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25  

2010-07-03 10:4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滇之后,蔡锷任命四川乱党中名头最大的熊克武为司令,组建了一支叫做“四川招讨军”的小部队。

熊司令以“孙派”的卢师谛为参谋长(这还是但懋辛顾全大局让出来的。但卢师谛自认是中山先生亲委的“中华革命军四川总司令”,坚不肯干这没名目的“参谋长”。可一回头护国军打进四川,陈宦宣布独立了,卢师谛却把“中华革命军四川总司令”的牌子藏起来,跑到陈宦手下去争川军第四师师长当——而且还没有争到。故时人皆以为不值),无派系的周官和为第一支队长,倾向于“孙派”的吕超为第二支队长,而他自己的核心人马但懋辛、余际唐则屈居参议——应该说这个人事安排还是蛮顾全大局的。

这支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招讨军”随刘云峰一路护国军入川,凭着当年江湖名头,也策动了一些山寨武装和川军杂牌部队起义反袁(比如说回到川东的熊克武旧部刘伯承,就拉起一支队伍,在长江航道上专打冷枪,令过往北洋军颇伤脑筋。他后在丰都之战中右眼负伤,潜往重庆治疗,做手术时坚不肯打麻药,被主刀的德国医生惊呼为“军神”),在推动护国战争的进程上起到一定作用。

故护国战争胜利后,蔡锷为酬国民党人功绩,便以这支队伍为基础,恢复了熊克武原来的川军第五师番号,而刘伯承伤愈后亦回到该师任职。

但很快川军刘存厚、钟体道两部便与滇、黔开战,熊克武的处境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一方面,滇、黔视四川为外府,劫掠欺压无度,已为川军之公敌;但另一方面,孙中山与唐继尧正在合作中,他熊克武若对滇、黔作战,那岂不是公然拆中山先生的台?

所幸起初战争规模不大,刘存厚和钟体道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就扛得住,人家也就由得他谨守中立,袖手旁观。

可接下来,罗、刘,戴、刘两次战败后,唐继尧和刘显世都被激怒,滇、黔两省乃大举进军四川。战局渐由局部冲突演变为川、滇、黔三军的大火并,实力弱小的川军一方顿感吃力。

因此继任川督的第一师师长周道刚,遂出面请熊克武以乡梓利害为重,出兵协助正在川中资、简、内、隆一带与滇军苦战的刘存厚、钟体道两部。可熊克武却回绝道:“第五师还带着红边帽(护国军军帽),护国军不能打护国军。”

在这全川父老声讨滇、黔暴行的要紧关头,你熊克武居然还声言和敌人带一个帽子?这就不由得川督周道刚不生气了,他乃愤而宣言撵走滇、黔两军后,第一个便要收拾这个吃里扒外的熊克武。

 

此次北洋势力介入后,周道刚掂量再三,最后决定对北洋取妥协。他以同意吴光新入川为条件,请段祺瑞调熊克武为川边镇守使,改以川军主战派干将,第三师师长钟体道接任重庆镇守使职务——同时又耍了个小花招,给原川边镇守使陈遐龄打了招呼,要他坚决不交卸职务,就这样把不听话的熊克武挂了起来。

等“查办使”吴光新进了重庆城,周道刚便要求他派兵参战:要么协助川军进攻滇、黔军,要么大家合伙把熊克武做掉——您不是来查办的么?这就请动手吧……

但吴光新断然拒绝,他一心打算当渔翁,决不肯多费力气——他还想利用川、滇矛盾,周、熊矛盾从中渔利呢!他就这样带着几万大军,趴在重庆周边一动不动。

为避免和北洋军发生冲突,熊克武以防备黔军为由,主动将部队撤出重庆城外。而同样不愿与北洋军发生冲突的黔军,也将部队收缩到川黔线上的綦江驻防。

川东局面,一时甚为微妙。

 

而此时的川中,川、滇两军则正在大打出手。

青神、眉山战败后,唐继尧终于对罗佩金忍无可忍,断然将他调回云南思过,并将驻川滇军一编为二:第一军顾品珍部和第二军赵又新部。

新自云南来援的滇军中,邓泰中、李友勋两旅与赵又新第二军一部合驻自流井,黄毓成、叶荃两军则与第二军另一部合驻泸州;而顾品珍的第一军则顶在最前沿,据守简阳、资阳、资中、内江、隆昌一线。

川军在胜利结束成都、青眉之战后,略作休整,第二、三两师主力便相继转向东南,准备彻底将滇军驱逐出川。而川东方面,第一师的刘湘旅也于此时加入战团,自永川、荣昌进攻隆昌。

川、滇激战遂再度爆发。

8月末,川军第二、三两师合攻简阳、资阳,滇军顾品珍部败退资中。川军第三师陈经(士官六期)旅乘胜追击,与自安岳南下的本师李挽澜(速成生)、张鹏舞两旅合力威胁资中。顾品珍腹背受敌,被迫又放弃资中、内江,退往富顺、自流井。

