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13  

2010-06-17 07: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袁亦深知川军靠不住,故护国军出师北上后,他即于191615日动员北洋军大举南下,两路出师讨伐云南:一路以虎威将军曹锟督北洋军主力一部入川,对阵蔡锷;另一路则以马继增率北洋第六师和第十八混成旅南下入湘,拟自湘黔道入黔,以侧击云南,威慑贵州。

就主战场四川而言,入川北洋军共计有曹锟的第三师主力吴佩孚旅,张敬尧的第七师全部,第八师王汝贤旅等部,再加上陈宦带进四川的冯玉祥等三个混成旅和其他一些零散部队,仅麋集于四川一地的北洋军主力即达四万余人。

当时北军素轻滇、黔军,每每称一两师兵力便足以平定云贵,袁世凯此次单是动员北洋嫡系部队就达到三个整师另四个混成旅的规模,也不可谓轻敌了。

与北洋军的宏大阵容相比,护国军则倍显寒碜。

且举出四川的蔡锷一路为例。

此路虽然声势浩大,但人马却少得可怜(李烈钧那路就更是说不得了——他手里的人马还是这路挑剩下的),对外号称是一路军,实际不过五千来人,更要命的是,该路所携弹药不敷一月之用,军饷亦不足两月……

原来护国大义之下,乃是掩不住的寒酸!

须知云南之穷,有清一朝都是有名的。自清末始建新军起,便需四川协饷,年供八十万两白银方足用。而此次护国起事,经济上仅有李烈钧从南洋华侨处募得的三十万元,再加上罗佩金尽数变卖家产,亦不过凑得十二万元,合计四十二万元,其不敷用度,可想而知。

 

可尽管财困兵寡,蔡锷敢于北伐,也不是全无底气的。

首先,云南地势偏僻险要,纵使进不能攻,退亦可守,即使不能逐鹿中原,也大可以割据称雄;

其次,滇军论数量虽然只有两师一旅,加上警备队共四十营的兵力,但其部队素质,则远胜于急速扩充后的北洋军。滇军中的高级军官,大多是日本士官学校出身,而中下级军官,也均是云南讲武堂毕业,学术优良,思想纯正,又具有革命精神,绝非北洋系那些老朽不堪的大烟鬼可比。

再次,滇军所用的军械,也均是清末购自德国克虏伯厂的精良产品——单是光绪末年,云贵总督锡良就向德国订购了管退山炮五十四门,每门附弹一千发;马克沁机枪四十九挺;新式五子步枪一万多支,每支附弹一千发;十响手枪一千多支。

这些装备在当时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比之北洋,亦不逊色。

唉,大清朝这个冤大头!

 

但更让蔡锷等人信心百倍的,还在于北洋系内部的分裂。

此刻,老袁长期仰仗的两员大将段祺瑞和冯国璋,均因反对老袁称帝,而遭受冷遇。段此时已在北京坐上了冷板凳,只好闭门谢客,诸事不理,偶尔还要应付一下背景不明的刺客;而坐镇南京的冯国璋则到处发牢骚说老袁不拿他当自己人。所以在护国战争中,段、冯两系人马都一概地磨洋工,甚至还公然与南方各路叛党份子勾勾搭搭讲起价钱来。

除冯、段两员大将外,北洋系其他将领也同样三心二意。

如刘云峰正面的第四混成旅旅长伍祥桢,他是云南人,颇不欲与滇军作战——出征前伍旅长就曾跑去找陈宦哭诉,说大总统做得好好的,忽然又要做皇帝,叫他去打云南……他祖宗坟墓都在云南,良心放不下去。陈强令其出征,于是伍旅上阵便故障百出,比如说打出去的炮弹,就老爱往自家人头上落

故伍旅在战场上一触即退。

这个“一触即退”夸张到什么地步呢?作战时间最能说明问题。

第四混成旅面对的是刘云峰的护国军第一梯团。刘梯团自昆明出发,二十六日内即攻占叙府——而昆明与叙府之间的路程,有大小二十四站,就是说光走路也要花上二十四天的时间。所以刘云峰这一路除了曾与伍旅在横江一战外,直就是行行军而已。而伍旅溃退时部队混乱,损失还不小:一个团长和四个营长在逃亡途中被起义川军捕杀,另一个团则被冯玉祥收容——今后把宣统皇帝撵出紫禁城的鹿钟麟,这会儿就在该团当第二营营附。

 

伍祥桢的第四混成旅,还是陈宦自称比较有把握的部队。至于其他部队么,其表现就更可想而知了。

刘云峰梯团攻占叙府后,北洋军也曾于2月初组织冯玉祥旅、丁博霄团(属李炳之第十三混成旅)、朱登五(杂牌汉军)等部反攻过一次。其中冯、丁两部均系北洋主力,此战中兵力占优,保障有力,上去时声势颇大,然而……

丁博霄团出犍为一路攻叙府,该部进锐退速,小打即退。事后,丁团长面对该战场职务最高的冯玉祥旅长,是这样汇报战况的——他哭道:“没有什么,我们就是打仗弱一点……”要知道,这丁团长可是段祺瑞的得意门生啊(冯旅长在回忆录中替丁团长解释道:我看他也是不愿意打这无谓的仗,若参加另一种战争,他必不如此)!

其实丁团长完全没有必要解释什么——事实上,冯旅长远比他玩得出格。

冯旅长公然反对帝制,这早就是众人皆知的事实。所以他一上阵,便寻机会与蔡锷私通文书,此后该旅官兵在战场上一概敷衍了事:挖战壕不足一尺深,开枪朝天放,还把宝贵的炮弹整箱地往山沟里倒(这一点冯旅长总算比伍旅长强些)。撤退时该旅炮兵营长宋子扬(士官七期炮科)更露骨,居然托词道路泥泞,明令部下扔掉大炮……也就是时任小头目的孙连仲死心眼,竟然拿出死守台儿庄的狠劲来拖炮,不然护国军就有得发财了。

这还不算,该旅在路上捡到护国军伤病员,也和自己人一体对待,由未来的“山东王”韩复榘照料着后送泸州。但韩大王刚走到叙府泸州之间的江安,就给人给截住了。

剪径的是谁呢?刚刚战场起义的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前述伍祥祯第四混成旅那溃逃的一个团长四个营长,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刘师长和蔡锷早有交情,此前又备受北洋系压迫,故一待护国军入川他便寻机起义——说来蛮有意思,此前陈宦曾将湖北武备生雷飙插入刘师任旅长,原意是让这个小师弟监视刘,勿生异动。可雷旅长本是蔡锷的湖南老乡,且辛亥年就在云南跟着蔡闹革命了,最后还是由蔡锷推荐到陈宦手下去的。现在让他来盯刘存厚?也亏他陈宦想得出来……结果刘存厚起义投蔡,带来的就是雷飙这个旅。

这会儿刘师长眼见截住一群北洋伤兵,顿起杀机。亏得韩大王机灵,见势不妙连说别误会别误会,我这里本部伤兵只有六十多,滇军伤病号倒有一百余,您老可要看清楚了……

刘师长一查,果然如此。于是双方化敌为友不说,每人还额外发给大洋五元压惊。

  评论这张
 
阅读(108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