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9  

2010-06-12 07:4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这样的金丝鸟笼,比如说这两对“英雄美人”中的另一对就不大喜欢,成天都在仰望天空,挖空心思琢磨着该怎么逃出去。

那一对又是谁和谁呢?那女的很是出名,艺名叫做“小凤仙”。那男的名头还要大些,就是前云南都督蔡锷。

蔡锷,字松坡,湖南人,梁启超的弟子,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骑兵科出身(实际上这个“第三期”,不是士官学校正式学生期数,而是指该校接纳的中国留学生期数,本书所提及之其他中国士官留学生期数概与此同。蔡锷所在的第三期于190312月入学,190411月与该校正班第十六期学生一同毕业)。

说来第六期出身的尹前都督,在他面前正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蔡学长的——唉,就是叫一声蔡老师也是应该的。

这可不是瞎扯淡。

与蔡锷同期的那批毕业生,确就有好几位兄台带过尹昌衡这届学生(第六期于190712月入学,190812月毕业。毕业时间与日本学生的第二十一期,也就是策划九一八的石原莞尔那一期差不多)。

比如说前面提到过的三期生胡景伊,就曾在四川武备学堂带过尹昌衡;再如侵华日军末代主帅冈村宁次(士官十六期——当然是按日本排行算了),也曾当过尹留学时的区队长。因此和尹都督同学的士官六期生,后来当过五省联军大帅的孙传芳,就很恭敬地管冈村叫“老师”来着。

蔡锷这位老兄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校史上也是相当出名的,因为他们即便是和荒木贞夫、冈村宁次、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安藤利吉、永田铁山这么一帮牛人同学,可毕业时还是压过了人家一头……有坊间传言称他和浙江人蒋百里、湖南同乡张孝准三个人,联手抢走了这一期毕业生前五名中的三个席位,蒋第一,蔡第二,张第五。

此说虽未必尽然,但三人毕业时成绩相当优秀,抢到了天皇的御赐军刀大概还是不假的,反正从此中日学生就再不同班开课——于是那个抢到天皇御赐军刀的蒋百里,便有了资格在他的大作《日本人》中悲天悯人地揶揄道:“世界上没有像我那样同情于日本人的!一群伟大的戏角,正在那里表演一场比Hamlet更悲的悲剧,旁观者哪得不替这悲剧的主人翁下一滴同情之泪呢?”

再说那蔡锷,他在日本出完风头后回国,先后在江西、湖南等地编练新军,1905年又应清末名臣李经羲之邀,去了广西。到广西后,蔡锷先是出任南宁讲武堂总办,后又调任广西陆军小学总办(校长)。

可就在风头正盛时,蔡校长却跌了个极大的跟头。

 

话说清末大办新军,各地深感近现代军事人才之匮乏,留日士官生虽然质量尚可,但毕竟人数太少,远不敷分配。于是各省只得自行培养军事人才,先是土法上马自办各种山寨军校,如武备、将弁、速成学堂之流,后才在袁世凯等人的倡议下统一规划为陆军小学、陆军中学、陆军军官学校的三级军官培养体系。

这个三级体系的基础为各省自办的陆军小学,另数省合办一所陆军中学(直隶清河一中、西安二中、武昌三中、南京四中),全国办一所军官学堂(在直隶保定。其前身为北洋速成武备学堂,1906年又改称陆军速成学堂,即所谓保定速成,再往后才进化为大名鼎鼎的保定陆军军官学堂),后期还有加入陆军大学,改为四级培养体系的计划。

陆小毕业之优等生升入陆军中学(也有陆小还没毕业就被选送保定速成的。单只看看这遍地速成,揠苗助长之势,就知道大清朝它有多着急),而陆军中学生入伍见习合格后,其优秀者才得转入保定陆军军官学堂——运气好还可能被送到日本去留学,那就更加前途无量了。

至于陆小的普通毕业生,通常就留在本省新军中充任下级官佐,虽不如士官生们显要,但却是真正的实力派人物——民初二十年军阀混战的骨干中坚力量,其实就是这帮陆小毕业生。

所以陆小的校长如果干得好,在军队基层里就会有相当的影响力。但是这个活并不好干,那帮军阀候补生可不是省油的灯,比如说前面说到的四川陆小校长姜登选,就是一个倒霉的典型。

这种事儿,说实话,是相当讲运气的,相信蔡将军对此一定有同感。为啥呢?因为像他那样的大英雄,也曾被人家赶过一回呢!

 

说来这全得怪地域之争。也真是惭愧,咱们的中华帝国在统一了两千多年后,大家伙儿居然还能把外省人当成外国人。

本来按朝廷的打算,是要在广西建立一镇(师)另一协(旅)的新军,以备镇抚殖民安南的法国鬼子之用的。为贯彻朝廷的既定方针,地方政府便预先开设干部学堂,准备按此建军计划培养两百余名下级军官,先把新军的骨架搭起来再说。

但计划不如变化快,民穷财尽的朝廷很快就发现经费不足,于是便将计划修订为先编一个混成协。建军计划一下子缩减了三分之二,则培养两百多号下级军官就显得太多余了。

正巧当时蔡锷还兼任着兵备处总办的头衔,于是他便决定举行甄别考试,以此成绩为标准淘汰多余人等——可要命的是,他培养的是新式军官,却偏偏要像考进士一样以国文水平决定取舍!

说来蔡锷此举,实在难以逃脱假公济私,偏袒同乡之嫌。因为这帮学生中,湖南人不在少数,而众所周知的是:湖南籍学生的国文水平普遍较广西籍学生为高。

所以这样一来,最后通过甄别考试留下来的一百二十名学生中,湖南人竟然占了九十多——这还算是广西人的学堂么?于是桂人大哗。长期以来一直积累着的湖南人与广西本地人之间的矛盾也因此而激化,一场轰轰烈烈的“驱蔡运动”随即爆发!

据后来的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回忆:一时间,学生罢课,商人罢市,陆军小学的学生也整队到抚台衙门前去请愿,而且声称不怕杀头。嗯,代总统说他本人也去了(绰号“猛仔”的李代总统,虽然刺刀功夫一流,但国文底子也不咋样,自然应该去的)……其中闹腾得最积极的,居然还是那些和蔡锷同为乱党兄弟的同盟会份子!

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蔡锷只得离开广西,去了云南。

此刻的云贵总督,正是当年把蔡锷请到广西去的李经羲,他一向赏识蔡锷,立委其为云南新军第三十七协协统(旅长)。蔡锷辖下的两位标统(团长)分别是丁锦(秀才,北洋将弁学堂)和罗佩金(士官六期),管带(营长)则多为士官出身,如唐继尧(士官六期)、刘存厚(士官六期)、雷飙(湖北武备学堂)、谢汝翼(士官六期)、刘云峰(北洋速成武备学堂)、韩凤楼(士官六期)、李鸿祥(士官六期)这些人——未来那些护国英雄和割据诸侯,正济济一堂。

此时的云南陆军小学校长,便是未来反袁五都督之一的国民党人李烈钧(士官六期);而执掌云南讲武堂的,则是后来做过陕西省长的李根源(士官六期)——李老太爷这辈子干得最出名的一桩事儿,就是在此任上特批讲武堂第三期一名冒充云南蒙自籍(也有说是建水的),从而混入云南讲武堂的四川秀才继续留校学习。

这也算个事儿?

当然算,因为该同学大名可是叫“朱德”啊……

 

 
  评论这张
 
阅读(3196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