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31  

2010-07-10 09:1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存厚败退陕南后,熊部团长吕超率先攻入成都城,当即电广东报捷。广东方面再次晕头,居然回电,任命吕超为四川督军——却全然没有想起吕超这会儿只是个团长衔的中层干部,在他上面还有北路军司令但懋辛,再上去还有川军总司令熊克武这么一干人呢!

那年头对“僭越”这种事儿是很忌讳的,吕团长当即便复电要求辞职,并希望主持此方面事务的谢持同志对今后的军政大务要采取谨慎态度,以免影响革命政府的威信云云。广州对此电不予理睬。后来还是四川革命老前辈吴玉章亲去广州说明情况后,孙大炮才改以熊克武为督军,杨沧白为省长。

当上了省长的杨沧白,可就不像昔年当英文老师时那么睿智洒脱了。在他身上,那种天下为公的思想,正在逐渐地淡薄,而宗派之见却越来越浓厚——这倒也是当时革命者们的一条通病了。

他先是疑神疑鬼,怕熊克武要反对他当省长,于是慌慌张张地在重庆宣布就职(论理该在省会成都就职)。就职之后又不肯好好配合熊克武搞好四川内政,却成天忙着争权夺利,给熊下绊子,使心眼,忙得不亦乐乎。

按四川旧例,盐税和造币厂,皆由督军掌握。熊督军行使职权,要以盐税余款为军费,避免就地摊派,减轻民众负担,杨省长认为这是分了他的权,就老大的不高兴;熊督军要改革币制,以造币厂的赢余为兑换基金,回收滥发的纸钞,造福于民,杨省长还是不高兴。

就像当初可以接受“杨、熊”而不能接受“熊、杨”一样,杨省长倒也不见得是反对这些政策本身——他反对的是由熊克武以督军身份来执掌财权,收买人心。

唉,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杨沧白了!

如果说这两条还可以算是见仁见智的问题的话,那么下一条,就是彻头彻尾的党同伐异了。

“实业团”的卢师谛、黄复生两部驻防下川东,因为军费不足,便纵容地方上大种鸦片以抽烟税。被人告发到督署、省府不说,过路的外国鬼子也多事儿,竟然拍下罂粟照片送给北洋政府大肆宣扬,从而对南方革命军政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因为卢、黄是“孙派”的人,熊督军不好自己出面处理,便请杨省长自行查办,但杨省长却置之不理。

熊督军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派得力助手但懋辛带着一个营亲往查究,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地撤了几个县太爷,杀了几个公然抽烟捐的土豪劣绅而已。

但卢、黄两部就不乐意了,到处诉苦喊冤,说熊克武要借禁烟的题目消灭他们,还向唐继尧求援——虽然不符合组织原则,但谁叫那是孙先生同意了的呢?

唯恐天下不乱的唐继尧,对这种事情当然很热心,立刻派驻万县的滇军旅长田钟谷前往搅局,禁烟之事遂不了了之。

 

早在重庆“五省联军”会议结束后,唐继尧便以“北伐”为借口,以黄复生、卢师谛为援鄂第一路军总、副司令,石青阳、颜德基为援陕第二、三路军总司令,从而剥夺了熊克武对这部分国民党军队的指挥权,将其掌握到自己手中——而在“禁烟”事件之后,这部分军队更是死心塌地地站到了唐继尧一边。

这样,一个以滇、黔军为核心,国民党反熊派“实业团”为内应的军事同盟便告形成,一场以“倒熊”为借口的滇、黔侵川之战,一触即发。

1920年3月,唐继尧认为“倒熊”时机业已成熟,便于当月21日发出“马”电,宣布免去熊克武四川靖国军总司令职务,改任熊部师长吕超为总司令;同时为收买旧川军计,任命第二师师长刘湘为副总司令;仍以杨沧白为省长。

这段时间里,作为“实业团”核心首脑之一的杨沧白省长,可就辛苦了。他先以川军总司令头衔为诱,说得熊克武麾下主力,第五师师长吕超同意反熊。继而他又亲往合川,说服了旧川军中最有实力的师长刘湘同意反熊——可糟糕的是,他这回许给刘湘的,竟然还是总司令!所以最后唐继尧发表职务的时候,就自作聪明地微调了一下,把没有后台的土霸王刘湘,改成了副总司令。于是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差之毫厘,而谬以千里了。

熊部的另一个师长向传义,也因“实业团”的活动而犹豫不决,斗志全无。

旬月之内,熊克武实力大减。

杨省长马到成功,得意洋洋,可他却忽略了一点——他这何尝又不是在拆国民党自己的台?

 

唐继尧计划三路攻熊:以石青阳、颜德基、卢师谛各出一旅,由射洪、潼川西进,与自绵阳南下的吕超部会合后,自北面进攻成都;以滇军顾品珍、赵又新两部,自资、简北上,自南面进攻成都;以旧川军刘湘部会合黔军王文华部及“实业团”黄复生部,进攻驻川东的江防军“九人团”余际唐部。

熊克武当时的处境是相当不利的,由于“实业团”的背叛和吕超的公开倒戈,向传义的消极怠工,他手里实际上只有但懋辛部和旧川军刘成勋部这两个师能勉强用于成都的防卫。

可就凭这点兵力守成都?那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熊督军改而求助于政治手段。

他于4月17日宣布辞职,欲借以缓和各路反熊军的攻势。同时又借助旧川军师长刘成勋、陈洪范居间调停,以“四川人不打四川人”为口号,亲自到德阳与吕超会面,许以川督之职,并将成都兵工厂库存军火悉数送往吕超的大本营绵阳以示诚意。

眼见实利胜过了口许的虚衔,吕师长立刻转而支持熊克武。可是这也只管了两个来月,到6月下旬,滇、黔军势头大盛,吕师长便又宣布倒戈支持唐继尧了——唉,瞧瞧当年这帮国民党,都是些什么人!

同时熊克武又通过刘、陈两师长与合川的刘湘取得联系,许诺事定之后将川东地盘全部交给他,于是本就不满于滇、黔侵川,同时又被杨沧白放了鸽子的刘湘,也转而投向熊克武。

在这一番政治攻势下,就连原本支持谢持、杨沧白的颜德基,也偷偷致电熊克武表示支持,以图留一条后路。

经此一番倒腾后,熊克武又由劣势转化为优势,他遂于5月4日宣布复职,大着胆子与对手兵戎相见了。

唉,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此时的川军中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强者,只有纵横捭阖的手腕和随风摇曳的墙头草罢了。始终缺乏一个像样的核心,这是四川诸侯长期混战不休的重要原因。

战事首先从“实业团”和滇、黔军兵力占优势的川东打响。

5月4日下午,驻渝黔军与余际唐的江防军终于擦抢走火,在重庆发生军事冲突,双方随即大打出手。实力处于下风的余际唐部开场不利,在滇、黔及反熊各军的压迫下撤离重庆,向北退往邻水、广安一带。

而出兵援助余际唐的刘湘,也因为其大本营合川发生兵变,同时又遭到自万县西上的滇军田钟谷部,和自顺庆南下的石青阳、卢师谛等部的两面夹攻,丢掉了合川、江北、铜梁、大足等县防区,只得退往邻水与余际唐合兵。

两军在邻水会合休整后,在刘湘指挥下发动反攻。刘湘骁勇善战,一举击退黔军,夺回了合川老家,并进而威胁重庆。

此时守重庆的,乃是黔军参谋长,江苏人朱绍良。

  评论这张
 
阅读(9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