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7  

2010-07-28 07:5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实施左迂回的何光烈、喻培棣、张冲(当然还有他手下的刘伯承团长),这帮人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此前滇军重点打击的是川军中路的刘湘、右路的田颂尧,因此这支左迂回部队没有遭到太大抵抗。在刘湘、田颂尧纷纷撤回成都城中困守之时,他们却出人意料地于16日攻克石桥,17日又围攻滇军后路的重要据点简阳,导致顾品珍不得不抽兵回援——如此一来,虽滇军主力包围了成都,但他们自己的后路却也遭到靖川军威胁。

19日,成都城中的靖川军休整补充已毕,分三路出城与滇军决战。杨森的第九师在城东击败滇军耿金锡等部,直追到龙泉驿;邓锡侯师也在城北击退了滇军田钟谷等部,夺回了龙潭寺、西河场等要点;出城南的陈国栋等部也收复了兵工厂、白药厂一带。至21日,成都近郊滇军开始全线败退。

金汉鼎旅再次被派为后卫,顾品珍令其固守龙泉驿掩护全军撤退,下的还是死命令:必须坚持到22日下午8时!顾另以杨蓁纵队担任简阳守卫,以接应金汉鼎。

在接受任务时,素称滇军悍将的金汉鼎,终于鼓足勇气向顾品珍问了一句实在话:“这种为个人争权利的不义之战,要打到哪天才止?还是回老家关起门,把云南治理好,给人民过点安乐生活。”

顾品珍笑而不答,不过他很快就会给金汉鼎们一个答案——可不幸的是,他的答案也不见得正确。

 

21日,川军再度猛攻龙泉驿。

此役中担任川军主攻任务的杨森特有意思,他专挑滇军中战斗力甚弱的李如瑾第八团打——一来这是赵又新新编的部队,战斗力弱;二来杨、李有隙,杨森打击排挤他最力的仇家,正好泄泄私愤。然而金汉鼎亦狡猾,他一发现杨森专找第八团揍后,立刻让同样对杨森恨之入骨的杨如轩第七团,和第八团换个号头——结果可想而知,两个老冤家又对上了头。

不过这回却轮到杨森吃苦头。尽管后来被井冈山讥笑为“江西两只羊”,但这会儿的杨如轩还是很能打的,而且带的还是滇军中的头等主力团……

好不容易挨过期限,金汉鼎带着部队拔腿就溜,次日9时抵达简阳——可杨蓁早已溜走,只留下一座空城。金旅舍生忘死打掩护,奔忙一夜却连饭也吃不上!再往前逃到球溪河,才遇上同样也正逃难的吕超部彭远耀旅,大家凑合凑合,方吃得一顿饱饭。

然后么,继续逃……

顾品珍眼见川事已无可为,乃一路马不停蹄地连弃资中、内江等重镇,从泸州上游渡江退回云南境内(身为滇军猛将之一的田钟谷旅长,竟于此时裹挟本部饷款潜逃,余缺遂由杨希闵继任)。

顾品珍撤退后,川军迅即集中兵力打击另一路滇军——退驻泸州的赵又新部。

刚从滇军投过来的第九师师长杨森,深知滇军能胜不能败,一败逃就收不住脚的特点。故在击退顾品珍后,杨即亲率所部在七十二小时内急袭五百华里,直抵沱江西岸的小市——江对岸就是赵又新的司令部所在地,泸州。

作为赵又新的前参谋长,杨森对泸州城防的弱点自然是了如指掌。他派精锐部队伪装成平民,穿便衣混过滇军据守的沱江浮桥,直扑位于泸州城西盐局的赵又新军部,而大部队则紧随其后,轻易便夺占浮桥,攻入泸州城内。

赵军长不料川军动作如此迅猛,尚躺在烟榻上抽大烟。他闻声惊起,情急之下竟抓不到部队,只得仓皇出逃。

结果这一逃,比不逃还糟糕。

 

赵又新本是个大胖子,加上长期抽鸦片,体质也不好。偏生手忙脚乱地缒城而下时,又摔伤了腿,于是只好由身边的四个弁兵扶掖着蹒跚前行。

恰逢此时,一帮泸州民团也跑到城墙上来打落水狗——驻川滇军历来纪律不好,泸州市民早已怨声载道。今见其落荒而逃,几个二愣子便来了情绪,扛着大枪便爬上了城墙……一上城头便看见城外坟地里,有四个小兵拖着个穿黄呢子军服的大胖子在逃命。于是大家便开始练枪法,居然手艺还不差,一阵乱枪把五个人都撂翻了。

等杨森的人赶到,把赵又新抬回司令部时,身中两弹的赵军长已经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了。

杨森看着奄奄一息的大恩人赵又新,羞愧与遗憾交集,居然大哭起来,语无伦次地道:“军长,我对不起你,请军长放心……”

都这份上了,老赵还有什么放不下心的?

