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雾中的渡鸦——望江101的前世今生 4  

2010-05-26 07:4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急公好义的洋亲戚“杜达德”

然而洋鬼子们的好时光很快过去。

1926年,北伐战争的炮声隆隆而至,青天白日旗很快伴随着“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从珠江流域蔓延至长江流域。一时间,天朝民气激昂——哪怕是同样该被打倒的军阀,稀里糊涂地激动得热泪盈眶的也大不乏人。谁叫这是一个为天朝尊严充斥胸臆的民族呢?哪怕是最不堪的军阀,同样也是这个民族的一份子嘛……

眼看洋鬼子在华势力日落西山,军阀中的先进分子遂开始落井下石。

1926829,四川军阀杨森所部一个宪兵队长,自云阳押解数十箱银元回杨军总部万县。因为当地无码头,遂以三条小筏子漂递江心,打算登上正在江心招客的英商太古公司的“万流”轮。

如前所述,这些挂着洋旗的外国商轮,历来是不鸟军阀队伍的——要乘船可以,但不许穿军装,不许带枪械,还得照章买票遵守秩序。横行惯了的军阀部队对此有点不适应,故经常因违章遭到白眼,比如说前几天杨森手下的主力师长郭汝栋就因为稀里糊涂穿军装带手枪上了英国船,结果被缴械关押,大损威名……

这回“万流”轮眼看几十号丘八爷大大咧咧地要上船,生怕收不到票款(要是伪装行劫的土匪,就更危险了),于是匆忙开车溜走。因为跑得太急,导致杨军筏子被浪沉,损失银元八万多。

杨森得讯大怒,遂在万县扣留了太古公司的“万通”、“万县”两轮为质,要求英方予以赔偿——当时情况,用藏在幕后的朱老总的话说就是:“我说,杨森做。”

然而已经是日落西山的英国鬼子,还远没有看到时局的斗转星移,企图以传统的炮舰政策解决问题。192695日下午,英舰“柯克捷夫”和“威警”悍然炮轰万县城,是为“万县惨案”。

十大帅中有两位亲历此事。

当日朱老总在万县北岸黄桷树高地指挥杨军山炮还击,不过一炮未中;而留法勤工俭学出身的陈老总比较悬乎,据记载是跑到法国军舰“杜达德”号上去了。他充分发挥语言优势,企图鼓动法国鬼子见义勇为,最好打它英国鬼子两炮……

可以想见,最初那些端着咖啡听大帅讲演的法国水兵,脸上多半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神情。不过,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

斯时因英舰大量使用燃烧弹轰击,致使城中起火二十余处。城中法国天主教堂“真元堂”神父深恐火势蔓延殃及自身,遂鸣钟警告,不料此举在混乱中反倒引起英国炮舰的格外注意,一炮飞来,即将教堂屋顶掀去大半(英国鬼子当日大概是找不到像样的目标,于是专拣醒目的打。比如说还有百来号天朝小民聚集在远离火线的鸡公岭黄桷树下唧唧咋咋看热闹,结果亦惨遭英舰毒手,伤亡九十余人。可见法国神父亦不比天朝小民更聪明)。

眼见本国教堂遭难,身为“窗外的炮舰”的“杜达德”自然挺身而出,当即以信号旗语勒令英舰停火,同时将炮口转向英舰以示警告。约翰牛眼见误击友邦高卢鸡,惭愧无地,又见天色已晚,恐遭杨军夜袭,遂主动撤往下游了事。

这个搅局的“杜达德”很有意思。它本名叫做 Doudart de Lagree240吨,53米,吃水1米),乃是一条专门设计的的长江炮艇,首舰于1909年在法国下水。

该级的二号舰Balny却命运多蹇。它于1914年下水,适因大战爆发,动力机组被挪为他用,遂宅居。直到战后,该舰才被拖到上海重新安装动力机组,于1922年最终完工。因系另行改造,故其动力与原装的“Doudart”有所不同:“Doudart”舰为单烟囱,“Balny”则为双烟囱。

从“Balny”完工时间上看,“昌运”级的身世似乎可进一步做如下推断:

由于欧战影响,导致专为长江巡航所定造的两条“Doudart”级炮艇迟迟不能完工到岗。而袁世凯死后之长江局面大坏,使航运深受干扰,在华法国鬼子一时间焦头烂额,又不知战事何时结束,遂决定挪用部分“庚子赔款”,借用“Doudart”级的设计,在上海求新厂自行新造两条略小一些的长江炮艇备急用,即“昌大”、“昌运”两舰。

然而1919年底大战结束,“Doudart”级已无桎绊,随即被派往中国,则新造两条“昌大”已属多余。而传统金本位体系的破坏所导致的通货膨胀,亦使得原以银两折合法郎计价的“庚子赔款”大幅缩水,无有余力支持两条新舰。于是法国鬼子遂变更计划将两条“昌大”轮转卖商用,而将烂尾的“Balny”加装动力机组建成投用。

 

回头再说“万县惨案”的后续影响。

此事件虽最后以杨森略敲英国鬼子竹杠妥协了事,但由此引发的民族主义风潮却一发不可收拾。川江沿线拒买洋货,拒乘外轮风气日浓,各外商轮船公司虽一再以低价竞争(运费由二十余两跌至二两,真是莫名的惨淡啊),但其业务已无起色,而以卢作孚民生公司(1926年创办)为首的民族航运业却蒸蒸日上,渐成川江航运之王。

在此背景下,以两条高能耗的“昌大”轮为主力的朋友公司只能勉强维持局面。至1928年,该公司终于支撑不住,首先将2300马力的“昌大”轮售与虞洽卿的三北公司(该轮后于1931年沉没。因三北公司的其他轮船,多于抗战中自沉于江阴堵塞线,若“昌大”不夭亡,其命运似也可想见),嗣后又于1929年,将2200马力的“昌运”轮售与二十一军军部……

军队买条轮船来干嘛?

  评论这张
 
阅读(1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