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8  

2010-07-30 07:4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每当这个倒霉蛋穿着人家的制服,在凄凉暗淡的夜色中,在陌生的街道上瑟瑟发抖地徘徊时,便总是忍不住百感交集,为前途垂泪。

有个当巡长的同学给他指了一条路:去扬州报考巡警训练所吧!慌不择路的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去了扬州,在梅花岭前的史公祠(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史可法纪念堂了)里学习了三个月后,终于成为了一名正式的民国警察,可以吃自己的饭,站自己的岗了。

不过当时的扬州警察待遇不好,一天只给吃两餐饭,顿顿黄豆芽汤一碗,以至于他老兄竟觉得有点咸萝卜就很是风味无穷了。

在老前辈们看来,这个新出道的小警察别的地方都还好,但有个邪恶的癖好却极其让人讨厌。那就是,他老是随身着一个小篮子和两根小棍子,看见字纸就捡——甚至连垃圾堆里的都不肯放过——然后恭恭敬敬地送到字纸炉里烧掉。

大概也只有真正的旧书呆子,才会这样地尊重那些写满了从古老时代里流传下来的文字的废纸吧?时代在嬗变,可在这些旧书呆子身上,却还留着那么多旧时代的印迹!

旧时代所留下的,当然不止是捡废纸这一条。古老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也并没有因为苦难而从他身上被抹去。在拣废纸之余,这个小警察还自己掏钱报了个“英算专修科”的夜读班。如果不是辛亥年那几声骤然爆发的枪响,也许这个身有怪癖的小警察就会在扬州安贫乐道地终其一生了吧!

 

可造化就是喜欢捉弄人。1911年,从武昌城里爆发的起义枪声迅速传遍了全国。

小警察所在的扬州也沸腾起来,他从报纸上看到上海已经起义响应革命,便冒冒失失地扔掉警察的工作,跑到上海去参加了当地热血青年们组织的学生军,准备和万恶的清政府军拼死一战。

可真正的大战,并没有打起来,在袁世凯的暗地拆台下,很快宣统皇帝退了位,民国建立了起来。

就当蔡锷、尹昌衡他们在西南叱咤风云的时候,小警察所在的上海学生军被调到南京,在黄兴的关心下,被编为陆军部入伍生团。

1912年,南北和议告成,这支入伍生团又被编入陆军军官学校,调到保定——小警察为之奋斗多年的军官梦,终于快要实现了。

但一到保定,便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原来历届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入学生,都需要有高小六年,陆军小学三年,陆军中学再两年,共计十一年的学历,可眼前这帮小屁孩中大多数人的学历、学力,没一样是够的!

于是头头们便让他们分校读书:原陆小毕业或是陆中肄业的,在北京清河读第一分校;水平不够的,在武昌南湖读第二分校。于是学历不够的小警察,就被撵到了第二分校。

经过预备学校的两年苦读后,小警察被分发到驻保定的第八师入伍见习,随后又通过入学考试,顺利升入了大名鼎鼎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1916年保定军校毕业后,他又被分发到驻安徽的北洋系外围部队安武军做见习军官——这是一支连北洋新军都不如的旧式军队,统帅是皖系骨干人物,暮气深沉的倪嗣冲。这支部队风气极坏,官长们每天吃完饭就上场打麻将,日日如此,风雨无阻,比出操还准点。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异,让小警察满肚子塞满牢骚,好不容易混了三个来月,黎菩萨和段总理便在北京城里闹出了“府院之争”的大笑话——北洋系“督军团”中的人物纷纷声讨黎元洪,并推张勋带兵北上,最后竟闹成了宣统复辟。

这时小警察实在按耐不住了,毅然溜号当了逃兵跑到上海。为这个,他还被北京陆军部发文通缉过呢!

