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饮驴于河斋

落日嘉陵渡,西风蓟城沙

 
 
 

日志

 
 
关于我

我此生, 见莽原幻出山川, 见沧海化作桑田, 见麒麟毙于乡愚。 又见英雄老去, 终归于尘埃。 然而,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太平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4  

2010-12-08 18:0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瞎子的英雄时代

 

当二军王兆奎旅追至大竹锦屏铺、佛耳岩一带时,即遭到一军伏兵痛击,该旅之王子久团被全歼。然而这仅仅是一次序战,接下来,杨森渴望已久的主力决战终于爆发了。

二军在杜家岩地域集中了唐式遵第二师,王缵绪第九师两个整师,另有李树勋第三混成旅、郭汝栋独立旅以及潘文华第四师的一个团,全军精华尽集于此。一军方面,亦集中了喻培棣第一师、余际唐第六师,及张冲第二混成旅,虽编制略少,但也尽为全军之精锐。

首先与一军接触的是二军李树勋混成旅。李旅长率部穷追到杜家岩后,即遭到一军部队顽强阻击,双方遂遥隔千米左右对峙起来。

但懋辛放在李旅长正面的,为一军第一师和第二混成旅。

这个第二混成旅,乃是一军中的头等主力。该旅是1920年夏熊克武被吕超及滇、黔军撵到川北时,靠着刘存厚的资助,在阆中以督军署警卫团为基础扩编来的,战斗力相当强悍。而其第一团又是全旅的主力团,系由原警卫团的第二、三两营扩编而来,全旅的大部分兵员和装备都配置在该团,团长就是大名鼎鼎的刘伯承。

却说这位张冲张旅长,虽然早年也是留日的,但学的却是海军。所以每逢大战,自知对陆战不专业的张旅长,便总是把刘伯承推到一线替自己指挥。故而刘伯承虽然只是个团长,却经常要担负全旅甚至更大规模的指挥任务——他是十大帅中,最早指挥大兵团作战的一位。而其对手也很清楚,只要看到这个万金油般的刘伯承团露头,那就等于第二混成旅全来了。

所以杨森一再叮嘱手下:你们千万不要小看刘伯承哪,他那可是个大团,顶得上一个旅用的!

 

在做梦都想着升官发财的川军中,这位张旅长却很是个妙人儿。

第二混成旅的战斗兵员在极盛时,有万人左右,实际上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一般师的规模。就战功而论,张旅长也早就该升师长了。但张旅长却因为怕分散兵权给人架空,所以死活不肯当师长(当然还另有别情,后面再谈)——因为他不肯升官,故而他手下的刘伯承这帮悍将,虽然战绩彪炳,却也只好继续压在下面当团长。最后因为其战绩、兵力、作用和职务实在不相称,熊克武才勉强在该旅下面设立了个四不象的“路”司令,用来安置刘帅这几个老大难人物。

这个张冲死活不肯当师长的事情,给第二混成旅的人事安排造成了很大影响。一军老人吴克雄就埋怨说:“张冲被发表为师长,但他坚不就职,认为就了职,兵权分散,自己不好掌握,因此下级应升级升职的不得上升,以至抱怨于心,后来瓦解。刘伯承是最得军心的,又负重伤,他的战功卓著,熊克武应坚决留他在军中抚慰军心,不该允他休假。熊应责成张冲就职,适当调整军官和士兵的级别,却不问不管。这就是用人措施不当。”

此次一、二军开战时,刘团长正在成都休养,据说情绪很有些不快,或许就是因为此事吧?最后熊克武亲至其寓所,多方劝慰,刘团长才以第二混成旅第一路指挥官的名义,兼程赶赴杜家岩前线指挥战事。

 

杜家岩之战,前后持续约六七天。

开战初期,二军第九师王缵绪部以两个团向杜家岩右侧的丘陵地带进攻,被一军击退。一军趁势反攻,将二军逼退至中滩桥,双方遂隔一条浅水小河展开对战。

此后一军相继发起多次攻势,企图从中央突破二军阵线,将其割裂分歼。但均因对方火力太猛未能奏效。数轮攻势后,一军方面机枪弹、炮弹皆竭。张冲气馁,打算撤退,业已下令辎重后移,但被总司令部严令禁止。而在火线上指挥的刘伯承也不甘心,强烈要求再做一次总攻,以决全军命运。

