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17  

2010-06-21 07:5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骏败逃后,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率部抢先进入成都城。

刘师长早在云南当营长时,便和时任团长的罗佩金关系恶劣,所以他一进城,大街小巷里便到处传出“拒罗迎蔡”的口号来。此事虽以蔡锷抱病赶往成都接手川政而告终,但刘、罗矛盾却也进一步恶化。

眼见四川已入蔡锷之手,北京政府被迫承认既成事实,任命蔡为四川督军兼省长,混乱已久的四川局面乃得暂时稳定。

但这个稳定局面相当短暂。

到8月间,蔡锷便因积劳导致喉结核症恶化,同时他亦觉应当功成身退以为天下范,遂决意离开四川,前往日本治疗。

临行前,他向北京政府保举自己的副手罗佩金继任四川督军,黔军首脑人物戴戡继任四川省长。北京回电,同意以罗佩金为护理四川督军兼省长(“护理”是当时常用的一个词,意即“代理”),戴戡为会办四川军务。后又更改为,罗暂署四川督军,戴署四川省长兼会办军务。

谁也没有想到,蔡锷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他于当年11月8日,在日本福冈医科大学病院逝世,享年才35岁。

在蔡去世前的11月1日,适逢日本军机演习,他趴在病房的窗前观看,看完后颇受刺激,对陪护他的昔日士官同窗蒋百里叹道:“中国的陆军还没有整理好,而别人的战争准备已经由平面转向立体,我们不知道又落后了多少年!”

然后,蔡又说了一段让中国人世世代代都应该加以深省的话:护国战争是枪口对内的一种战争,不应引以为功……

蔡锷平生所为,最称光耀青史的,便是这段护国经历,然而他却因其为内战,耻以为功——这较之后来那些得意洋洋的内战英雄们,人格之高下,又有曜日萤火之别了。

 

蔡锷的离去,使得原本就危机四伏的西南局面,急趋恶化。

这其中的关键人物,是野心勃勃的云南督军唐继尧。

早当蔡锷还在四川时,唐继尧的表现就相当令人讨厌——护国战争最激烈的时候,他按兵不动,蔡锷屡次催促而不得。但一待仗打完,他便源源不断地派遣滇军入川来抢地盘。

所以连蔡锷也忍不住发电质问这个混账的小兄弟:“迩者滇省于袁氏倒毙之后,于刚出发之军,不惟不予撤回,反饬仍前进,未出发者,亦令克期出发,锷诚愚钝,实未解命意所在。”同电中,他还奉劝唐继尧功成身退——“侪辈中果有三数人身先引退,飘然远翥,实足对于今日号称伟人志士英雄豪杰一流直接下一针砭,为后来留一榜样”,“我辈主张,应始终抱定为国家不为权利之初心,贯彻一致,不为外界所摇惑,不为左右私慝所劫持,实为公私两济”。

然而被急剧膨胀的个人野心冲昏了头脑的唐继尧,是听不进蔡锷这些金玉良言的。

这个时代里,就有那么些人,当他们还是一介青衫秀才时,大抵有着满腔的热血和正义,喜欢对朝廷政治评头论足,说三道四,颇有匡济天下舍我其谁的壮志。可一旦他们因为时运巧合,坐到当年所极力诋垢的那些大人物位置上后,他们却比那些家伙堕落得还要迅速,还要彻底。为国家,为人民的抱负没有了,剩下的,只是对于个人名利孜孜不倦的追求,对权力的极度热衷,以及对腐朽堕落生活的不断演绎与创“新”而已。

他们“革命”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虽然他们满口的新名词,许诺带领大家走进一个崭新的时代,说在那个时代里将有唾手可得的天下太平。可最后呢?人民所得到的,却仍然是一如往昔的改朝换代而已。

唐继尧就是这些人当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唐继尧,字蓂赓,1883年生,云南会泽人,书香门第。十四岁上中秀才,后因科举无路,只得留学日本,入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后先去广西编练新军,1909年回滇任云南讲武堂教官。1911年,云南组建新军第十九镇,他即出任第三十七协第七十四标第一营管带——当时的协统(旅长)就是士官三期生蔡锷,标统(团长)则为他的士官六期同学罗佩金,这些人都是很积极的乱党份子。于是接下来,在当年10月30日爆发的云南“重九”独立起义中,他唐继尧就理所当然地和这些乱党份子搅和到一块儿,从而成为云南的辛亥元勋之一。

云南独立后,蔡锷一度偏听于赴滇求援的戴戡,派唐继尧率滇军一部入黔,后又改悟,要唐停止进军。但唐却因贵州制宪派许诺推举他为贵州督军,竟抗命不遵,悍然攻入贵阳,并对革命党人大加屠戮。“二次革命”后蔡锷奉调入京,向袁世凯保荐唐继尧为云南督军,唐遂又继蔡成为云南的主人。

 

唐继尧其人,素有政治野心,早年在日本读书时,便自诩为“东大陆主人”,并以此刻了一方水晶印章,每每用于书画之上——在当时,大家不过视其为一落魄愤青而已。可如今,这位当年的愤青因为机缘巧合,竟然主掌了南天一隅的军政大权,他又将会干出些什么来呢?

