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40  

2010-08-07 09: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州帮的三驾马车

 

到1920年末,川军经过一番苦战,终于在这场以争取四川“省格”为名,以谋求地方“独立”为实的混战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熊克武、刘存厚、但懋辛、刘湘们携手将盘踞四川多年的滇、黔军队赶出了自己的地盘,实现了“川人治川”的夙愿。

然而,整个西南的混乱局面,却并未因此而平静下来,反而愈演愈烈。四川的独立,使在财政上已经对其产生极度依赖的滇、黔两省,立刻陷入经济困窘之中——大扩张时代结束了,让人很不愉快的调整期随即到来。

在过去为应付扩张战争而组建起来的庞大军队,现在忽然变成了无所事事的吞金兽,巨额的军费赤字让割据诸侯们痛不欲生。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立刻体现出来,天大的变故即将发生。

现在,野心家们将不得不为此前那一系列过度扩张,为那些征服时代的光荣梦想,付出沉重代价了!

这,将是一个反噬的时代。

这一出反噬大戏说来话长,先得从贵州讲起。

话说此时的“贵州王”刘显世,其祖先原是湖南邵阳的小商贩,后来因跑买卖而落籍贵州兴义(从地理位置上看,兴义刚好位于贵阳、昆明大道的中间点,它的西界即是滇黔省界。所以兴义人一抬腿就能跳进云南,可要走上大半个月才能抵达省府贵阳——这大概就是他们在心理上更亲近云南的原因之一吧?可巧辛亥后主滇的蔡锷,也是个邵阳人,这又为滇黔关系多加了一重乡梓情谊)。其祖父两代时,正值咸丰、同治朝,因为地方不靖,遂大办团练,后以抵御广西盗寇有功,受到朝廷赏识,得了一个三品的道台衔,刘家团防从此便成了兴义一大地方势力。

而当时兴义刘家最大的对手,则是如今黔军统帅王文华的老祖宗兴义王家。后来刘家的老祖宗不知耍了什么花招,杀掉了王家的老祖宗,遂独霸兴义,不过两家也就因此成了仇人。

再后来,刘家又主动与王家和好,连续两代把女儿嫁给王家,于是仇恨消除了,两家又成了亲家——所以这刘显世,算来正是王文华的亲舅父兼叔岳父。

却说刘家发迹前后,兴义府来了位直隶南皮籍的张知府,他在位时无害无能,所以大名不彰——可是他公子倒是个著名角色,那就是清末洋务名臣张之洞。

因为张之洞有这么一段兴义缘分,所以日后他在湖广总督任上大办近代教育时,就招收了不少兴义学生,还送到日本去留学。于是贵州一省,却倒是偏僻的兴义府,最开近代风气之先。

在辛亥年贵州革命党张百麟等人起事前,贵州巡抚沈瑜庆见情况不妙,便在制宪派任可澄等人的怂恿下,招刘显世带徒手兵一营来省城贵阳协助弹压——当时刘家子侄在日本留学者多拜梁启超为老师,所以他和制宪派自然就是一家人了。

刘显世自任为管带(营长),以王文华和袁祖铭为队官(连长),率部出发。不料部队才走到安顺,沈巡抚就被张百麟们撵跑了。

进退两难的刘显世灵机一动,便转而向革命党输诚。而张百麟这帮糊涂的革命党也抱着天下为公,咸与维新的天真想法,请他当了贵州军政府枢密院枢密员兼军事股主任。还给他那支赤手空拳的队伍发放了枪械弹药,编为黔军第四标(团),由刘显世兼任标统(团长)和西路巡防军统领,王文华和袁祖铭也各升一级,当上了管带。

可刘团长并不领情。在此后滇军第一次侵黔之役中,刘显世和制宪派积极配合唐继尧,大家伙儿携手推翻了革命党,并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后来蔡锷受招进京,唐继尧返滇继为云南都督,便将贵州政权交给了铁哥们儿刘显世。正因为大家交情若此,故而在此后的岁月中,刘显世的贵州与唐继尧的云南,在对外军政问题上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同盟关系。

