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6  

2010-07-22 12:4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森投靠川军后,熊克武即委任他为混成旅长,属刘湘部战斗序列。

而刘湘也因过去太对不住杨森,且看在速成老同学情分上,刻意帮衬:不但抽调了铜梁、大足等县的部分团练人马加强其实力,还把手下的老部队第八团王缵绪部也拨给了他。

就这样,杨森在刘湘等一干老同学的帮助下,迅速组建起一支骨干部队。

从1919年的3月到6月间,由于熊克武拉拢得法,稳住了吕超这个三心二意的危险份子,后顾无忧的拥熊派川军一度占据了上风。本来滇军已经打到成都大门龙泉驿,但在5月22日拥熊军开始反攻后,滇军便一溃千里。

5月24日,顾品珍丢掉简阳,28日,又丢掉了资阳,31日再丢掉资中,6月1日丢掉内江,一直退到隆昌。而响应唐继尧倒熊号召的川军第六、七两师,也在刘湘、余际唐两部的攻击下一败再败,只得困守顺庆等地。

鉴于四川倒熊军事不利,唐继尧急调驻陕西的第八军叶荃部和李烈钧的驻粤滇军,入川增援。同时贵州刘显世也调派黔军后续部队一万余人进入川东,于是川局再次逆转。

东线的黔军在得到增援后,迅速组织优势兵力将刘湘、余际唐逼往川北,给正死守顺庆的石青阳解了围。而西线的滇军也于同时发动反攻,滇、熊两军相继在荣昌、隆昌、资阳、简阳间进行了一系列会战,仅战胜的滇军方面就伤亡五千余人,两军合计伤亡当在万人以上,这在当时已是相当惨烈的战况了。

一向不稳的墙头草吕超见势不妙又即迅速转向,重投唐继尧。他不但主动打开川北大门,放自陕西来援的滇军第八军叶荃部入川,还与石青阳联手进攻坐镇成都的老上司熊克武。

这段形势,震荡得就像溜溜球。

 

拥熊军腹背受敌,富顺、荣县、威远、内江等重镇相继失守。7月9日,熊克武败退回成都。10日,他留下三心二意的第三师师长向传义维持成都秩序,自率主力往退往川北,与刘湘、杨森、余际唐等部会合,据守阆中、南部、西充一带。

原本拥熊的川军刘成勋、陈洪范两师,亦见风使舵投向吕超。

联军方面随即组织了滇军三个旅,黔军两个旅,川军一个师的兵力追击败退的熊军。

由于时当酷暑,瘟疫流行,本就不愿与熊克武死磕的滇军前线总指挥顾品珍,便趁机找了一堆如疫病流行,地形不熟,孤军深入,民心背我之类乱七八糟的理由,不肯继续深入追击;而黔军亦将部队撤回整顿——于是对熊克武的追击便不了了之了。故而熊部虽然溃败,但主力尚存。

7月18日,吕超入成都就任川军总司令后,立刻便电请滇军不要开入成都——他接过了熊克武的担子,同时也接过了无法化解的川滇矛盾。

对于唐继尧赤裸裸的吞并企图,刚借滇、黔势力打跑了熊克武的吕超和杨沧白,自然不敢公然反对。他们只得以军民分治为借口,来抗拒滇、黔的吞并企图。

在吕超入成都之前的7月14日,唐继尧的喉舌《滇声》报便公开发表了《废督裁兵为救川唯一方法》的时评,要求四川废除督军制度,为唐继尧以联军总司令名义掌控四川兵、财大权,进而吞并川省大造舆论。

而“实业团”也针锋相对,由黄复生在同日电告吕超称:“入省后先行宣布废督,将此前熊氏越权干涉诸民政完全拨归省长主持办理,并严申军令,今后武人不得干预政治,以纳军政于轨范。”你唐继尧不是说要废督么?咱们坚决支持你,不但宣布废督,而且还加上一条不准军人干政——哪怕你是联军大帅也不成!

这又让唐继尧大大地倒了胃口。

此外,唐继尧在川军裁军问题上也操之过急,他将杨、吕所属之外的其他川军,一概称之为“逆军”,要求吕超将这些部队全部解散或由滇军部队就近收编。

什么,唐继尧要缴老子的枪?这消息一传出来,全川各色军队立刻大哗,那些原本对川、滇之争没有什么兴趣的墙头草,在切身利益受到威胁后,马上就迅速而坚定地站到了反唐阵营中。

而在财权上,猴急的唐继尧立刻找到杨沧白,要求提取川省的盐税收入。杨沧白则又一次使出“推”字诀,说这种事儿是一定要征求同盟川军将领公议,言下之意,还得要总司令吕超点头才行——打了这许多仗,死了这许多人,年前杨省长用来反对熊克武的头号理由,现在却又成了他的救命法宝!

原来杨沧白、唐继尧说什么熊克武私通北廷、排斥滇黔、阻挠北伐,都是在瞎扯淡!转了一个大圈子,而川、滇之间的矛盾依旧,只不过是换了一拨人来吵架而已!

于是醒悟过来的四川士绅们便开始高呼口号,号召自己的子弟兵们:“把川土收回,带兵直捣昆明、贵阳,叫他还我们的银钱!”

唉,这帮四川耗子的志向真是远大得紧!