他将要干的,当然不会仅仅是办一所“东陆大学”而已!

此前护国之役中,唐继尧虽勉强同意借兵给蔡锷、李烈钧讨袁,但其志却实不在讨袁,而是要借讨袁之名,把这两位在云南极有威望的老大哥推出门去,以免威胁到他的地位。

所以蔡、李两军一旦离开云南,唐继尧即在后勤支援,兵员补给上,变得异常的不痛快,因而使蔡锷讨袁之师仅能局促于川南一隅之地——如果不是恰逢北洋内乱,而袁世凯又早死,则天下胜负之数,尚难定论。

所以护国三杰蔡、李、唐中,唐继尧这一“杰”,是水分颇大的。

 

初蔡锷在川时,以大义公心操持川省军政,故川滇之间虽有矛盾,尚未激化。然一待蔡锷去任后,唐继尧、罗佩金便以征服者自居,推行强滇弱川的“大云南”政策,于是双方立起冲突。

首先是利用罗的督军职权,把持成都兵工厂,大肆扩充本军实力——护国之役,入川滇军仅有十二营,到战役结束后,因为损失消耗,仅存十营。然随后唐继尧便络绎不绝地送来七千云南徒手新兵,利用成都兵工厂在此半年内生产的武器,补足了两个整师的装备。

而对斯时五个师又一个混成旅的川军部队,唐、罗则极力加以抑制。非但装备上并无补充,且在经济上多方刁难——就连刘存厚部在护国战争中因为起义而导致的欠饷,甚至伤亡官兵的抚恤金,罗佩金也一概置之不问。后经刘存厚等多方交涉,罗才对抚恤金略为敷衍,欠饷却仍然不管。

其次,则是动用督军权力强迫川军缩编——这是川滇冲突的焦点所在。

罗佩金先期计划拟将属于国民党系统的川军第四、五两个师,各缩编为一个步兵旅,而其他各师,除首先起义的刘存厚第二师外,均减编为每连九十人的步兵师,并废去骑、炮、机枪等特科编制。而远期则计划将全部川军缩编为一师一旅——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驻川滇军虽在名义上也要缩编为一师一旅,但加上督军署所属之警卫团、兵工厂护卫营等合计,实则仍保留有两个整师。

在军饷上,滇、川两军之待遇差异则更为显著:滇军一个师年费一百二十万,川军一个师年费仅八十万。

唐继尧、罗佩金一再喧宾夺主的做法,终于激起全体川军之激愤,于是遂有“川人治川”口号的提出。

这是四川地方实力派,自辛亥后又一次争取地方独立的斗争。

 

1917年3月19日,罗佩金召集全川军事将领集会成都,宣布裁军方案:驻川滇军编一师一旅,黔军编一旅一团,川军则分期予以裁编。

川军众将闻此大哗,遂在刘存厚和第一师师长周道刚的倡导下集会商讨对策。最后决议以资格最老,胆子最大的刘存厚领衔,向黎元洪大总统及国务院、陆军部控诉川督罗佩金之种种编遣不公。

罗佩金闻知川军将领敢告御状,已大不满。而适逢北京方面又有欲变更四川督军之说,他遂更加恼火,乃悍然决定以武力解散川军第二、四两师。

第二师师长刘存厚领衔反罗,在挨整的黑名单中榜上有名自不奇怪。那么第四师师长陈泽霈又是凭什么上榜的呢?

这位陈泽霈,本四川巴县人氏,老同盟会员。早在“二次革命”时,他就在李烈钧的江西都督府做参谋长(这位可是云南帮的老大哥)。所以李烈钧败后,他便凭着这层关系,跑回重庆混入驻黔滇军黄毓成部,并借机保护了一帮落难的革命同志(比如说杨森、陈鸣谦这帮人)。此次护国军入川之役,他又担任罗佩金的助手,所以罗佩金便拿他当自己人,希望他能在裁军中带头予以支持。

但这个陈泽霈却大不地道。他自被任为川军第四师师长后,即与川军将领日益亲密,渐置老朋友罗佩金于不顾。这回川军众将计议造罗佩金的反,他又在其中上窜下跳相当积极(他的部队实力甚弱,撤裁首当其冲,利益攸关,自然积极)。罗对此尤其愤怒,于是公私兼顾,照顾其优先上榜,于3月27日明令将第四师裁编为一旅,师长陈泽霈撤职,改由卢师谛任旅长。

而陈泽霈自恃有刘存厚支持,竟对此令置之不理。

罗佩金大怒之下,遂决计诉诸武力。

罗佩金敢于轻率地动武,也是有道理的。在此前的护国之役中,刘存厚在与北洋军的战斗中很不得力,以至于蔡锷一再抱怨,说“刘部号称四千,临阵不见一人”,甚至一度打算撤裁刘部,让刘存厚改行当永宁道伊去……

因为有这些缘故,所以滇军对川军相当轻视。罗佩金遂照着成见,着手布置用武力解决不听话的刘、陈两部——同样也是士官出身的罗督军可没有看到,滇军初入川时那种理直气壮,以天下为己任的蓬勃精神正在消亡,而全川军民的愤懑却正在积累。

骄兵必败,哀兵必胜,何况这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打仗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4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