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雾中的渡鸦——望江101的前世今生 1  

2010-05-23 22:1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一个大时代的悲喜剧都浓缩到一条小破船上的时候,这条船所承载的,就不再只是它自身的分量——而该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愧疚与反思了。

 

一、黄金水道的黄金之梦

曾经有一个凭借着些微技术优势,人类中的一部分就可以轻易跨越半个地球,去征服另一部分的时代——很不幸的是,我们这个伟大的天朝,当时正好属于后一种。

于是一条条来自陌生文明的钢铁怪兽,便喷吐着浓黑的煤烟,任意驰骋在我们的母亲河上。从吴淞口到石头城,从汉口镇到西陵峡——然而再从此以上,就是自古以行船艰险闻名的川江航段了。

险绝天下的瞿塘滟滪堆,又把西洋鬼子多堵了三十来年。

然而不要忘记了,鬼子们是有一点点优势的,那就叫做科学技术——而川江中流淌的黄金,就是科学技术的原动力。

1887年,英国鬼子立德乐始驾小火轮“固陵”至宜昌,企图上驶。大清朝地方官急忙呵止,最后以出银十二万两买下“固陵”轮,交招商局经营汉口-宜昌航线了事。

然而立德乐并未就此打住。

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签订,重庆开埠,许日轮入重庆港,1896年日人又划王家沱设租界。眼见日本小兄弟大有谋霸川江之志,英国鬼子乃大急,深恐为人着先鞭,立德乐遂于1897年在沪特定制“利川”小火轮一条,18982月中旬由宜昌冒险溯江抵重庆,历时二十一日。

眼见英国鬼子轻松打开川江航路,在全世界到处追着英国鬼子比划的德国鬼子也急了,遂于1900年以“瑞生”轮贸然溯江西上。但德国鬼子显然事前调查考虑不周,该轮随即因马力不足,在巴东泄滩为激流冲下,触礁沉没,全船溺死两百余人,船长引咎自戕。不过德国鬼子还是抢到了一项第一——川江上第一次撞沉轮船的光荣,从此就属于大日耳曼了!

宿敌沉船落水的喜讯大大鼓舞了同样跃跃欲试的法国鬼子,他们欣喜若狂之余,却也从倒霉的德国人身上汲取了教训,乃特制小船身大马力之炮舰“峨来”一条,并请苏格兰人蒲蓝田领江,啰里啰嗦地航行了三十多天,终于成功抵渝。

川江从此门户大开。

而死人的经验则告诉那些正在英国亚罗、上海江南等船厂等待下饺子的铁疙瘩们:你如果没有吃水浅,马力大,好操纵这些优良品性,那你就不是一条合格的川江轮。

川江航运业的第一次黄金时代从此开始。

其间历时短暂的辛亥革命虽声势浩大,却也只不过像三级风一样略略摇动了一下铁疙瘩们坚固的桅杆——不不不,只是摇动了桅杆上飘扬的彩旗而已。

直到1916年的护国战争,四川成为南北交兵的主战场,川江航运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兵荒马乱”。时任北军第十六混成旅旅长的冯玉祥,就在回忆录中怒斥忠县江面上常有不明身份的队伍朝过往航船打冷枪,船上部队无力还手,大吃其亏——其实就算换到地面上打,他冯旅长的人马一样不是对手,因为对方的头头名叫刘伯承,而且还是两只眼睛都好使的刘伯承……过些年石友三、米文和、高树勋对此都会大有心得。

护国战争很快以袁世凯的挂掉告终,洪宪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时代到来——那些参与逐鹿的英雄,我们通常就称之为“军阀”。

就当洪宪皇帝和护国英雄大打出手时,西洋鬼子们也在欧洲大搞华山论剑。因为诸选手们身体好,兴致高,这一论就从1914年夏论到1918年底,等胜出选手养好伤先后回到东方一看,立马就傻眼了——黄金虽然还在水道里,却多出了无数土匪、兵痞、军阀以及无照经营户,这捡黄金的秩序整个就乱了套嘛!

那还了得!俺家的炮舰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