 

唐继尧和杨沧白、吕超,接着为滇、黔吃霸王餐到底该由谁来付账的老问题吵架,因而把正在川北卧薪尝胆的熊克武给遗忘了——接下来的一切证明这个疏忽是很要命的。

熊克武退守川北后,迫于形势,便在刘湘、杨森的建议下,和正在陕南徘徊观望的刘存厚接上了头。

自从两年前被滇、黔、熊联军逼出四川后,刘存厚就一直顶着北洋政府给的四川督军头衔,在陕南的汉中、宁羌一带占山为王,随时准备打回老家来。

这回熊克武退到川北后,便邀约他到苍溪会议,意在抛弃前嫌,共谋反滇复川之计。这两位虽说政见不共戴天(一个南一个北),但现在际遇相同,难免同病相怜,因此很快就达成了同盟协定。

熊、刘双方议定,共同组织“靖川军”以对抗滇、黔威胁,谋求全川的独立。同时双方也互相承诺:刘不得用北洋政府授予的四川督军头衔与熊合作,而熊也不以南方任命的四川督军自居。在将滇、黔军队赶出四川之前,双方共推与熊、刘都有密切关系的刘湘出面护理四川督军。

刘存厚回到汉中后,迅即动员所部入川参战:以田颂尧旅经广元、剑阁南下;张邦本旅自江油、彰明南下,准拟会师于绵阳。

而熊克武这边动作也不慢。

为了鼓舞士气,他给师、旅长们加官进爵,升但懋辛为第一军军长,刘湘为第二军军长,杨森为第九师师长。

8月24日,熊克武再次通电讨唐,三路出兵。刘存厚亦于8月中旬到达昭化,进军剑阁,吕超手下的旅长王维纲略作抵抗便即后撤。9月1日,刘存厚军的前锋田颂尧部又击破吕军彭远耀旅防线,占领绵阳。同日,熊克武军杨森部再占三台。

此时靖川军声势大盛,吕超部下团长何光烈,第四师师长刘成勋、第八师师长陈洪范这些墙头草,以及原为刘存厚部下,后被向传义收编的邓锡侯等部,也纷纷见风使舵,宣布脱离吕超,重投熊克武阵营。而在省外,和滇、黔有很深矛盾的湘、桂两省也宣布支持熊克武的军事行动。

于是局面再次为之一变。

熊军迅速攻占顺庆、合川、遂宁、安岳、乐至等地,与刘军协同,对成都的吕超形成钳形夹击之势。

 

9月5日,众叛亲离的吕超知趣地退出成都。

6日,熊可武手下的杨森、喻培棣等部进占成都。入城后,熊克武即宣布以刘成勋为第三军军长。今后川军大混战中的一、二、三军三大系统至此全部形成。

吕超逃出成都后,即与滇军会合,退保成都东南要隘龙泉驿一带山地,两军合计尚有六十三营之众(其中吕超部十七个营,滇军四十六个营)。而此时熊、刘两部靖川军,已集结于成都附近的即有五十三营兵力,另尚有三十余营兵力正在向成都集结中。

兵力已显占上风的靖川军,卧榻之旁焉容他人酣睡?而滇军自也不甘就此退去,双方遂在龙泉驿一带山地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主力决战,史称“龙泉驿之战”。

9月8日,靖川军以第二军的杨森、唐式遵两部为中路,正面进攻龙泉驿;以第一军的何光烈旅和喻培棣、张冲两旅之一部为左路,向淮州镇、简阳方向迂回,抄袭滇军后路;以第四师的蓝世钲旅为右路,配合正面攻击。另以第一军军长但懋辛率该军一部,东出遂宁,配合余际唐军佯攻重庆,以牵制川东黔军不使来援。

滇、吕军方面,则由顾品珍统一指挥全军。

龙泉驿之战打响后,靖川军中路初期进展颇为顺利,杨森等部于8日进占了大面铺、龙泉驿、山泉铺等要点,但在仰攻张飞营时,却遭到滇军猛烈抵抗。靖川军遂又于9日投入了邓锡侯师的两个纵队,但战事仍陷于胶着,还一度掉丢了山泉铺。

12日,熊、刘决定,以刘湘为前敌各军总司令,负责统一指挥中路作战,邓锡侯、田颂尧两部则投入两翼作战。同时以第三军军长刘成勋为成都卫戍总司令,将在省城的川军全数调出参加龙泉驿之战。13日,14日两天,靖川军又在中、右两路发动猛攻,再度夺回山泉铺,并组织敢死队突击张飞营。滇军顾品珍、赵又新两军长亲赴前线指挥,调军增援,靖川军敢死队被全部消灭,山泉铺再度易手。滇军趁势反攻,两路靖川军均遭挫败,只得退到大面铺。15日,刘湘亲率四个团反攻,又吃了败仗,而右路的田颂尧也在甑子场失利,退回成都城内。

17日,滇军乘胜进攻成都东门,一度炮轰城内民房。18日,滇军一部又在赵又新率领下,绕道城北占领凤凰山,截断了川军北退的通道,并猛攻成都北门。

熊克武、刘存厚这回身负全川父老期望,大义在肩,可不肯再逃了。他们以杨森、邓锡侯两师担任城防守备任务,其他各军休息整顿,摆出一副死守到底的姿态。并动员城内士绅到处鼓舞士气,高呼人在城在的口号——当年罗佩金、戴戡两部滇、黔军在成都城里的奸淫烧杀掳掠,就是对全城军民最好的动员。

  评论这张
 
阅读(176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