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0  

2010-07-09 07:3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讲实干的“九人团”在四川握有实权,但在国民党内却因与中山先生关系疏远,屡遭排挤。讲政治的“实业团”则正好相反,他们在四川势力微薄,但凭着朝中有人的优势,在党内颇有地位,因此每每能给熊克武难堪。

只要看看杨沧白当上四川省长后,都找中山先生要了些什么人来帮忙,咱们就大概知道这个“实业团”的分量了。

杨省长一开口,就要朱执信(孙中山手下第一流的政治思想家,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之一)来当省府秘书长,向楚来当政务厅长(向楚以前也在重庆府中学堂,教国文。那个专讲晦涩难懂的龚定庵文章的家伙,就是他)。

如果说这两位的名头我们如今还不太熟的话,那么接下来两位在近代史上的江湖名头可就如雷贯耳了——财政厅长杨省长要了广东惠州人廖仲恺。警务处长还要厉害些,他竟然要了浙江奉化人蒋中正(不过他此刻还只是个初露头角的小人物,杨沧白能点名要人就算很抬举他了)……

估计杨省长这通要人的电报,也把中山先生吓了一跳。不过谁叫这“实业团”就是孙先生的宠儿呢?虽然很有点心疼,但最后中山先生还是大体满足了杨省长的要求——他扣下了朱执信,许了向楚和廖仲恺两位,另外把浙江人蒋中正换成了四川人张群。

据说把蒋换张的缘故,是因以但懋辛为首的一帮东斌系干部大讲蒋校长的坏话,说这个浙江人品德不好,不能用。于是熊遂电中山先生反对,最后调换了一个和但懋辛私人关系不错的四川人张群了事——为这个,张群入川后干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借了两千块钱寄给落选的蒋校长,算是补偿兼表歉意。所以转头到了1925年,蒋校长和汪精卫在广州请熊克武吃“鸿门宴”时,校长就扮演了范增的脚色,坚决要求杀熊……

这一段,就是张群那两千块钱的债主王子骞,从蒋校长的虎门大狱出来后的追述及结论。不过同样关了虎门大狱的余际唐则立刻在旁边纠正道:“蒋介石要谋害锦公(熊克武,字锦帆),权力之争应该是主要原因。”

前说未必无因,但后说大概才更符合历史的逻辑吧?

却说当时廖仲恺先生,受命之后便启程前往四川,可才走到宜昌,便又满肚子不高兴地打道回府了。

原来,熊克武麾下的将领们居然又通电反对他入川!于是,这就成了杨沧白后来倒熊的重要口实:这厮居然敢反对中山先生!

这条罪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了熊克武好几十年。

可没奈何熊克武先生去世得晚——有抽鸦片嗜好的杨沧白先生,于1942年便早早去世,名字化作了重庆城的路牌。而身体健康的熊克武先生则活到了1970年。对于那些生命历程跨越了三个朝代的人物来说,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段人生啊——更重要的是,长寿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也有足够的自由去争辩这一点。

据他老人家回忆,阻廖一事,并非如杨所言,乃是如此这般:“因为杨、谢这一方面有人不赞同,而原财政厅长刘公潜又是他们团体的核心人物,不愿意把财政权交给外人,既不便自己人出面反对,也不好说我反对,就捏造说熊部将领反对。其实,我们为什么要为别人充炮手呢?道理是很简单的。”

 

不但国民党有矛盾,川军在整体上也有矛盾。

1918年10月,熊克武鉴于财政困难,召开四川整军会议,决定全川部队一律以有无快枪装备为标准,加以裁汰缩编。

最后川军被缩编为八个师——川军从清末的一个师,到尹昌衡时代的五个师,再到陈宦时代的三个师(两师两混成旅,约相当于三个师),再到熊克武时代的八个师;军费则从1911年的六百一十万元,到1916年的六百零二万四千零七十八元,再到1920年的一千零三十万元;部队编成则从第十七镇时代的一万余人总兵力中,步兵仅有六千人,而骑、炮各一团,工、辎各一营,特科占到近四成比例的齐全配置,到许多部队虽号称“混成”,却全军都是步兵,连刺刀都配不齐的地步……

从军队数量、质量与政局变化的关系中,我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分裂与统一的差异,看到战乱与太平的缘由,看到这个古老的帝国从旧时代走向新时代的苦难历程。

整编后的川军各部如下:

第一师,师长但懋辛,驻防成都(国民党,九人团。熊克武的忠实助手);

第二师,师长刘湘,驻防合川(旧川军);