就当王缵绪在中滩桥死顶刘伯承,几乎就要胜出之际,他的老同学“二瘟”唐式遵却砸了锅。唐式遵的第二师本是对阵一军左翼喻培棣第一师的,但因遭应援的一军第六师余顺筠旅侧击,败退渡河。而唐师仓皇之下竟忘了拆毁河上浮桥,余旅一个团遂跟踪过河,渗入二军战线背后,导致一线军心动摇。

与此同时,一军方面的第八混成旅郑英部五个营,亦恰好自合川强行军赶到杜家岩。刘伯承即命该旅团长张仲铭率队加入战斗(张团长亦为蜀军将校学校出身,和刘是老同学),接替第二混成旅担任中央突破任务。张团长以本团将士彻夜奔驰,精疲力竭,颇有难色。刘伯承大急道:“敌人尚有六团预备队未动,我军以数量论,以长短论,都不如人,若旷日持久,形见势拙,终归一败涂地,故目前仍是舍中央突破没有第二办法。现当千钧一发之际,唯靠你们集中一点作最后尝试,老同学切莫扯筋、开玩笑了!”

张仲铭亦见势态确已到最紧关头,乃咬牙率本团三营人马加入战斗。正午时分,张团长组织一连敢死队,趁二军午饭之际,拼死突入二军防线,一举夺取其防御核心的机关枪阵地。一军大部队随之冲锋,战至夜间终于突破二军中央阵线,次日拂晓又继续向两翼席卷。

至此,二军阵线被一军割裂为两部,已成崩溃之势。杨森只得令各部分路撤退:一路沿渠河向长寿方向退却,一路向梁山、万县方向退却。

此战中二军主力各部均遭重创,其中李树勋的第三混成旅全军覆没,李旅长本人亦被俘,侥幸夹混在俘虏之中未被识破,因而得脱。

刘伯承从此在川军中声名大振,以至于村妇也用“刘瞎子”的大名来止儿啼。

然而刘帅本人闻此,却不过一苦笑了之。

 

杨森的东线崩溃了,而一直提心吊胆的西线也没出现奇迹。三军之陈国栋师以及赖心辉、邓锡侯等部,果然趁他集中主力于东线之机,乘虚而入,先夺占了他的大本营泸州,横扫川南,继而又向重庆进军。

杨森在杜家岩折尽了本钱,仅带着一帮残兵败将退回重庆,业己无力翻盘。他只好于7月16日通电求和——可这时候,占尽上风的对手哪里还肯和他议和!

更火上浇油的是,连二军系统的自己人也开始趁火打劫。

驻宜宾的第一混成旅旅长刘文辉,本系奉刘湘指示前往重庆增援,但他眼见杨森败局已定,就同老学长邓锡侯接上了头,转而站到了反刘、杨的阵线里。

从此,他也成为一家独立的诸侯。

这里,把二刘关系介绍一下。

刘文辉,字自乾,江湖人称“多宝道人”,此公是未来川军众诸侯中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也是整个西南割据时代最后的谢幕者。他世居川西大邑安仁镇唐场间(说句闲话,此处的豆腐乳很出名。当年大名鼎鼎的刘文彩公馆门前,如今一字排开一片卖唐场豆腐乳的小摊贩……行人过此,每不由得有王谢门前见沧海桑田之叹),在兄弟中排行老六,其五哥就是后来被树为大地主阶级典型的刘文彩。

刘湘,字甫澄,1889年生人。其父刘文刚,乃是刘文辉的堂兄。所以刘湘虽然比刘文辉大上五、六岁,却也免不了要吃个小亏,老老实实地管“多宝道人”叫声“小六叔”或是“幺爸”。

刘湘家在祖上分居之后,因为人口多,光景要比刘文辉家差一些。所以他只读了两年高小,便循着大邑前辈的老路子,早早出门投军。1906年,他考入新军弁目队,后又转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和杨森这帮人同学,再后来又靠抢杨森的部队发家,当上了营长。1913年“二次革命”中,他在速成同学纷纷起义反袁的大势下,坚不肯附义,很是拖了熊克武的后腿。因此熊军被打垮后,他即成为胡景伊、周骏表彰的模范,被提升为团长。护国战争中,他又配合北军第三师吴佩孚旅偷袭月亮岩、蓝田坝,击败滇军董鸿勋、川军陈礼门两部,受到袁世凯通令嘉奖,声名鹊起(吴佩孚、刘湘俱于此战成名:吴旅长跃升中将,刘团长跃升少将;而四川人朱老总亦因此取代董鸿勋坐稳了滇军主力团长的位置)。此后更是一帆风顺,先后出任川军旅长、师长、军长、总司令等职。

