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42  

2010-08-11 21:1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义帮”的崩溃

1920年11月初,谷正伦派警卫营长孙剑峰先行抵达贵阳,与兴义帮驸马爷何应钦密谋政变事宜。何总长虽然一辈子谨小慎微,但这回既然是手握全省军权的二舅爷请他帮忙,他也就大着胆子应承了下来——何总长一辈子都是当小媳妇的料,只有这次造反轰轰烈烈,可惜也只是因人成事。

11月8日,云南唐继尧和贵州刘显世联名通电,决定对外归部队“实行裁汰改编”。谷正伦、何应钦认为时机紧迫,遂立刻决定发动政变。

11月10 日夜,孙剑峰即在何应钦的配合下,将忠于刘显世,急匆匆地从湘西赶回来“勤王”的游击军王华裔军大部解决(驻马棚街的一连被击溃,张三元、凌国先两营被缴械),王华裔只得率少数残部逃回湘西的老根据地。

在解决了王华裔的游击军后,贵阳城已牢牢掌握在新军实力派的手中。

得到了谷正伦授意的孙剑峰肆无忌惮,随即包围了前述文官人等的住宅,捕杀了刘显世的幕后军师,时任贵州中国银行行长的熊范舆,以及任贵州耆老会会长的郭重光这两人。黑名单上的其他人运气稍好:何麟书本人闻警逃走,但其子侄三人却被杀害,仅丁宜中、陈廷策两人侥幸逃脱。

因这次政变发生在民国九年,所以被贵州人称之为“民九政变”。

 

刘显世震惊了,他虽然也料到王文华会有小动作,但却没想到这帮乱臣居然会真的大开杀戒!

伤透了心的他不愿意给外甥当傀儡,便于11月13日宣布解除靖国军副总司令和贵州省长职务,率卫队出逃老家兴义,后又投奔云南唐继尧而去。贵州军政大权从此落入王文华系统,因他本人在外,暂由卢焘代行(何、孙等人先是推老资格的任可澄为省长,卢焘为黔军总司令,但两人都不肯干,任可澄干脆逃亡回了安顺老家。何、孙无奈,只得把哭笑不得的卢焘强拉出来暂代几天省长)。

这个无法无天的谷正伦,在贵阳杀人放火,还撵走了并无恶名的刘老帅,也是有小算盘的:如此一来,王文华就背上了忘恩负义的黑锅,无颜回贵州主政;而黔省名义上的军政长官卢焘又是外省人,不孚众望,手握实权的自己就可以借机出头。

可王文华何等聪明,焉能看不出这其中的门道?当他在上海听说谷正伦的所为后,即对人叹息道:“他们是要我回不去了。”可话虽如此,他其实并不很担心。他相信凭着自己的威望,只要一回到贵州就可以挽回大局——谷正伦之辈杀人放火所造成的后果,不过是让他在上海多呆上一小段而已。

上海有的是好烟好酒好风月,多呆几个月又有什么问题呢?王文华觉得很坦然。

可他没想到,一个刺杀阴谋正向他袭来。

下手的是张彭年和何厚光。

袁祖铭走后,张、何两位英雄胆色豪壮,决定对王文华以牙还牙,也搞暗杀。当时流落上海滩的黔军旧军官甚多,且多不满于王文华,张、彭两人遂在其中物色了一位化名“贺永安”的刺客。而王文华自己太有规律的作息,也给这次暗杀帮了大忙——他摆脱不了烟、嫖、赌这点腐朽堕落的嗜好,所以时常去著名的“一品香”旅馆消遣,间或和心腹谋士双清下下棋。

这样一来,“贺永安”就有了一个守株待兔的好机会。

1921年3月16日下午,王文华乘车前往“一品香”,刚在旅馆门口下车,便遭躲在房间内的刺客狙击,左肋中一弹。王文华负痛,急欲从车尾绕到汽车外侧躲避时,腰间又中一弹,随后又再中一弹,就此丧命。而刺客“贺永安”则趁乱从旅馆后门成功逃走,毫发无损。