1914年7月,侵黔滇军逐步退出贵州,刘显世遂开始整军经武,以外甥王文华主持建立了一支新式陆军——和那些孱弱不堪的后辈不同,这支黔军曾一度是支相当强悍的武力,甚至可以与当时号称天下最强的滇军媲美。

这支新式陆军的基干就是原兴义团防的老底子第四标,王文华在此基础上扩建了六个团的新黔军,他也因此成为了事实上的新军统帅——新军被称之为贵州陆军,而与之相对的旧军则被称之为巡防军或游击军。

刘显世是老派人物,为人温和而无野心,政治上亦无远略,对新时代的军政事务更是外行,遂将军政大事全权委托给王文华处理。但王文华虽然颇有政治头脑和统驭能力,却也只是个师范生出身,并不太懂军事,亦不能冲锋陷阵,所以他一转手,又把军事指挥权交给了眼睛高度近视的小兄弟袁祖铭。

这个袁祖铭,乃是贵州安龙县人。安龙县与刘、王起家的兴义县,在历史上同属盘江五县地区,所以他和这帮重视乡土关系的兴义人也沾点同乡的边。

袁祖铭早年考入贵州陆军小学(1909年毕业,比何应钦晚一年),但毕业时却因为眼睛近视,没能进入武昌的陆军中学继续深造(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混进陆小的)——所以就更别提什么振武、士官的前程了。

因为学历低,所以老袁毕业后便不能像何应钦、朱绍良那帮洋秀才一般挑三拣四,只好屈尊去投效刘显世办团防。

可巧那年头懂现代军事的人才太稀罕,在贵州这个穷山旮旯里就更是如此,所以刘、王对这个科班出身的军校生格外青睐。再加之他本人也确实争气,勇敢善战,屡立战功,因此一路青云直上,很快成为新黔军中仅次于王文华的二号人物。

就这样,刘显世的祖宗基业,王文华的运筹帷幄,再加上袁祖铭的勇敢善战,就成为了民国初年贵州立省的基础。这三个人,就是民初贵州的三驾马车,一时间大家彼此依赖,少了谁都不行。

 

此后刘显世每升一级,王、袁二人也就依次递升一级:刘显世任贵州国民军司令,王文华就升任团长,袁祖铭则升任营长;刘显世任贵州护军使,王文华就升任东路军司令,袁祖铭则升任团长;刘显世任贵州督军兼省长,王文华就升任贵州省陆军总司令,袁祖铭则升任纵队司令和前敌总指挥。

这是一段蜜月期,但时间不长,三个人的关系很快就出现了裂痕。

因为他们虽不得不暂时相互依赖,但其政治理想却相去甚远,甚至常常彼此矛盾。

刘显世是典型的旧式封建人物,一个到处和稀泥的老好人,一心只想着保境安民,也不大敢招惹是非;王文华则偷偷加入了国民党,还跑去拜见过孙中山,很有政治手腕和眼光,怀天下志;而袁祖铭则唯利是图,鼠目寸光,军略之外一无所长,是个典型的乡巴佬式地方军阀。

王文华的原配夫人,本是刘显世的侄女儿。但在王当总司令时,刘夫人因为和王新娶的小妾段氏不睦,打翻了醋坛子,于是一怒之下就使出一泼二闹三上吊的绝招,要服毒自杀。可没想到弄巧成拙,吞下去的耗子药竟然是正品,结果不幸仙逝——这就使得刘显世与王文华之间产生了第一道裂痕。

在护国战争中,亲近于孙中山的王文华,是贵州实力派人物中最积极主张反袁的。而黔军在湘西、四川所取得的辉煌胜利,也大多要归功于他的运筹帷幄。因而护国之役后,尤其是在戴戡死后,他凭着在黔军中的崇高威望,成为仅次于刘显世的第二号人物,并渐渐开始有了功高震主的倾向。

