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9  

2010-07-31 19:1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时,正巧林旅长的老上司,前陕西督军陈树藩,因为在陕西被北洋军队压迫,立不住脚,退到了四川宣汉。

但陈督军仍然在积极策划,想要打回老家去当土皇帝——在小警察看来,这也算作是另一种“北伐”吧,因此力主林旅长跟着陈树藩打回陕西去,很高调地叫出了“援陕”的口号。

林旅长虽然同意了,但他部下手握实权的团长吕镇华等人却很有些意见。吕团长认为川军就应该本本分分地做川军,如果去陕西,等于是被卖给陈树藩,替他流血牺牲不值得。

因此,吕团长便和其他川军部队勾结,发动了一场里应外合的兵变。事情发生在1921年春的一天傍晚,当天小警察有点拉肚子,很不舒服,晚餐只喝了点粥,就悠闲地靠在自己房间里的椅子上消磨时光。

这时候一阵枪声响起,他疑心是土匪打进来了。倒是他的内弟洪君器判断得更准确:“不一定,也许是兵变?”他这才慢腾腾地换了双布鞋,跳窗子出去,跑到城墙上去看热闹。

正好城下有一队兵打着马灯走过,他一冲动,便想喊过来问问究竟,又亏得洪内弟把他抓住,说:“慢着!把情形弄清楚再说。”他接着又想去找和林旅长有关系的炮兵连连长,让他出兵平叛,但还是被他那个谨慎的内弟拉住了。

多年后他回忆这事儿时,言语之间还对那位冷静的舅爷充满了钦佩之情(这位洪舅爷日后入黄埔一期,成了天子门生。可在1927年的宁汉之争中,他却因猴急着想策动汉府的学兵团投蒋,事败于5月间在武汉被处决。但洪舅爷殁后不到两个月,当初以反革命罪杀他的汉府,便自己也反起革命来——足证他当时的冷静,也就如我们如今读他们一样,不过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罢了)——首先,这确实是一次兵变;其次,那打马灯的一帮人,正是叛变的乱兵;最后,在叛乱中首先被包围缴械的,就是和林旅长关系密切的炮兵连……

 

从这些小事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小警察有理想,有远见,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是个温和派。而毛病呢,则是书生气太重,还容易发慌,不是个上马能打仗,下马会骂娘,刀剑舞于前而不变色的草莽将军。

最后,这两人觉着老站在城墙上吹风也不是办法,便跑到城墙另一头的邮政局去打探情况。碰巧邮政局长是熟人,才在他那里听说了叛乱的情况,还得知了林旅长已经被叛乱的士兵开枪打死在寓所里的坏消息。

在这样的兵荒马乱中,个人已经无所谓勇不勇敢了,显然逃命才是上上策。于是,在陈树藩的陕军帮助下,小警察和他的内弟化装成伤兵,杵着根竹竿,颤颤悠悠地溜出了宣汉城。

他就这样辗转逃到了川东大门口夔门,一路上还在盘算:到了码头上,如果刚好有沿江上行的船,就去重庆,去向主管四川军事的刘湘说明情况,并为林光斗伸冤;如果恰好是沿江下行的船呢,那就去汉口。可跑到江边一看,嘿嘿,这可难办了,因为上行下行的船,刚好各有一条……

这时候他忽然清醒了:他妈的,我去重庆干嘛?四川局面这么复杂,我一个外地人为啥要去自讨麻烦?于是林旅长的冤情留着以后再说,眼前还是顺风顺水地先去汉口吧!就这样,他脱离了川军系统,这也算是个历史的偶然。

当时这郎舅俩相当落魄。上船时每人都只剩得一套破破烂烂沾满污泥的褂裤,在大热天里蹲在轮船屁股上一路折腾到了汉口。下得船来,一时还找不到肯让他们赊欠的旅馆——在汉口这样的大码头上,如他们一般的穷叫花子多的去了,也难怪老板们不肯发善心。

小警察好不容易在偏僻处找到一家肯让他们赊欠的小客栈,便感激得对老板再三保证:“千万放心,不会骗帐的!”安顿下来之后,赶快给熟识的朋友写封信要来两百块钱,这才清了欠债。

 

十年后,志得意满的他偶然在南京城里碰见一位当年兵变中的当事人,便好奇地逮住人家询问:“假使当年在宣汉事变后,我到重庆,是不是会完了?”对方也很诚实,笑着说:“恐怕是不用说了吧?”

