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5  

2010-07-20 19:5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这杨杰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他是民国时代颇具国际知名度的大军事家,给蒋校长当过参谋长,干过军长,后来还一度出任陆军大学校长,挂上将军衔。

但这位杨上将平生有点恃才傲物的秀才脾气——国内自然无人能瞧得起,教黄埔的苏联教官送给他当学生也不要(内含苏联元帅布留赫尔一名),只有日本人么勉强算得上号(杨上将也系振武委培,然后跳过士官校未读,直入日本陆大肄业),但也只有石原莞尔(士官二十一期,陆大三十期,“九一八”的谋划者)、小矶国昭(士官十二期,陆大二十二期,第四十一届日本首相,绰号“朝鲜之虎”)、东条英机(士官十七期,陆大二十七期,第四十届日本首相。日本人自己都瞧不上的打架王东条上等兵,杨上将倒很瞧得上,这实是咄咄怪事)这三个人勉强瞧得上眼——因为他有这点毛病,所以就难免得罪人。

比如说以好脾气著称的何应钦,一辈子最恨的三个人之中就有他杨杰一个。为啥呢?因为杨杰瞧不起何总长,还不分场合地到处辱骂人家是饭桶奴才(三十年代中华北抗战期间,何倾主和,杨倾主战,故杨自认上佳的作战计划每被何驳回,两人遂成冤家)!虽说“饭桶奴才”这四个字,倒也不算辱没了一辈子含垢忍辱当小媳妇的何总长,但这种党国机密,总不好到处泄漏的吧?

不过杨上将虽精通战术目中无人,但战场运却实在不佳——此前护国战争他参加得晚,等上场时大局已定,无从表现。稍后他又跟着叶荃第八军入陕出豫,刚从杨虎城、刘镇华身上找到点感觉,就在洛阳城下惨遭俘虏。而抓他俘虏的还是民国军阀中顶不入流的河南督军赵倜……

但比抓俘虏更让杨上将恼羞成怒的,还是对方的不开眼,居然敢说不知道他的大名,竟要劳烦他自报。于是杨上将遂切齿大骂道:“老子是杨杰,字耿光,你不晓得乜?”而赵倜吃他一吓,深感惶恐,竟然率尔放人。于是当时还只有振武文凭的杨上将,这才有机会去日本跳级进陆大陪读镀金。虽说虎口脱险,但杨上将从此就忌讳上了“洛阳”,为什么?“落”杨呗……

 

话说这回被杨森抢了司令,睚眦必报的杨杰自不肯善罢甘休。他不动声色,却暗中死盯着杨森,某日盯准了杨森在家里过大烟瘾,便派他手下营长周永钧带了十几个人冲进屋去搞突然袭击,把稀里糊涂的杨森逮了起来,缴获了他的烟枪不说,还扬言要让这位叙府城防杨司令自端烟具,在叙府大街上游街示众……

杨森这时候真是羞愧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亏得杨森的老东家黄毓成出面干涉,杨杰才勉强罢手。可杨森城防司令自也当不下去,只得灰溜溜地回到赵又新处,重头再当参谋长。惩于此事,他乃下狠心戒掉了鸦片瘾,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却说那第二军军长赵又新,他自己就是个大烟鬼,成日间都在烟榻上办公的,所以当时听说此事后不过是哈哈一笑了之,对杨森这个烟友的信任反倒又增了几分。

但在接下来在滇军惨败的泸州之战中,杨森又出了问题。

滇军杨如轩团守泸州外围的五顶峰、学士山高地,在一次战斗中占了上风,正意气风发地准备消灭一部分冒进的川军。可偏偏在前线帮忙的杨森想出风头,自告奋勇非要去劝降(他对面的速成同学确实有点多,比如说日后大名鼎鼎的王缵绪,这会儿就在刘存厚第二师当营长;而李挽澜混得更好,已在钟体道第三师当上了旅长)……

但过不多久,杨森便灰头土脸地跑回来报告劝降失败——更巧的是,他前脚刚到,刘存厚的反击部队后脚就摸到了滇军阵地上。结果杨如轩猝不及防,丢了阵地。

瞧他这倒忙帮的!

于是恼羞成怒的杨如轩,回头就向军长赵又新控告杨森通敌叛变,贻误战机——杨森这会儿是不是就通敌叛变了,还值得商榷,但一意孤行帮倒忙贻误战机却是实情。

可护短的赵又新非但不予追究,还将一个新编的混成团交给杨森统带。而杨森也不负所托,随后就在滇军的大反攻中,以一比三的劣势兵力击败了川军名将赖心辉的部队,从而获得了能战的勇名。

尽管立下了战功,但杨森仍然不能得到滇军将帅的信任。

比如说前川督罗佩金,就一而再地让人带口信,提醒赵又新要慎重,绝对不能重用杨森,更不能让他带兵——可高高兴兴把这口信当成尚方宝剑捧回来的杨如轩,却因此被赵军长赏了一个很实在的白眼。

