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44  

2010-08-17 22:0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天王”下课

       黔军总共五个旅,眼下这第一、第二、第四、第五旅都表态参加群殴了,那个第三旅又在干嘛呢?

第三旅也没闲着。该旅长胡瑛原是个云南人——和卢焘一样,这位也是当年随滇军侵黔而来的,所以在贵州既无根基,亦无感情。他前一段正在研究要不要跟着当年的老上司唐继尧反攻云南,所以没闲工夫去关心贵州的事儿。

这唐继尧不是“云南王”吗,他反攻自己的老窝云南,这个,这个……这又该算是哪一出啊?

慢慢道来。

前面不是说到顾品珍率驻川滇军主力退回云南了么?事情就着落在这个顾品珍身上。

虽说回到云南,但顾品珍却更加忐忑不安。因为在川滇之战中,他所部损兵折将一溃千里不说,还丢掉了对云南财政收入至关重要的川南盐产区以及通往长江流域的贸易通道。另他在川期间,还曾一而再,再而三地通电反对唐继尧的扩张政策,因此他估计唐继尧在盛怒之下,断难放过他。

而一向在他和唐继尧中间起缓冲作用的老好人赵又新,又在此战中战死,再无一个人可以居间调和。虽说顾品珍和唐继尧还有一层老同学加把兄弟关系,但士官同学中被唐继尧杀害的也不下十几人了,所以这关系也说不上有多可靠。

顾品珍实在不能不为自己的脑袋担忧一番——眼前最好的办法,似莫过于同王文华约定的那样,干脆造反!

滇军中对唐继尧有怨言的,还远不止顾品珍一人。

如顾品珍手下的滇军猛将金汉鼎,就在他的回忆文章中记叙了唐继尧岳父袁仲甫的两段抱怨之辞。

其一:“大小女是督军的太太,因参谋长庾恩旸之妻钱秀芬打扮得花枝招展,满头香水,常与督军一块玩(大概不是喝杯普洱茶,吃个气锅鸡,谈谈人生观这么简单),大小女规劝(在其位,谋其事,劝得很有道理),反被一脚踢在小腹(薄言往愬,逢彼之怒),病了很久,不治死了(唐继尧这个万恶的陈世美啊)。”

其二:“督军有两乘小轿,玲珑精致,每到下班后,来到院子里,喊声‘五佛捧寿来’,几个姨太太就一起出来,二人抬轿,其余前导后扶,打圈子走,他坐在轿上大笑不止。”

金汉鼎对此的评价是:“唐之荒淫嬉戏,败德秽行,出自其泰山之口,皆不是别人虚构,其不败亡,尚复何待。”

这里值得八卦一下的是这位庾恩旸。

此公是唐继尧士官六期同学,云南墨江人,曾任唐的参谋长。但1918年在贵州毕节,年仅三十五岁庾参谋长却稀里糊涂地被人刺杀。从唐继尧与其遗孀日后的交情来看,这桩刺杀案的性质大是可疑。

不过考证桃色疑案不是本文之重,咱们仅需陈述事实。据说庾恩旸殁后,唐督军大为惋惜(从此唐门闺中多事,安得不惜),故对庾恩旸的弟弟庾恩锡格外看顾。小庾先生遂借机大做土产烟草生意,在1922年开办了云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为了纪念他那位参加了辛亥年“重九起义”的亡故兄长,他就将香烟的品牌定名为“大重九”……

这还没完,这位小庾老先生,日后又去了台湾,留下个著名的孙子,就叫做庾澄庆……

任何历史事件,都存在现时影响,它也许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你肯花上一点点工夫去发掘。

 

然而个人的淫靡堕落,以士官同学为核心的军官团的离心离德,这些都只是问题的表皮。导致矛盾激化的深层原因,实则是川战失败,给滇省所带来的巨大财政危机。

如前所说,云南方面一向要依靠四川的财富来供养自己庞大的军队,因此滇军退出四川后,云南在军费开支上便立刻捉襟见肘。唐继尧此前大扩军的后遗症便显现无遗,一时间滇军竟积欠军饷九百余万元之多。