第三师,师长向传义,驻防德阳(国民党,暂属熊克武。但在九人团与实业团之间摇摆不定);

第四师,师长刘成勋,驻防新津(旧川军);

第五师,师长吕超,驻防绵阳(国民党,政治立场同向传义,但比向传义晃悠得更厉害);

第六师,师长石青阳,驻防顺庆(国民党,坚定的实业团);

第七师,师长颜德基,驻防绥定(国民党,不坚定的实业团);

第八师,师长陈洪范,驻防嘉定(旧川军)。

另有余际唐(国民党,九人团,忠实的熊派)的江防军三十余营,分驻涪陵、南川、綦江一带。

此外,国民党系统的黄复生、卢师谛两部民军,不够单独编制为师的资格,要合编吧,黄、卢二人又都想当师长,争执不下。最后只好各编为一个旅了事,驻防下川东。

 

经熊克武整顿后,川军八个师中,旧川军系统尚存刘湘、刘成勋、陈洪范三个师,实力依旧,因此对缩编抵触情绪不大。但对国民党以胜利者姿态凌驾其上有所不满。

在这次整军中,国民党系统的武力则大大增加,由先前的一个师,发展到五个师又两个旅,还另有江防军一部。

但一贯喜欢吵架的国民党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好处,这反倒促成了他们的大分裂。用一句老话来评价这帮国民党,那就是——可以共苦,不能同甘。

在国民党人扩编出来的五个师中,算在熊克武“九人团”帐上的有但懋辛、向传义、吕超三个师;“实业团”系统则有石青阳、颜德基两个师及黄复生、卢师谛两个旅,算来也是五五开。但黄复生、卢师谛因为没有当上师长而不满,到处散布反熊言论;而石青阳、颜德基却觉得理所当然,也并不领情。

旧川军实力依旧,国民党大肆扩充,那熊督军这次风风火火的整编最后到底裁汰了谁呢?

裁汰的都是那些由地方袍哥、土匪队伍发展起来的杂牌队伍。

说来惭愧,这些队伍的头领,大多是些绿林大学毕业的山大王,既没有士官同学的照应,又没有东斌、保定、武备、速成诸学堂的同窗肯接纳提携,加之枪械杂乱粗劣,名声还不好。

熊督军不裁他们,还能裁谁呢?

这帮人是该裁汰。不过话又说回来,熊督军这裁军,也多少算是有点背信弃义的。因为这帮大王,大多是此前为响应南方革命政府护国、护法诸役的号召,才揭竿而起的,就算没有什么功劳,多少还是有些苦劳吧?可熊督军眼前一闹财政危机,便就顾不得这些了。

熊督军这一裁军,固然暂时缓和了财政上的困难,但却让大王们白辛苦了一场,他们自然就很不高兴了。于是在遭到裁编后,很多人又重操旧业,四川匪患因此而日甚。

 

然而对熊克武来说,最要命一条的还是孙中山对他的不信任。

因为这个不信任,直接导致了他与孙中山派来的四川省长杨沧白,以及留在孙中山身边当秘书的谢持之间的不断争斗。也因为这个不信任,孙中山才会密令“实业团”公然反熊,甚至亲电唐继尧求援。

这出戏,可真有点与虎谋皮的味道。

却说熊、杨、谢这三个人,自从日本逃难时代起,就开始不对味,现在在四川军政问题上又常有利害冲突,自然更是猜忌日甚。

杨沧白自称是坚定的“孙派”人物,他的态度,多少也就代表着孙大炮的态度。而孙大炮不喜欢熊克武,这也是当时人尽皆知的事实——当然熊克武是死活不承认这一条的,他把一切都归咎于谢持、杨沧白这帮人捣鬼。不过,我们生活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大可不必把当事人某些不得已的苦衷,误会成历史的事实。

这个“不喜欢”到什么程度呢?还是举例说明吧!

广东护法政府一成立,就蒙着头发表“实业团”重要人物黄复生、卢师谛为川军正、副总司令,石青阳为川东招讨使,全然不顾这几个无拳无勇无兵无枪的“大员”当时所处的江湖地位。

直到熊克武被川、滇、黔各军公推为四川靖国各军总司令的消息传到广州后,孙大炮才无可奈何地改弦易张,承认熊克武的川军领袖身份,并在给章太炎的电报中称:“克武兄兵力既厚,又得人心,洵吾党难得之士,望执事励其破除顾虑,提兵进取,安国所以保川也。”瞧,他也承认熊克武是有些“顾虑”的。

这算是一次乌龙,可事儿还没完。

  评论这张
 
阅读(86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