新仇旧恨若此,所以后来杨如轩一见杨森便分外眼红(连带也恨上了杨的把兄弟朱德。所以再往后在井冈山下,杨如轩能被朱毛红军痛打成“江西两只羊”之一,也不是没有前因后果的)。

但最要命的,还是唐继尧的态度。

“五省联军”会议后,唐继尧从重庆回云南,也在途中逮住赵又新神神怪怪地唠叨了一番:“复祥(赵又新字)啊,我是懂相法的,我多次见过杨森,从相法上看,此人满脸横肉(其实杨森除了生就一张尖嘴雷公脸,人还是蛮清秀的,唐继尧说他满脸横肉,实有过誉之嫌,也难怪赵又新不肯信),目有凶光,门牙排露,状如鼠嘴,一望便知残毒险狠,人面兽心,切不可重用,适当时候杀之以除后患!”可赵军长虽口头诺诺,心下却依旧不以为然。

大老板态度如此,其他云南人自然就更嚣张了。虽然有军长赵又新护着,大家伙暂时还不能把这位杨参谋长拖出去枪毙,但拿他穷开心却是谁也管不着的。

 

于是每次滇军军官们开联欢会,只要杨森在场,戏台子上一定会有些三国题材的剧本——尽是什么“张松献地图”哪,“取成都”哪啥的……

不过杨参谋长脾气好,不和他们计较,每次自己悄悄地溜走就是了——杨老爷子足足活了九十六岁,垂暮之年还能取妾生子,大概和这门龟息养气的涵养功夫也是不无关系的。

唐继尧回云南后,老不见赵又新有动静,终于把持不住,遂又密电赵军长,让他速除杨森。可赵又新这回更绝,居然把电报递给杨森本人看!

杨森那吓得叫一个惨哪!他一面对赵又新感激涕零,一面却暗思出路——毕竟滇军大掌柜是唐继尧,不是他赵又新,谁敢说赵就保得住他一辈子呢?而他的恩师张澜,这会儿却正在对面大呼“川人治川”的口号……

可算等到1919年初唐继尧要闹腾着倒熊了,这赵又新便也积极响应,派杨森前往刘湘驻地合川,打算说服刘站到滇军一方来——谁也不知道赵军长这是想演一出“蒋干盗书”,还是压根儿就打算排“捉放曹”?

在滇军中混得提心吊胆的杨森,总算得了机会去见刘湘这位欠了他天大人情的老同学。他一到合川,便偷偷向貌似憨厚老实的刘湘同学大倒苦水,把在滇军中实在混不下去的苦衷和盘托出。当然私谊归私谊,公事归公事,老杨也没忘了把自己的劝降使命交代一下。

可这时的刘湘,又哪里会肯跟唐继尧真心合作呢?他亦只是虚与委蛇,待机而动。结果大家推心置腹一番,“蒋干”劝不降“周瑜”,反被“周瑜”劝降,决心倒戈背叛。

有这样的军参谋长,滇军倒霉在所难免。

杨森一回泸州,便向赵又新虚报刘湘实有投滇之意,而刘湘也果真给杨送来一批枪械弹药——明里对滇军示诚,暗里却是帮老同学强身健体好跳槽。

因为有了这么一段伏笔,所以倒熊战事爆发后,赵又新即派杨森率其新组建的独立团,并加强重机枪若干,进驻隆昌一带,以协助刘湘发动倒熊战事。

杨森把队伍带到隆昌北面的安岳后,便在刘湘部许绍宗(这位也是他速成学堂的老同学)旅的协助下,将部分滇军死硬份子缴械扣押,以此为投名状回归川军阵营——和杨团长同谋叛逃的,还有个刚毕业的小参谋萧毅肃。这位萧参谋虽然说是云南讲武堂十四期工兵科出身的滇军嫡系,但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四川蓬安人,实在没有不附和的道理(赵军长考虑甚周到)。

这个第一二三位得“青天白日勋章”的萧毅肃,算来也是国军中一号大有名的人物了。二战中,他一度出任中国陆军总参谋长,和何总长搭档(国军中非黄埔嫡系又非老滇军的西南人物,身后大多有一条暗线,不是通向何总长,就是通向顾总长,像杨森那样直接和蒋校长攀上亲戚的绝无仅有。何总长的西南关系前面已有介绍,顾总长的事迹待后述),1945年8月21日在芷江主持抗战受降仪式的就是此人。但这位先生大概是参谋业务太过优秀,所以终其一生都是个当幕僚长的命(在那个带兵官横行的时代里,老当幕僚长确实有点吃亏),一直混到台湾时代才晋爵上将。

叛逃后,为了表示对赵又新个人的感恩和交待,杨森特意写了一封信送交赵军长,大意为:“我为川人,今川人治川,舍公而去。今后两军开战,若遇公在,森当避之,不与公战,以报知遇之恩。”

据说赵又新看完信后,并无怨言,却憨态可掬地将此信遍示身旁诸将,说:“我若为川人,亦当如是。”倒是颇有春秋时代宋襄公的风雅气度。

说来这杨森还是知道赵又新对他是有恩情的,但战场上的风云变幻,又哪里容得他去讲这些退避三舍不擒二毛的春秋道义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8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