而刘文辉家则颇有闲钱供子弟读书。

如刘文辉的长兄刘文渊(字升廷)就考取了前清秀才,还进过成都的法政学校,当过四川咨议局议员,在宗族间颇有声望——所以二刘后来大费周章搞死人无数的全川大比武,最后却只分胜负,不决生死,便是因为有了这位老先生出面调停的缘故。

与乃兄相似,刘文辉虽然投身军旅,但也走的是读书从军的科班路子。他在清末入四川陆军小学第三期,然后一路勇猛精进,由陆小而入陆中,再由陆中而入保定,直到1916年才从保定军官学校第二期毕业——而此时刘湘已经在川军第一师当上旅长了。

刘文辉回到四川后,起初在刘存厚手下干了几天参谋,混得很不得意。碍于家族情分,刘湘对这个当时还不大出息的“小幺爸”不得不提携一二,便介绍他进了大邑同乡陈洪范当师长的第八师任营长——不用家族,这算是刘湘的过人之处。热衷于搞“广安帮”、“杨家将”的杨森,在这条上可就比他差远了——但即便如此,保定军官生刘文辉还是因背靠着刘湘这棵大树,而得到陈洪范的格外关照,很快被提升为第二十八团团长,以支队的名目率团参加了川、滇龙泉驿之战。

陈洪范派刘文辉代表第八师去参加龙泉驿之战,原本只是敷衍一众川军同袍而已,但没想到刘文辉居然敢不听指挥,假戏真做,一路跟着杨森打到叙府、泸州一带。于是陈师长大不高兴,准备扣押并撤换刘团长。刘文辉闻讯大惊,乃仓皇夜奔,后经另一个大邑老乡刘成勋出面调解,他遂得率部以第八师独立旅的身份从陈洪范手下半独立出来。

待撵跑滇黔军后,刘湘当上了川军总司令,便假公济私把刘文辉从第八师彻底分离出来,任命为川军第一混成旅长,驻扎于川南的叙府——即今天的宜宾,是当时重要的川盐产销区和外贸通道。

等到这次一、二军大战,好耍小聪明的刘文辉眼见杨森败局已定,便凭着自己和邓锡侯等人在刘存厚部队共过事的交情以及在陆小、保定先后同学等关系,摇身一变加入了反二军阵营。

 

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 54 - 江上苇 - 饮驴于河斋

那一次,咱们是朋友……(1949年底,瞎子与汤圆、多宝道人亲切会谈。)

 

说到这回刘文辉的倒戈,咱们就不得不谈谈四川混战中的一个有趣的话题了,那就是“学系之争”。在此后的混战中,这帮四川耗子们今天互相扔炮弹,明天就聚众搓麻将推牌九的奇怪现象,就要着落在这一条上。

说起这四川战乱的祸首来,咱们可一定不能忘记了岑春煊、锡良、赵尔巽、袁世凯这些个坏蛋啊——这帮家伙要么是旧官僚,要么是保皇党人,要么是窃国大盗,能对革命安什么好心?所以由此咱们就可以推论:他们对革命的破坏,那可是蓄谋已久的哪……

首先是岑春煊。

这厮不好好地贪污腐败搜刮地皮挖大清朝的墙脚,却非要费心尽力办了一所四川武备学堂,培养出了刘成勋、彭光烈、孙兆鸾、彭家珍这帮人,就是留日的尹昌衡、周骏、刘存厚、陈经、王陵基等人也是从该校学生中选出来的。这些人在割据时代的初期很是风光(尹昌衡时代的川军五个师长中,就有四个是该校毕业生),但他们出道太早,且濡染过深,旧时代的恶习积重难返,所以很快就变成了老糊涂,迅即作烟消云散。