不过话虽这么说,其实当时他既不是有威望有人脉的主官,又不是和谁有深仇大恨,还有张保定同学的虎皮,只要认罪态度好一点,别惹事生非,人家就算是逮住他了,也未必就要怎么样的。

但在此后的日子里,只要一想起宣汉事变,他还是会有点不寒而栗。他对自己在四川混这一段的评价是:“实在的,我当时心地非常纯洁,根本摸不清川军的一切勾结和阴谋,自己差一点平白地牺牲在里面。”

瞧,这就是当时四川的混乱局面给外地人留下的印象。

不过他的糟糕运气至此也就算是到头了。

他回到安徽家里休养了两三个月,又去了上海,在当时号称红得发紫的上海大学选修俄语——这年头,大人物的上镜频率还真是高,换来换去就是那几个人。教这课的又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做过中共第二任总书记的瞿秋白。小警察也因此很受了些红色思想的熏陶——毋庸置疑,这段学习的经历对他未来道路的抉择影响深远。

说来很有意思,小警察在上海大学并没有混到毕业,可是后来等他功成名就了,上大的校友们就非要推荐他做同学会的监察长。为了让他不要再扭扭捏捏地推辞,教育部甚至还不辞辛苦地为他补发了一张上海大学的文凭。

在上海赋闲了一段,小警察又在朋友的邀约下,去了广东,协助桂军办军官学校,这时候已经是1924年夏天了——大名鼎鼎的黄埔军校已经于当年的春天开办。

黄埔开校的时候,就有一帮保定同学想拉小警察去帮忙,但他总觉得自己是应约来办桂军军校的,就这样跳槽去黄埔有点对不起人,因此婉言拒绝了。

但是当时主持黄埔工作的蒋校长,很瞧得上小警察,加之又想要挖桂军的墙脚,便亲自干预此事。他采用了迂回战术:先请小警察兼了一个黄埔军事研究委员会委员的头衔,然后以此为因头,经常拉他去黄埔开会,以促进感情。

就这样,到当年12月份,桂军军校学生毕业后,小警察终于水到渠成地跳槽进了黄埔。蒋校长即任命他为黄埔三期入伍生上校总队附,随后又代理总队长职务——嗯,带的就是王耀武、李天霞、宋瑞珂、戴安澜这帮大名鼎鼎的家伙。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这个自称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蒋校长,就凭着这支黄埔学生军,迅速崛起,最后竟成为了全中国的主人——虽说只是名义上的“主人”,但毕竟全天下飘扬的都是他的旗帜了。

小警察也随着校长而步步高升。他虽然也曾带兵打仗,但在那个将星辈出的年代里,他的军事指挥才能似乎还算不上是第一流,事实上,他更是个政治谋略出类拔萃的另类将军。校长也了解他的长短,于是在淞沪会战之后,便让他改行专做地方工作,于1937年底出任了湖南省主席。

虽然改做地方工作了,可是他容易发慌的老毛病却没有怎么改,校长要求要“焦土抗战”,他便积极筹划在必要的时候火烧湖南省城长沙。

可能是神经绷得太紧,1938年11月12日深夜,长沙城里忽然有人到处造起谣来,说日军已经打到离城只有十里远的地方了。于是那些早已预备好的纵火队员便懵懵懂懂地放起火来——他们准备像当年库图佐夫火烧莫斯科一样,决不留一寸完好的土地给敌人。

他们大义凛然,但却实在糊涂得紧。

就这样,他们手忙脚乱地把古城长沙烧成了一片废墟,可一个敌人也没看见!这在历史上被称为“文夕大火”。走笔至此,对那段历史稍有些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猜到小警察是谁了。

如果猜不到,也没关系。当时有人为此写了一副对联讽刺他,上联是“治湘有方,五大政策一把火”,下联是“中心何忍,三个人头十万元”,横批是“张皇失措”。

这是一幅嵌字联,联头嵌的就是小警察的名字,他在近代史上还有一个很有名的绰号,叫做“和平将军”。

当然,这些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在未来和当下之间,是大浪淘沙下的光阴岁月,是白云苍狗般的风云变幻。

  评论这张
 
阅读(208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