这就使得刘显世不得不多方提防于他。他一方面让王文华统率黔军主力入川,希望老朋友唐继尧能够给他这位惹不起的外甥,在四川找块地盘呆着,最好当个重庆镇守使或是四川督军啥的,可别再回贵州来给他添麻烦;另一方面他又任命其兄刘显潜为贵州游击总司令,企图以旧军为基础另组建一支军队,以与王文华的贵州陆军保持实力上的均势。

这就是刘、王之间的第二道裂痕。

说来这刘显世虽然猜忌王文华,但对这个外甥也还不算辣手。如果王文华在四川发展得不错,稳稳当当地当好了计划中的重庆镇守使甚至是四川督军,那么大家还可以相安无事——可这回黔军不是在四川呆不下去了么,那又会怎么样呢?

咱们马上就能看到结果。

 

就如刘显世对王文华一样,王文华和袁祖铭之间,也是一种既要使用,又要提防的尴尬关系。

袁祖铭是个有野心而无远见的人,他日后对下属的教诲就是:“有奶便是娘!”其人品性大可以想见。

在四川护法战争中,王文华坐镇后方,派袁祖铭以纵队司令的名义指挥驻川黔军。在熊克武入主成都后,川、滇、黔三军在成都会商善后事宜,一直嫌官小的袁祖铭便授意手下将佐人等向刘显世、王文华发电要挟,称川、滇两军与会将领的职务都很高,唯独黔军只是个纵队司令,有失本省颜面,故要求提升袁祖铭为黔军副总司令。

因为正是用人之际,刘显世只得对袁祖铭的要挟打个折扣来满足,勉强发表他为贵州陆军第二师师长——王文华原是第一师师长,刘显世这个任命,就是让袁祖铭与王文华平起平坐了。这当然也是刘削弱王文华在军中影响的手段之一。

但刘显世没料到的是,王文华对此反应竟极为强烈:他以袁祖铭企图将部队拉到陕西另谋发展为借口,亲赴重庆将袁祖铭调回贵州任督军署总参议,又将袁的第二师部队并入第一师,从而剥夺了其军事指挥权——作为惩罚,还责成袁祖铭赔偿了虚报的八万元军费。

袁祖铭在川战中立了战功,却因为耍小聪明而丢掉军权,颜面尽失,从此便对刘、王不满。但更让他不满的,则是王文华着意培养新人,大有取他而代之趋势。

所谓新人,就是前述刘公子在日本挖回来的何应钦、朱绍良这帮士官生了。这几个愣头青一到贵州,连杀生还没学会,王文华便将其安置到团长、讲武堂堂长、教育长、参谋长等重要职位上,还把妹子王文湘嫁给了何应钦——也难怪老资格的袁祖铭要妒嫉这帮一步登天的士官生呢!

 

这回“倒熊”之战爆发后,川东黔军一度吃紧。中看不中用的士官生朱绍良们给刘湘、余际唐这帮恶神吓得成天哇哇乱叫,王文华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又逮着袁祖铭上了战场。但等刘湘、余际唐一退,王又把袁置之闲职。对这一作为,袁本人大是不满自不必提,就是前线的黔军将士也多有怨言。

所以尽管王文华亲驻四川指挥,可是驻川黔军将士并不肯卖力气,在川东战线上很不出彩。

唐继尧对黔军的出工不出力相当不满,为加强对黔军的控制,他密电刘显世,以王文华只是个师范出身,不习军事难当大任为由,非要刘显世用滇系将领韩凤楼替换他——当年唐继尧任贵州都督时,韩曾主持过贵州讲武堂,在黔军中颇有资望,确是取代王文华的上佳人选。

可唐继尧低估了王文华在贵州的潜在势力——连接收这封电报的译电员,也是王文华的人。

于是就当刘显世在贵阳拜读唐继尧的抱怨与要求时,一份同样内容的电报,也正放在重庆王文华的办公桌上……而且王文华还听说,刘显世虽然没有同意,却也没有即刻拒绝。

王文华大怒,他立刻联系上同样牢骚满腹的滇军将领顾品珍,双方一拍即合,最后决定这仗不打了,大家各自撤军回省,以开创西南新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98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