接下来的赵尔巽大人,大概是怕岑春煊培养的这帮家伙后劲不足不够闹腾,又煞费苦心地接过前任锡良弁目队的烂摊子,办了个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招来一批秀才学生,培养出了不少内战行家。出名的有刘湘、杨森、潘文华、唐式遵、王缵绪、鲜英、许绍宗、张斯可、郭昌明、袁彬、王兆奎、吴行光、李树勋、李剑鸣等——这就是所谓的速成系。他们人数众多,出道的时机又恰好——既不象老留日生那样夹在新旧之间两头挨打,又比武备生们技战术高明,思想进步,还比保定生们资历老——所以就成为了这个割据时代里,“成就”最大,也最为得意的一帮人。

然而做事情最糟糕的,还得数袁世凯。1903年,袁大头上书朝廷,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大搞正规化军事教育,从此就办起了从陆军小学到保定军官学校在内的一系列军事教育机构。就四川而言,象什么吕超、向传义、邓锡侯、田颂尧、刘斌、陈国栋、孙震、黄隐、何光烈、陈鼎勋、刘文辉、张志和、夏仲实、董宋珩、王铭章、冷寅东之辈,就都是由这一套教育机构培养出来的,所谓 “四校同学(陆小、陆中、保定速成、保定军官)”是也。因为其中尤以保定军官毕业生为代表,所以这帮人便被称之为保定系。保定生比士官生更会做人,比东斌生更懂中庸的道理,比速成生更有理想和门路,上场时机也算恰好,所以同样取得了不坏的成就。这群人很有趣,他们在这个割据时代里的经历往往是大起大落,仿佛在做过山车。最后,他们自己亲手结束了这个倒霉的时代。

也可以这么说:岑春煊培养了一批专管砸门撬锁的,锡良、赵尔巽则培养了一批翻箱倒柜的,袁世凯无事可做,只好培养了一批跑龙套收拾后事的……

这些颟顸官僚的初衷并不坏,他们满怀憧憬地把军国主义体制引入古老的中华帝国,希望靠它来强身健体御侮安邦——但要命的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考虑过,究竟该用什么来制约这种双刃剑式体制天生的弊端!

于是革命志士、爱国将领、乱党份子、割据军阀、党国干城纷纷出其门下。圣人出而大道伪,最后强权战胜了公理,刺刀摧毁了共识,靠枪杆子发言的军阀混战时代就这么到来了!

瞧瞧,这几个家伙只不过是办了几所学校,灌输了些许新思想和新技能,就把这个时代给闹腾得天翻地覆!

所以士官出身的蒋百里说得好:中国从日本学来了两样最不可救药的东西,一个是教育,一个是陆军。而把蒋先生所说的这两者合二为一就是:陆军教育。自清末以来如影随形的军阀幽灵,便根源于此。

 

从“学系之争”中我们还应该看到更多的东西。

在旧帝国崩溃后,传统的伦理道德乃至人际关系纽带,都渐渐失去了旧有的作用:帝国的崩溃,使讲究上下尊卑的君臣关系沦为虚无;而科举的崩溃,则使得同年、门生这些旧式官场上的人际关系成为历史;而西式伦理道德的涌入,更是使得整个三纲五常的家国理论都出现了危机……

那么,这些生活在迷惘时代的人们又该如何组织起来呢?

于是一些新的社会关系开始成为人们彼此联络的纽带——比如说割据诸侯们普遍不大熟悉的政党关系(事实上,这些土老财们更愿意去搞什么神仙法术之类的代用品),和对旧传统有所继承的同学、师生关系等(宏观来说,有保定、速成、军官等学派系统,微观来说,有“武德学友会”、“学友互助社”、“尚志社”、“眉、保、浮、成同学会”等联谊组织)。

这其中,同学、师生关系虽然已大非昔时模样,但却因其对旧时代有所继承,尤为满脑子旧思想的割据诸侯们所熟悉和乐于接受。于是,它便水到渠成地成为了他们用以维系自己骨干集团团结的新道统。而不同的学系,所维系的自然也是不同的道统。

从云南讲武堂、日本东斌校到四川速成系,从士官生、保定生到黄埔生,“学系之争”是贯穿民国时代纷乱局面的一条隐蔽的暗线,其影响绝不仅仅限于西南一隅。

  评论这张
 
阅读(1772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