于是贵州未来的命运,就在这个小人物一次偶然的成功狙击中,被残酷地改变了。王文华未必是一个好的统治者,但一个天下大乱的贵州,对人民而言,却必定更加糟糕。

贵州随后十余年的战乱,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却说袁祖铭逃到北京后,最初发展得很不如意。

他虽经前四川盐运使张英华介绍,先后与北洋政府的财政总长潘复及国务总理靳云鹏搭上了关系——但起初北洋政府严重低估了他的价值,不太愿意搭理他。

然而就在王文华在上海被刺的同时,袁祖铭也经历了一次暗杀,但被他侥幸逃脱。正是这两场成败迥异的刺杀,使袁祖铭的北漂生涯出现了转机。王文华之死,使贵州权力出现真空,从而成为南北之争的焦点。而袁祖铭的被刺,则正好向北洋证明了他的价值——一个有资格被刺杀的前军队首长,多少还是有些分量的吧?

因此北洋打算趁贵州政局混乱赌上一把:资助袁祖铭回黔夺取政权,以牵制南方的反对势力,同时在不服“王化”的西南腹地打进一颗钉子。

事实上北洋系赌这一把花费极其低廉,许给袁祖铭的不过区区三十万大洋(就这袁还是打了个八折才领到手的),另加从天津意大利洋行买来的三千支步枪,以及借与部分北洋军助战的承诺。

袁祖铭就这样扛着北洋给的大洋和步枪,启程南下。

他第一站先到武昌,和张彭年拿着靳云鹏的介绍信去见了湖北督军王占元,领到了北洋系允诺的一个补充旅的部队,并在小朝街成立了“定黔军”总指挥部——此时已是1921年春。

十年前,武昌首义诸烈士正是在此被捕遇害的。

然而十年过去,唯见岁月悠忽,国难未已,伟大的理想却已成空谈。

造化是多么的爱作弄人啊!

 

就当袁祖铭组建“定黔军”之际,王文华的大哥王伯群,也捧着孙中山颁发的省长委任状到贵州上任去了——王文华遇刺前曾派此公南下广州联系孙中山。故当他死后,一如北方押宝于袁祖铭,南方也立即选中这位老兄作为自己的代理人。

王伯群的到来,使得原本就危机四伏的贵州政局,立刻掀起天大波澜。

时任黔军总司令的卢焘,本是个广西人,云南讲武堂出身,原属滇军系统。辛亥后他随唐继尧的滇军侵黔,后便留在贵州协助刘显世、王文华创建贵州陆军。所以他虽然也算新黔军建军的元老,但因既不是贵州籍,又不是兴义帮,故而在非常讲究乡土关系的黔军部队中缺乏根基——这也正是王文华放心让他代理总司令的原因。王文华死后,他手下那些飞扬跋扈的旅长们自不拿他当回事儿,仅仅保持着表面上的敷衍。

故王伯群一来,黔军便立刻分裂为两派。

一派是拥王派。以第一旅旅长窦居仁、第五旅旅长何应钦为首。这两人中,窦居仁是王伯群兄弟的老同乡,私人关系良好,而何应钦则是王伯群的妹夫,他们自然支持王伯群主黔。

但这一派有一个要命的弱点,就是军事实力不强。

窦居仁的第一旅虽然是有实力的老部队,但窦个人庸碌无能,威信不高,带不动部队。而少壮派何应钦呢,他能力相对较强,同时又是王伯群的妹夫,忠诚度也可靠。但这位未来的何总长,这会儿虽同时兼任着黔军代参谋长、第五旅旅长、少年贵州会会长、讲武堂堂长等一系列要职,貌似位高权重,但职务一多,反倒没有了重点——尤其是他的基本力量第五旅,其下属的第七团是新由游击队改编来的,实力很弱,又远在毕节,而且一向不大听话;第八团也是新部队,只有两个营,器械少而粗劣。而讲武堂虽是军事教育机构,却几乎没有武器,更谈不上什么战斗力。

