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14  

2010-06-18 07:4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这仗打得也真是稀里糊涂,双方将帅官佐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交情颇深,怎么看都不象是真能拼命的样子。

雷飙雷旅长自不必提了,陈宦的重要幕僚,时任永宁道尹的修承浩,亦是蔡锷的湖南老乡,且也是在辛亥时代就出任过云南都督府秘书长的蔡系骨干人物。此外陈宦幕僚班子里的军需科长,军务科长等事关紧要的人物,也都是蔡系人马。

而护国军方面呢,情况也差不多,蔡锷的前敌司令,士官生韩凤楼,竟然也是陈宦的得意门生。

双方交情如此,陈宦和蔡锷又怎么能打得起来?

更重要的是,曹锟、张敬尧等手握重兵的袁氏心腹大将之入川,已隐然威胁到陈宦自己的地位。因此陈宦消灭蔡锷的热情,并不见得高于撵走曹、张的热情。

所以四川战场上虽然满眼兵荒马乱,但认真算来,其实也只有第三师师长曹锟和第七师师长张敬尧这两个二百五,完全看不清形势——在北洋系诸将中,布贩子出身的曹素以老实听话出名,张则以骄横霸道著称(这家伙在辛亥年武昌首义的时候才不过是个炮兵营管带,以“勇敢”而得到袁世凯的赏识,数年时间便升到师长,还没有吃过像样的苦头,自然好战)——成天吵吵嚷嚷要真打,所以和蔡锷正面对阵的,其实也只有这两部。

双方遂在川南的泸州、纳溪一带对峙起来,一打就是三个星期。

 

对这一系列战斗,蔡锷的评价是:“此三星期之剧战,实吾国有枪炮后之第一战也!”

这是句非常老实的话。因为对于战场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确是一场陌生的战争。

这些在大刀弓箭迷信中成长起来的年轻军人,现在却不得不在钢铁火药所营造的枪林弹雨中,对旧式的勇敢精神,战略战术,军力评估,后勤补给,部队管理,以及战斗开始前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或是恐惧,重新加以定位和审视。他们将在这场战争里,学习怎么像西洋人或是日本人一样进行一场新式的,高效率的杀戮——尽管他们并不见得喜欢这种方式。

许多年后朱老总会回忆说:“打大仗,我还是在那时学出来的。我这个团长指挥三四个团,一条战线,还是可以的。”

 

这些刚从旧时代走出来的前辈们,足足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去认识这场陌生的战争。可在三个星期后,他们才各自意识到,自己先前的那些战略目标,都是有些问题的。

就北洋军而言,起初认为护国军兵力单薄,不堪一击的他们,终于认识到自身士气低落,不得民心,同时也不适应西南丘陵水网地带作战的劣势;而护国军也不得不承认自身补给不足,兵力有限的弱点,被迫满足于眼前有限的胜利,再也无力再发动新的进攻。

唯兵力武器论者失败了,唯士气民心论者也失败了——单凭更多的毛瑟枪和袁大头保卫不了帝制,可传说中的民主制度和道义优势同样也不能用口水淹死野心家。

清醒过来的双方都意识到,自己无法轻易吃掉对方,战事乃陷入相持阶段,两军遂沿叙府至泸州一线僵持起来。

然而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天下局势出现了巨变,胜负的天平开始向南方倾斜。

 

1916127,贵州护军使刘显世在骗到老袁汇来的三十万大洋巨款后,即宣布独立,并以王文华率四千人马东出湘西,戴戡率两千人马北上四川。

王文华进入湘西后,迅即击败北洋军卢金山混成旅,并与北洋主力第六师马继增部形成对峙,一时人心大振。一帮湘西地方武装,也在护国军的鼓舞和号召下纷纷树起讨袁旗号——其中一支的头儿,就是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老总。

2月底,跟随袁世凯三十年的第三师第七旅旅长唐天喜,主动请缨南下平“叛”。结果贪财的唐旅长一进湖南就被革命党赵恒惕用三十万两银子收买,转而偷袭马继增的部队。

北军猝不及防,吃了大亏,马继增愤而自杀,师长职务交由第六师第十一旅旅长周文炳接任——可过不几天,周师长又被查出得了神经病。最后师长换成未来的大汉奸,秀才出身的齐燮元,齐师长一上任就磨蹭起来——他是江西将军李纯的老部下,而李纯又是冯国璋的心腹爱将,冯不喊打,齐燮元怎么会积极呢?