巨额的赤字,使云南经济面临着崩溃危机。

急得抓耳挠腮的唐继尧只好找美国人商量,准备以云南采矿权为交换,换取经济援助,但立即遭到省内外各界的反对,他遂只得打住不提。

于是唐蓂帅只好采取最得罪人的办法:那就是大规模地缩编军队。

以原驻川滇军为例,唐继尧将原第一军部队缩编为第一混成旅,以耿金锡为旅长;原第二军部队缩编为第二混成旅,以金汉鼎为旅长;而原第三、第四两混成旅也缩编为团。这样一来,一大批旅团长或被降职或成为光杆司令——而失去了军权,就意味着失去了地位、财富,这些失意军官当然不满意。

 

这次缩编在军队中引起了极大的反感情绪——对于一支没有理想的军阀部队而言,金钱、权位、女色这些最现实的世俗利益,就是军阀向他的将士交换忠诚和勇敢的代价。

而这样的筹码,他只能通过不断地打胜仗来获得。

可一旦他走背时运打了败仗,无法兑现许诺给将士们的利益时,他的军队就会人心离散,土崩瓦解。所以深谙此理的吴佩孚后来才会感叹说:打胜仗的时候,靠不住的人也靠得住;打败仗的时候,靠得住的人也靠不住。

能胜不能败,能上不能下,能扩张不能收敛,这是一切没有理想的军阀部队与生俱来的痼疾,滇军自也不能例外。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赋予这支军队一个伟大而崇高的理想,让丘八爷们心甘情愿不计报酬地为之流血牺牲——于是那些在南墙上碰得鼻青脸肿的聪明人,就开始不断寻找这劳什子,甚至肯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然而那又是个混沌迷糊的时代,所以那些大义凛然却又可怜兮兮的老头子只好东渡西游,刻舟求剑、按图索骥、买椟还珠、异想天开地寻觅,结果他们找来了千奇百怪的东西,既有癞蛤蟆也有仙灵草……

然而我们没理由不尊重他们,即便是那些失败者——至少他们也证明了,若干种理想和主张是根本不符合我天朝具体国情的。

就这样,普遍理想的缺失,导致了思维与利益的分歧,进而造成军阀统治成本的剧增;而征服战争的失败,又使得他融资无路,支付无门。

所以他只好裁员,然而裁员也并不容易,那会得罪很多人。

 

于是以财政危机为导火索,以政治黑暗、道德败坏为大义口实,滇军军官团的反唐情绪一时高涨。

但首先起事反唐的,还不是顾品珍,而是第八军军长叶荃。

话说这叶荃从陕西撤到四川后,便把部队交给赵又新,自己回到云南休养。后来滇军自龙泉驿溃退时,他又先期电赵又新把留川部队招回了云南。因此大败之余,他的部队还保持有相当的实力。

1920年12月中旬,叶荃召手下两个旅长到寻甸密谋造反,打算偷袭昆明,取唐继尧而代之。孰料遇人不淑,会后便有一个旅长跑去向唐继尧告密,使叶荃的偷袭计划落空。唐继尧出兵弹压,两军战于杨林板桥。叶荃兵弱,于2月5日败走澄江,被俘的叶军军官多被唐军就地处决。

随后唐军追击,叶荃在澄江打了一天,又吃败仗,只得再退晋宁、昆阳、玉溪,唐军一路紧追不舍。

就在唐军被败退的叶荃越引越远之时,顾品珍也出场了。他以附从他的杨蓁为前锋,急袭昆明,于2月7日进抵昆明城郊的杨林。

杨蓁抵达杨林后,连夜给唐继尧打电话,告诉他顾品珍已亲率第一、二两混成旅逼近省城(虚张声势而已,这会儿金汉鼎旅长的部队才刚从昭通出发,要到除夕后才能赶到昆明)。唐继尧急叫杨蓁劝阻顾军,杨蓁在电话里一边偷笑,一边忽悠唐说自己人马太少,阻挡不住。