 

另一派,则以何总长的士官老同学,第二旅旅长谷正伦、第四旅旅长张春圃为首。这一派所辖的两个旅都比较有战斗力,他们企图推举安顺人谷正伦主持贵州军政。

谷正伦此时正率部驻扎在桂北。

这位未来的谷上将好好的黔军不干,跑到广西去干什么?唉,还是搞侵略来着。先前孙剑峰、何应钦不是在民九贵阳政变中搞垮了赶回来“勤王”的游击军王华裔部么?王华裔从贵阳侥幸逃脱后,便带着残部退到老根据地湘西洪江一带。

但不久李烈钧又带着驻粤滇军从重庆败逃下来,可不巧他也看上了湘西。于是实力弱小的王华裔只得让出地盘,所部由王天培带领逃往黔桂边境,被陆荣廷收编。

正好此时粤桂之间关系紧张,随后就爆发了战争。

此战中,陆荣廷那支老迈不堪的旧桂军被陈炯明统率的粤军打得满地找牙,从此旧桂系便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给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们的新桂系腾出了上升的空间。

眼见陆荣廷被广东人欺负得手足无措,捉襟见肘,当时主政贵州的卢焘便趁火打劫,以讨伐叛将为借口,遣谷正伦,胡瑛两旅侵入桂北——卢焘本是广西人,所以他对广西的兴趣可就比贵州大多了,因此竟一下拨出五分之二的主力部队去经营无关大局的桂北。

孰料谷正伦出兵桂北后,虽在军事上大胜,将王天培部收编,但庚即便宣布就任南方孙中山任命之“中央直辖黔军总司令”,渐成独树一帜之势。

新黔军之分裂,自此而始。

 

王、谷两派的明争暗斗,剑拔弩张,给了北洋卵翼下的袁祖铭以可乘之机。

此前虽得到北洋的支持,但袁祖铭要回贵州,却还有一个大麻烦。因湖北到贵州并不接壤,他要带兵回去,就必须需借道四川或湖南——可此时四川的熊克武和湖南的赵恒惕,都正打着“联省自治”的招牌,与北洋政府明里暗里对抗着呢!这两家怎么会同意在自己的腹背上,让北洋系打进这么一颗钉子呢?故袁祖铭无路可走,只好又打道回京想办法,这一拖,就是半年。

到1921年夏秋之间,情况变化了,吴佩孚指挥下的北洋军,在岳州和鄂西先后击败了企图染指湖北的湘、川两军。湖南赵恒惕和四川熊克武经此打击后,暂时无力干涉袁祖铭的活动,他遂得机跑到湘西打出“定黔军”旗号,积极准备反攻贵州——为了表示支持,吴佩孚还额外送了他六千支汉阳造步枪。

卢焘得到消息后,便派出窦居仁率第一旅前往黔东铜仁堵截袁祖铭。窦居仁趁机将王伯群接到驻地,准备拥立他为省长。

但王伯群这厮和乃弟的本事可就差得远了。王文华从重庆卷走的那五十万大洋,此刻全在王伯群手里,可他却一分钱也不肯拿出来花销。穷疯了的将士们,自也不肯为他卖命。

与此同时,袁祖铭却在施展百般手段拉拢窦部骨干军官——王文华在世时,威望手腕俱高,袁祖铭只能甘当老二。可王文华一死,眼前的黔军中便无一人可与他比威望。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个貌似庞然大物的北洋政府在支持呢!

于是窦旅长手下的小团长们纷纷表示愿拥袁“定黔”。窦旅长眼见众叛亲离,只得把部队交给部下团长胡刚,自己便陪着王伯群逃到上海做寓公去了。

因窦旅倒戈,袁祖铭轻轻松松便占领了黔东的玉屏、铜仁、镇远等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8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