3月中旬,进步党魁梁启超在日本人的帮助下,也自越南偷渡进入广西。经梁劝说,广西督军陆荣廷亦在骗取了老袁五千支步枪和一百万大洋的军饷后,大着胆子宣布独立。他还大义灭亲,顺手把老袁派来借道广西以迂回云南的一支军队缴了械——带兵的是他的亲家翁龙觐光和亲女婿龙运乾

龙觐光本为云南人,系时任广东督军龙济光的兄长。而龙济光和陆荣廷则是老同僚,大家颇有交情。所以老袁便天真地以为,让龙觐光担任西征军的主帅,陆荣廷应该不会故意刁难。

但老袁显然看走了眼,绿林出身的陆荣廷可没那么好相与。

这回龙亲家奉命西征,因为和陆荣廷是亲戚,所以便不虞有他——他只有六千乌合之众,但却带足了一万人的械弹粮饷。陆荣廷还相当客气,说担心龙亲家兵力不足,特意派亲儿子陆裕光和干儿子马济带兵前往协助。

战事之初,龙觐光仗着地利人和春风得意,奋勇攻入滇、桂边界的剥隘,一举把打算东征的李烈钧堵在云南出不来。双方正对峙中,没承想身后的亲家翁陆荣廷却翻了脸,一声令下,陆裕光和马济就把他全军缴了械——龙亲家这才明白,这两位舅爷是来干什么的。陆督军暗算了亲家翁,还因此大发了一笔洋财,心情很好,于是便对瑟瑟发抖的俘虏大度地说:“亲戚还是亲戚嘛!”

龙觐光被歼灭后,李烈钧一军乃得进入广西,陆荣廷与他合兵东进广东,于是龙济光亦被迫宣布独立。

从此这支滇军就留在了广东,称之为“驻粤滇军”,一度成为南方军政府手中最重要武力。

除此之外,湖北的王占元,奉天的张作霖,也都野心勃勃,以或明或暗的手段撵走了老袁派去的地方长官张锡銮和段芝贵。

老袁为了安定后方,并把这两部军队调出省去替他削平南方叛党,也只能咬着牙默认了。然而马匪出身的张作霖也不傻,他很清楚老袁这不过是一时鞭长莫及的权宜之计。于是假称愿意出兵,也在骗取了老袁一批饷械后翻脸不认人,随即鼓动东北各界成立了保安会——实质上就是变相独立。老袁无可奈何,为了不多惹是非,更咬牙再补送了张胡子一顶“盛京将军”的帽子。

在那两个来月中,老袁到处堵漏。苦熬到319日,压垮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了——老袁接到他的心腹,直隶巡按使兼将军朱家宝的密报,称坐镇南京的冯国璋串通了江西将军李纯、浙江将军朱瑞、山东将军靳云鹏、湖南将军汤芗铭等人,正在到处拉人准备发一个要求他取消帝制,惩办祸首的通电。连冯国璋这样的北洋系核心人物都开始出手反他,老袁这可真的给吓着了!

他只得慌忙宣布取消帝制,但这时人民已经不肯原谅他了。

在内外交困之下,袁世凯终于在191666日忧病而死,临终前相当落魄。如果不是傻乎乎地恢复帝制,这个人本该在中国历史上,享有与华盛顿一样崇高的地位——然而他终究没能抗拒住帝王宝座的诱惑。

这也不奇怪,从那个帝王时代里走出来的旧人物,又有几个能抗拒那样的诱惑呢?

他死了,在举国的欢呼声中寂寞地死去了。

在他身后,这个原本就不稳固的民国,顷刻间便四分五裂:川、滇、黔、桂、粤、晋、闽、湖、湘、江浙、东北、新疆各立雄长,蒙古、西藏也自树旗号。财富之争、南北之争、权位之争、政见之争、民族之争、学系之争,充斥了整个国家。

而这个国家名义上的看守者,北洋系自己呢?他们也分裂了,皖系、直系、外围系开始了无休止的争斗,大总统、国务总理开始一茬茬走马灯似地换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6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