唐继尧手里掌握的兵力本就不多,这会儿又多一半分去追叶荃了,昆明城中只有龙云统带的佽飞军大队(规模相当于一个团),和驻巫家坝(就是现在昆明机场所在地了)、北校场等处的骑、炮、工兵、机枪等直属大队、讲武堂学生以及省防军一个营。

他琢磨着这点兵力决不是顾品珍手下久经战阵的驻川部队之对手,只好放弃昆明,于1921年2月8日逃往蒙自。

这一天,刚好是农历大年初一。

 

顾品珍等人也以唐继尧是老同学,老上司,不为已甚,放他从容而去。

2月9日,顾品珍在昆明宣布接任滇军总司令职务,还蛮不好意思地通电申明:“唐公暨葵赓司令(即唐继尧的兄弟唐继虞,江湖人称“唐三瞎子”,曾在上海因贩卖鸦片被通缉。时任靖国联军总参谋长,昆明卫戍司令),联翩高蹈,挽留不及(那两位这会儿可正喘着气庆幸没被你挽留住呢),甚为歉然。业派专员驰赴河口祖饯欢送,以表寸心。”

唐继尧逃到蒙自后,本还想收集旧部,卷土重来。但此时顾军主力金汉鼎等部均已抵达昆明,顾乃派唐淮源团出屯开远,以阻止拥唐部队向蒙自集中,并派士绅代表前往蒙自劝说唐继尧放弃野心,出国游历。

为了让唐继尧走得快些,代表们还特地送上十万大洋作为路费。唐无可奈何,只好携款循滇越铁路,自河口入越南,再经东京、海防辗转前往香港。一路上骂骂咧咧,见人即道:“不扑此獠,誓不为人!”

至此,顾品珍取代唐继尧,成为云南的新主人。可是,顾品珍虽然推翻了唐继尧,但他同样没有找到解决云南财政困难的办法——而且,他所面对的困难比唐继尧还要大。 

如前所言,云南所面对的危机,决不是简单的统治者个人道德问题,而是严重经济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政治军事危机。

唐继尧的失败,固有他个人生活糜烂腐朽和政治黑暗因素在内,但更根本的,还是他无法化解巨额的财政赤字——他养不活如此庞大的军队,于是这群饥饿的猛兽就吞噬了自己的主人。

可糟糕的是,新主人同样也养不活他们。

而且对顾品珍更为不利的是,在反唐之役中,他为了在军中笼络人心,许下了太多无法兑现的承诺。这就使得他在继任“云南王”后,非但更不敢提起缩编军队这个话题,还不得不对一帮有功之臣加官进爵以示酬庸——于是旅、团长们又多了起来。

于是,这个新生的云南军政府,在财政危机上依然一筹莫展。但它偏又不肯忍受无所作为的恶名,于是只好以唐继尧时代过于纵容绥靖,导致云南遍地皆匪为由,决心拿倒霉的土匪们开刀,连已经收编的也不放过,以换取政绩人心。

从1921年暮春起,云南便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剿匪运动。唐继尧时代收编的几个著名的土匪头子中,杨天福被杀,吴学显等人被逼反水重新为匪,于是云南的匪患反而愈剿愈烈。

而要命的军费问题,民生问题也同样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那些曾经以为推翻一个土霸王就能赢得天下太平的人们,现在不得不反思:到底是唐继尧错了,还是顾品珍错了?是唐继尧不行,还是顾品珍不行?最后,一个很不利于顾品珍的结论出来了:顾品珍并不比唐继尧更好!

那是个到处造反的年代,但造反容易,收拾一个烂摊子却很难。唐继尧做不到的,顾品珍也同样做不到。

       本已经死硬了的唐继尧,因此得以咸鱼翻身。
  评论这张
 
阅读(85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