖边解决赵恒惕的时候,川军也在宜昌城下发动了攻势。此时宜昌守军仅有赵荣华、宋大霈两混成旅及卢金山第十八师一部,屡吃败仗且士气低落,形势岌岌可危。而吴佩孚的主力尽在岳州,赶到鄂西尚需时日,所以他只得一面派出两条兵舰先往宜昌鼓舞人心,一面大施缓兵之计,请驻宜昌外国领事团出面作停战调停。

 

9月2日,川军第二军两个旅由新滩沿江直逼宜昌城下,同时北路费东明旅、南路潘正道等部也分别从兴山、南沱两方向,向宜昌城发起了攻击。

当晚风雨大作,守城鄂军疏忽大意,未作提防,被川军绕出南津关,占领了宜昌对岸的葛道山。该山壁立江干,形势险峻,川军从此便可以俯瞰全城。

正当川军在葛道山上手忙脚乱地架炮,准备炮击城中目标时,城里的老外们不干了——谁知道这帮四川耗子炮术水准咋样呢?毕竟那年头炮兵打击很不精确,万一偏出几密位,炮弹没长眼睛,可不认识你是不是洋鬼子……于是英、美、法、日各领事便集体出面干涉,强烈反对川军开炮轰城,以免伤及无辜中外居民。川军炮兵无可奈何,只好打住。

但川军的军事进攻仍在继续。

9月4日拂晓4时,以刘伯承为总指挥的川军第一军部队也在长江南岸发起总攻,与鄂军大战于安安庙一带(唐式遵为使本军夺得头功,故以二军主力走北岸主攻宜昌城,而将一军部队排挤到南岸担任助攻)。川军大胜,将长江南岸要隘尽数夺占,败退的鄂军纷纷抢渡长江退往北岸,宜昌城外围尽失,仅剩下一座孤城。

在当日作战中,刘帅大显神威,采用白刃夜袭中央突破的战术,以一个加强团(步兵四营,机枪、炮兵各两连)的兵力全歼鄂军卢金山师张允明旅的段祺澍团(两个营),抓了七百余名俘虏,缴枪六百余支,缴获辎重物品甚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7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