此后双方在内江一带反复拉锯,城池数度易手。至9月下旬,川军克复内江、威远、富顺等城。

此一系列战事,史称“资内之战”。

时任滇军旅长的金汉鼎对此战回忆甚详。

1917年8月末,滇军十三旅朱德部移驻泸州,十四旅金汉鼎部移驻自流井,与自云南来援的滇军邓泰中,李友勋等部会合。

稍事整理后,9月12日,顾品珍便以金汉鼎的第十四旅并加强第一军的一个团,前出攻打川中重镇内江,限十五日内攻占。

军情如火!金汉鼎立即率部乘夜冒雨出发,官兵衣履尽湿。13日下午,金部即在白马庙与据守险固工事的川军阻击部队遭遇,战事激烈,双方均有相当伤亡,滇军的攻击毫无进展。

受阻的滇军遂调来大炮,于14日拂晓猛轰川军阵地,掩护步兵进攻,始将川军击溃。金汉鼎当即命令二十八团团长杨瑞昌率部追击,奈何杨团长追了没几步便让全团官兵坐下吃饭,致使溃退的川军得到喘息之机,又集结起来扼守要隘。滇军因此未能扩大战果,一劳永逸地把这部分川军逐出战场,金旅长气得直跺脚,大骂杨团长玩忽职守。

 

双方就这样相持到第二天早晨。得到增援的川军发起反攻,滇军中间阵地被突破,一度溃退,送饭的炊事兵连伙食担子都给丢了。

金汉鼎亲率预备队堵截,收容了两百多名溃退的士兵,并补充了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在副官吴有信的率领下反攻,始将川军击退。就在中间阵地两军苦战之际,滇军右翼张振业营终于打破了僵局,一举突破川军防线,乘胜直追。守内江城的川军第三师张鹏舞旅弃城而逃,滇军遂于15日午时攻占内江。

是夜,川军第三师李挽澜旅又偷渡过江,潜至内江东南城郊的白塔寺一带,抢占了三个可以俯望城中的高地,并即刻放列火炮,测算射击诸元。一待天明,川军便即开炮轰击城内目标,掩护步兵攻击。川、滇两军步兵迅速短兵相接,战斗又趋激烈。

金汉鼎亲临前线查看战况,发现东南郊这三个高地是川军阵线的重心,遂调来一个排,传令攻下这三个高地后,每人立赏大洋十元。重赏之下,这一排滇军果然十分奋勇,迅速夺回了高地。川军再度溃退,途中又遇到滇军押运辎重的部队,被前后夹击。川军士兵被压迫到沱江一个拐弯处,见无路可走,纷纷弃枪跳河而逃,淹死和被滇军毙伤的有数百人,滇军并缴获步枪两百余支。

 

然而这场局部的小胜,并不能扭转滇军全线的不利。

仅仅一天后的9月17日,滇军便又丢失了在川中的重要据点威远,而在荣县一带的战事也不利,大本营自流井因此遭到严重威胁。顾品珍遂放弃自流井,并令金汉鼎率部退出内江,往三多砦布防。

砦里住的大多是附近的大盐商,他们拥有三百多条日产“三八”式步枪——这可是东洋鬼子1905年才研制成功的新产品,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三八大盖”了。

那年头多少正规部队还没装备上这么好的枪械呢!

比如说眼前这帮滇军,不少人手里拿的就是比三八大盖整整老一代的日产三十年式步枪(从川军手里缴获来的。平心而论,三十年式步枪其实性能不坏,只是撞针系统设计过于精细,稍有异物入内就不能击发,所以在日俄战争中招来骂声一片。鬼子一怒之下,就淘汰下来卖给中国人了。但只要擦拭保养跟上,其实该枪精度蛮高的——三十年式步枪这个毛病,对近代中国军人影响深远,让他们养成了没事儿就拆开枪来擦的好习惯。大家伙儿从川滇道上擦到长洲岛,从南昌城里擦到井冈山,从大陆擦到台湾岛,从前清一直擦到如今,将来估计还得擦下去),再过些年在鄂豫皖,本朝上将军许和尚能为了多抢几条三八枪,居然连时任中央军第二师师长的汤恩伯也顾不上逮了……

所以这帮手里有好枪的盐商们,也就有了发言权,他们坚决反对滇军进驻砦里。不愿多惹是非的金汉鼎,遂与盐商们约定,滇军可以不进驻砦里,但盐商们也必须保证,同样不让川军进入砦里。

盐商们爽快地答应了。可这个保证是不顶用的,过得两天川军王兆奎团便从三多砦里冲出来袭击滇军,砦里的自卫团也向滇军开枪射击。猝不及防的滇军吃了大亏:被击退数里,丢失山炮一门,还有一个营长阵亡(可到年底金旅长又打了回来,抄了人家的盐灶,还扬言要抓人,最后硬是逼着寨主李梦麟为这事儿赔了二十万大洋。当然这一段,金旅长就不肯写到回忆录里去了,或许是感到难为情了吧——不过话又说回来,在那个黑暗的年头,这还真算不上什么罪恶勾当)。

唉,在别人家里打架,就是容易吃亏,连桌椅板凳也都帮着主人的!可要命的问题是,你一帮云南人没事儿跑去四川闹腾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5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