 

可在上海他也找不到出路。

他又听说广东闹革命闹得厉害,便跑去广东寻找机会。他到广东的时候运气不错,正好碰着孙大炮要征讨福建的北洋督军李厚基,部队很需要军官人手,于是小警察便进了支持孙大炮的驻粤滇军第四师第八旅,官拜上尉差遣,负责打杂。

他闲极无聊,便把旅部三个同样闲得慌的勤务兵召集起来训练,从三个人慢慢变成五六人,再到四五十人。旅长看这个保定军官生练兵还有些办法,便又交给他六七十号人,编成了一支连级规模的警卫队——从这时候起,他才从打杂的弼马温,逐步开始走上带兵的道路。

可等到他好不容易混成营长了,孙大炮却又因为桂系军阀不肯听他的话,一怒之下辞去大元帅职务,搁挑子跑到上海去了。

孙大炮一走,万恶的旧桂系军阀更加肆无忌惮,立刻动手解除了小警察所在的这支滇军部队的武装——然后,把全体官长统统撵上一条破船,每人按军衔发笔钱,直接给拖到上海去了。

小警察满心不情愿地被运到上海后,还是很关心广东情形,可一时没机会回去。正好一位四川朋友约他一同进川,去参加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川军第五师——可这会儿的师长却正是那个朝三暮四的吕超。

小警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来到第五师师部所在地绵阳。斯时正在倒熊的节骨眼上,吕师长忙于和各路英雄勾勾搭搭,没工夫研究这个小青年是不是未来的大人物,便冲着他的保定生牌子,胡乱委了个少校参谋——唉,还是个打杂的。

接下来就是倒熊之战,吕师长在这场战争中纵横捭阖,最后终于打进成都城,当上了梦寐以求的川军总司令。小警察也水涨船高,担任了总务科科长。

可好景不长,不到两个月吕师长和小警察便又被靖川军撵出了成都,如前所述,沦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小警察就在这时候离了队。

 

满腹郁闷的小警察,就这样回到了上海——真是人生跌宕,不过江头江尾啊!于是,一切又重新开始。

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重头开始,是够让人腻味的,在那个年头就有许多人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一怒之下便脱下军装改行了——比如说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湘西王陈渠珍,他手下的一位叫做沈岳焕的上尉司书,就这么干了。这个小学毕业的旧军官也真是异想天开,他脱下军装后,居然跑到北京去考门槛高得要死的燕大,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落榜了。他又没有泰山大人提携,可以去该校的图书馆混个管理员什么的打发日子,所以只好一边给报社投稿混生活费,一边偷偷摸摸地去课堂上旁听,后来还和胡也频、丁玲这帮人合伙办起了杂志。可这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前杂牌部队军官最后也混出头了,大半个世纪后,瑞典皇家科学院差一点授予他198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如果不是他已经于当年5月10日因心脏病突然辞世的话。更加让人惭愧的是,当瑞典文学院院士、著名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资深评审委员,同时还是诺贝尔奖评委里唯一一个懂中文的马悦然,向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打电话,想要确认这个割据时代的副产品沈某人,是否真的已经辞世时,咱们的文化参赞却很坦诚地告诉瑞典人,他很抱歉,他并不认识这个姓沈的家伙。

就这样,那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埃及人纳吉布·马哈富兹的《街魂》,而不是我们很多年后才知道的那部了不起的汉语作品《边城》,以及它那位被时代所辜负了的伟大作者——嗯,他还有个知名度稍高的名字,叫做沈从文。

 

言归正传,话说小警察回到上海后,很快又碰上了丢掉部队出川逃难的吕师长。他说为了让大家能够渡过难关,自己已经下野,并把部队交了出去——它现在正驻扎在川北的宣汉。

他还建议小警察如果没有什么正经事儿可做的话,不妨再回老部队去看看。毕竟是战争年代嘛,一个还算能干的正牌保定军官生,换了哪支部队都会有人肯收留的。

于是小警察被他说动了,放弃了去广州的打算,又一次来到四川。这时候,曾有过光荣历史的川军第五师,已经被缩编成一个旅,归熊克武部下的余际唐师长统辖。不过担任旅长的还是老熟人,就是吕师长先前的副官长林光斗,林旅长见小警察回来,很是高兴,立刻任命他为旅参谋长。

见过大世面的保定生,和那些四川乡场旮旯里走出来的速成生、武备生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他们有更为开阔的眼光,而不仅仅是局限于一省之内的窝里斗。

当上了参谋长的小警察,偶然同林旅长大谈理想,认为川军历年来仅仅着眼于夔门剑阁之内互殴内讧的胜负,实在是无聊透顶。他也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全体川军团结起来,放弃内战,沿川江东下,将来可以与自广东北伐而上的革命军队会师于武汉,以完成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

当然,小警察自己也承认,这样的调子的确是唱得高了一点,所以自然曲高和寡,无人理会。好在他碰惯了壁,也无所谓多这一次两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2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