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16  

2010-06-20 10:5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耗子们说到做到,当晚就购集了大批猪牛羊肉、面粉、大米等送交冯旅长,一块送上的,还有二十余万元现款。

可是冯旅长收到这些钱物后,却仍然指挥部队向成都北门移动,丝毫没有东出御敌的意思。一直在苦候冯军动静的陈宦,终于按耐不住了,他立约冯旅长来督署面谈。

说来陈宦对冯旅长可是有大恩的。

当年锡良自川入滇,后又调往东北,陈宦皆一路追随,颇受器重。故锡良在东北建立新军第二十镇时,便保荐陈宦出任首任统制。斯时冯玉祥才在二十镇任队官(连长),经陈宦大力栽培乃得升为管带(营长)。这回入川,又是陈向老袁力荐,冯遂由陕督陆建章手下一个泯然众人的步兵旅长,一跃而升为中央直辖的混成旅长。

而且,此前冯还是主张反袁独立最为坚决的陈系将领。

可眼下,偏就是当初主张独立最为坚决的冯旅长,要搁挑子把他晾起来——这陈宦焉能不爆发?

冯带着一营卫队,还有二十多名手枪兵,赶来参见老恩公。陈宦一见他,便拍着桌子大骂:“冯玉祥,我从前清到现在,始终是扶持你的。这次开会时,你既主张独立,独立后你又要带起兵走,你是什么用意?我告诉你,我七十四岁的老母,现在皇城,我一家人情愿死在这里,我是不走的。”

冯无言以答,只得跪下痛哭赔礼。

就在陈、冯两人一个骂,一个哭时,刘一清、邓汉祥两人却在安排鸿门宴——他们计划把冯杀掉,由陈宦自兼旅长。

他们鬼鬼祟祟地轮流把陈宦拉出门外商量杀人,可无奈何陈是个厚道人,有点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的书呆子脾气,竟死活不肯下此毒手。还转而对刘、邓两人大发脾气:“你们如果要杀冯,我就先杀你们二人!”

于是,冯旅长一阵痛哭之后,居然安然脱身——而他的鼻子,也同样安然无恙,既没有不翼而飞,也没有出现皮诺曹症状……

我们的近代史上,也就因此多出了一个叫做“西北军”的名词,以及第二次直奉大战中的“北京政变”、“驱逐废帝”,北伐中的“五原誓师”,此后的“中原大战”、“察哈尔抗战”等一系列著名事件。所以当时人评价冯矫情,善于倒戈,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冯旅长殁于1948年,没来得及看到老同事邓汉祥这段回忆文章。不然好记仇的冯旅长,对那个一心想摆“鸿门宴”的刘一清的评价,怎么也不会高过那个喜欢摔大靴的卫队长孔繁锦吧?

冯旅长脱身之后,立刻带着他的十六混成旅不战而溜,北上陕西去了——直到7月间,已经爬上墙头等着看热闹的他,还在发电威胁周骏,说什么“敝旅全部驻罗江、绵阳一带,为救国计,为救民计,亦当秣马厉兵,力靖国难,断不忍作壁上观也”云云。

大概就是因为这些难以启齿的缘故,所以在冯旅长的回忆录《我的生活》中,对这段往事的描写存有显见的断层。而他的死对头兼把兄弟蒋校长,则最喜欢听邓汉祥讲述这段故事——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

 

冯玉祥溜走后,周军一路更是畅通无阻,很快便越过龙泉驿直逼成都城下。陈宦到此地步只得求和,请周军缓兵一星期,好收拾行李出城。但对方不肯中此缓兵之计,勒令他在三天内缴械投降,否则就要炮轰成都。

陈宦无心再玩下去,遂于6月26日让出成都,率残部绕道重庆出川。抵渝后,他通过李炳之的关系,厚着脸皮上门拜会“三哥”曹锟(两人系盟兄弟,陈呼曹为“三哥”)。

曹布贩子到底忠厚老实,一见把兄弟落魄如此,心头便软,竟然不计前恶,与之抱头痛哭。然后两人又拉着吴佩孚、李炳之打了一回麻将,视牌场如战场的吴秀才果断抓住曹不在乎输赢,陈、李又不敢赢钱的有利战机,顷刻间便三归一大胜(吴秀才这个促狭鬼!布贩子做人慷慨,每家给发了五百块钱赌本,他倒好,一圈不到便予清场……单以这场麻将相人,他就不是该得天下的主儿),于是前嫌冰释,陈遂得大摇大摆地出川而去。

陈宦虽然全身而退,但由他所引起的川滇战火,却已势难收场。

此时周骏虽得成都,但其所处势态却极为尴尬:前部王陵基旅已攻至成都,中军黄鹄举旅还在成渝道中段的简阳、资州、资阳、内江一线磨蹭,而负责断后的刘湘旅尚在泸州,全军的后勤辎重才刚由重庆运到永川——整一个首尾不能兼顾的一字长蛇阵。袁世凯一死,泸州一线的北洋军便即刻退出战斗撤往重庆集结。正在东大道上摆一字长蛇阵的周军左侧翼,顿时空门大开。

罗佩金眼见陈宦垮台已成定局,乃迅速进据泸州,向周军发动猛烈的侧击:以一部出隆昌,尾追周骏后队;以雷飙旅出富顺攻内江,击败周军张鹏舞团;另一部出攻资州、资阳,与周军黄鹄举旅战于简阳。周军伍青城团临阵倒戈,黄鹄举军溃被杀;另以刘存厚率部自富顺、仁寿绕出新津,堵截周军退路。

而被护国军截断在后,眼见形势逆转的周军旅长刘湘,也在这当口率所部倒戈——他受蔡锷所劝,将泸州让给护国军不争,转率本部直驱永川截击本师军需辎重,结果名利双收:缴获大批军需物资不说(仅子弹便有二百余万发),还得了蔡锷一个川东安抚使的任命。

故周骏虽得成都,但顷刻间便丧失过半兵力。

他眼见护国军大举西上,而川东北洋军又袖手不助,自度不能抵挡,遂率残部退往川北顺庆一带。后经嘉陵道伊张澜劝说,他遂与王陵基弃军出川逃难,将残部交由顺庆驻军第三师师长钟体道收编。

川军中资格最老,由前清新军第十七镇嫡系血脉延续而来的第一师,至此完全瓦解:

伍青城团(附炮四门,工兵两连)及陈洪范混成旅(附炮四门,工兵一排),为刘存厚之第二师收编;

唐廷牧炮兵团(炮七门),机关枪连(机枪八挺),辎重营、特别营及张鹏舞等步兵团,为钟体道之第三师收编;

此外尚有刘湘率一个团及炮、工、辎各一连,驻永川;王丽中率一个团留守重庆。后川军耄宿周道刚衔北京政府之命返川,以刘、王两部为基础重建第一师,但终未能再复鼎盛。

  评论这张
 
阅读(123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