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0  

2010-09-18 10:5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在战场”韩德勤

仗打完刘帅下去视察俘虏。黑压压的俘虏群中就有一军官战战兢兢地出列,跑到刘帅跟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求川军长官千万开恩饶他一命(那年头,胜利者在战场上胡乱枪毙俘虏也是常事,何况还是外省军队)。因为他自称是司务长,所以虽然长得比别人胖点,大家也就没有特别在意——那年头这是个常识,哪家的司务长也比扛枪的小兵们长得壮实些嘛!刘帅随口便道:“你要走就走吧!哪个要杀你嘛!”

可刘帅这回还真是看走眼了,这家伙才不是一般的废物呢!人家也是号颇有名头的民国人物,大号叫做韩德勤,后来当过国军上将兼江苏省主席的。

老韩当天顶着“副团长”的职务在前线指挥(实是中尉连长。他1919年才从保定军校六期步科毕业,才两年军龄而已,这个“副团长”大概只是临时值班,协助团长段祺澍指挥而已),因为跑得慢没过得了长江,就给刘帅逮到了。

打仗输给刘伯承,在内战史上那还真不能算是耻辱,可能从刘伯承手心里从容溜走,却绝对是门了不得的本事。看看土木系的宋瑞珂、黄维、杨伯涛、邱行湘、方靖,顾祝同系的赵锡田、杂牌的米文和、孙殿英这些要么号称能打,要么号称能逃的家伙,一战就玩完,就是缺这门课啊(韩德勤没教过黄埔)!

不过韩德勤虽然侥幸溜掉,但没过几天又跑了回来——保定军校出身的韩德勤,一回头就投到保定生扎堆的熊军当了参谋,后来又调到第一团当副团长,正好和刚抓过他俘虏的刘伯承搭档,尚有余力帮刘补补军语课。

但是和他的铁哥们儿比起来,韩德勤还只能算条小鱼。

因为一同被俘的,还有条更大的鱼儿——未来的国军总长,大名鼎鼎的顾祝同。顾总长也是保定六期步科出身,刚毕业这两年在鄂军中混得连韩德勤都不如,到现在也还只是个小小的中尉连职。那年头,给谁卖命不是卖?他见干北洋军没有前途,也干脆投了川军,在刘帅手下任作战参谋,上下级关系还满不错。

但顾总长在川军中没有久呆,1922年便跳槽去了广东。初在粤军许崇智部任少校参谋,与时任粤军少校营长,未来的“土木系”骨干军长方靖这帮江苏人互称哥们儿。稍后又入黄埔军校任中校战术教官,深得何应钦赏识推介(何总长就是教战术出身),乃逐渐成为蒋校长手下“八大金刚”、“五虎将”中的著名角色。

 

而韩德勤对未来的眼界就大不如顾总长了。

顾总长一再写信劝他去广东,他却愣舍不得在川军中刚开始的前程。搞得顾总长只好一再给老上司刘伯承团长写信,请他务必帮忙劝劝老韩。直到1925年韩德勤才因伤离开川军,最后虽还是听从刘、顾的劝说去了广东,但在发展上已经大大落后。

不过韩德勤虽然打仗不行,但凭着打小就和顾总长同乡兼同学,在保定军校又是同队,在鄂军中一块儿当俘虏,在川军中一块儿混饭吃,而且还拜过把子的交情,后来也混到集团军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了——说来极有意思的是,一辈子都喜欢关照江苏同乡的顾总长,平生却最恼火人家说他有同乡观念……

从个人历史上看,韩主席和共产党人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而且每次出手帮忙都相当的慷慨:

这回因为他只代个副团,所以仅送了刘伯承一个团的装备和粮食弹药,不过这也够缺补给的川军乐呵一阵了;

等到1931年第三次“围剿”的时候,他任五十二师师长,在方石岭、张家背之战中,又把五十二师一个整师送给了朱、彭两位老总——这不算,还额外附赠归他指挥的蒋鼎文第九师的炮兵团一个!

此战中他还是跑不动,于是又给抓了俘虏。韩师长再次施展老本行,装死。但这回冒充的是伙夫——那年头这还是个常识,白匪军中伙夫揩油的机会多,比扛大枪的小兵们长得壮实些,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啊!于是机警的红军战士竟不疑有它,很慷慨地让他骗了三块钱路费,从从容容地走人了。这位未来的韩主席虽然不大会打仗,但凭着自己业务知识的娴熟,和对旧军队黑暗内幕的充分了解,却也能一再脱险。

所谓“兵不重伏”那只是常理,真正的名将帅才不会那么守规矩呢,甭说刘伯承在七亘村数日之内连打鬼子两次埋伏,就是他当年的副团长,一样也办得到嘛!

到1940年秋,当上了江苏省主席的韩德勤胆子又大了起来,竟然敢在江南欺负另一个四川籍元帅陈毅,结果给大将军粟裕在黄桥揍得满地找牙。当时粟大将军手头只有七千兵力,可韩主席却硬是轻松送掉了八十九军等各部一万一千余人,这样的交情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铁”!

可这还没完,到1943年,韩德勤主席干脆让新四军抓了俘虏,直接上门看望老朋友们去了。鉴于他对共产党人长期的友好态度和卓越贡献,对方不肯在他身上多浪费粮食,很快就把他礼送了回去——可他回去后还是照样当江苏省主席,够牛吧?

奇迹还在继续。

到1948年,顾祝同担任国防部参谋总长,于是韩德勤就改任国防部联勤总部副总司令,随即便奉命急运粮食、弹药等物资补充前线——比如说正在淮海战场上大唱“风雪陈官庄”一出的杜聿明、邱清泉、李弥等一帮黄埔生——可从此国军将帅们开玩笑就有了新话题,说咱们的飞机每回都是连共军一块儿给补了,真不愧“联勤”之名(其实还多亏蒋校长知人善任,好歹拉了个土木系的郭忏去当联勤总司令镇着,不然“联勤”的运补飞机恐怕难保)。

唉,看看韩德勤将军光辉的人生履历和他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贡献,一头雾水的我们只能得出两种解释:第一,此君是人中的卢,妨主是客观偶然;第二,他是一位隐蔽得很好的地下同志,妨主是主观必然。

至于哪一条是真的,笔者只能无可奈何地说:这段历史他妈的实在是太深邃了,所以大家不要指望每个问题都会有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21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