大概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赵又新努力地睁开眼睛,最后又瞥了杨森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死掉了。

杨森号啕大哭,亲备棺木收敛赵尸,托赵的侄儿赵鸣义护送灵柩回滇,并将赵战死的经过修书一封送交唐继尧。

在赵的灵前,飘着一幅对联:“夺主厌喧宾,从来论事诛心,毕竟伊谁推祸首;私恩殉公义,回忆深情夙契,不忍将军上断头。”

 

两路滇军皆败退后,全靠滇军撑腰的吕超也支撑不住了,他从简阳退到泸州,又从泸州沿江退到重庆。

可身后但懋辛、刘湘的部队一路追来,吕超眼看着连重庆也呆不下去,便和部下商议,看是不是退到川东南与黔、湘两省交界的酉阳、秀水、黔江、彭水一带去……说商议,倒不是因为吕师长有搞军事民主化的好习惯,而是因为酉、黔、秀、彭这片地方,实在是太贫瘠,贸然把人马拉过去大有饿肚子的可能,因此不得不事先征求大家的意见。

不愿意饿肚子的部下们纷纷反对。

吕部有一位小小的总务科长,是个文质彬彬的外地人。他在前面那场从西向东横贯成渝线的大撤退中吃了不少苦头,这会儿实在没了斗志,于是便私下偷偷问吕师长:“我可以回去吧?”

在和平时代,这总务科长是个重要的肥缺,可如今是在战争年代啊!他一个半文职人员,也和个累赘差不太多,既然他自己要走,那么吕师长也只好欣然同意了。

于是这个总务科长便奉旨溜号,跑到上海滩碰运气去了。

别看这位老兄后来也有柱石鼎鼐之尊,裂土封疆之贵,在当时可是没人能看得出来的!

这个青衫落魄,前路踯躅的年青人!如果要评价他在这段苦难岁月中经历,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倒霉”,用三个字就是“很倒霉”……

此公乃是安徽巢县人氏,父亲是个篾匠,母亲早死,从小聪慧,颇能读书。十三四岁上第一次参加秀才考试,却因为字写得太差而落榜。

想进学堂读新书吧,家里穷没钱,想继续考科举吧,科举又给朝廷废了,要参加传说中的“革命”吧,既没那层关系,也不够那个资格。

看看初起时那帮革命党,就算不是留日、留欧的洋学生,有科举功名的翰林举人秀才,顶少也得是个地方士绅,袍哥大爷吧?如土谷祠的阿Q之辈,是断不会有人拉他入伙的——就这样,在走投无路之下,该小朋友只好去一家杂货铺当了学徒。

奈何这读过几本旧书的人,大抵容易中孔孟的毒,或多或少要沾染上些治国平天下舍我其谁的书呆子气,这家伙也不例外,很快就不肯安心当学徒了。

某日他偶然在一份包货物的旧报纸上看到安徽陆军小学招生的消息,便心神不定起来,异想天开要去考陆小。他就这样兴冲冲地跑到安庆去了——不消说,没考上,不然怎么能叫倒霉呢!

他不愿意就这么一事无成地回家,但总流落街头也不是个办法,只好屈尊混到盐防营里当了一名“备补兵”。

备补兵没有自己的铺位,于是这个初中生年纪的小孩子,只好每晚可怜兮兮地抱着自己的破被子到处找空床,实在找不到,就睡不成。

更糟糕的是,备补兵既没有饷,还不管饭。他只好靠当东西过日子,有次来回跑了二三十里地,才当了四毛钱——那时候有许多人过着和这一样甚至更为糟糕的日子,这位老兄只不过是因为机缘凑巧,才有机会把这艰难岁月讲述给后人听而已。

然而正是这在艰难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熬过了那段糟糕的变革岁月。殷忧启圣,大难兴邦,谁说苦难的历程不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呢?

 

蹉跎了三个月,他仍然没能够转正去拿那一月四两二钱的工资,而且一个班长还特别不喜欢他,经常加以恐吓,他只好换个地方继续流浪。他误听谣言,再次跑到安庆去考传说中的“测绘学堂”,但该学堂却很认真地告诉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招生的计划。

他想抹下面子进新军当兵吧,人家还一定要是地方保送来的人才收,于是又一次走投无路……最后亏得测绘学堂心软,让他补上了一名传达——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看传达室的门房——他这才在安庆城里勉强落下脚来,没有沦落到露宿街头的地步。

在当门房的同时,他还打了一份临时工,干“备补警察”——每当正班警察不想站岗,要回家去给孩子洗尿布或是推牌九了,就把他从睡得暖烘烘的芦柴堆里唤出去顶缸。

这时候他就得拎着根小木棍,在大冬天的寒夜里,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街头去站上三个钟头。每班岗的报酬,是铜钱四十文——这可算是很不错的待遇了,要知道咱们彭德怀彭老总当时在黄碛岭煤矿挖煤,每天干十二、三个小时,报酬也才不过三十文呢!但就这,彭老总也没全拿到手,因为老板跑了……那年头,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因为那是个“天下溺”的时代。

孟子曾很生气地对人说:“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现在全天下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你这个笨蛋脑袋瓜怎么会以为单凭个人的力量就可以拯救世界呢?

可两千多年后的这个乱世里,就有许多人肯去“手援天下”,因为这个糟糕的时代所带来的阵痛与鲜血,更让他们揪心。所以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儿,大多具有双重性质——他们急功近利,而又大义凛然。

  评论这张
 
阅读(69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